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02/08)
(11/26)
(09/16)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10/18(Thu) 22:48:44

永远都完不成的50题_(:3」∠)_

完成度 15/50

                    16 詛咒                  31 面具         46 悲慘世界  
吊死                17 逃亡                  32 勒死         47 愛麗絲的茶會
荊棘海            18 聖痕                  33 廢墟         48 審判
慟泣                19 傀儡                  34 匕首         49 歪斜
絕望                20 背叛神的使徒  35 亡靈         50 終焉
復仇                21 躁鬱症              36 誘惑    
多重人格        22                       37 黑彌撒  
屠殺                23 聖女與魔女      38 妄想廢人  
迷失                24 瑪莉亞              39 斷翼  
10 嘆息              25 落血                  40 心死  
11 牢籠              26 繃帶                  41 腐壞  

12 謊言              27 禁忌的愛          42 螺旋   

13 倒影              28 腹黑                  43 雨水
14 成人的童謠  29 宿命                  44 純真  
15                   30 亡者的宴會      45 存在


 

PR
2018/04/30(Mon) 15:42:19
3.
 
 
侦探社今天没什么值得操心的大事,太宰到常去的酒吧喝了一杯,而后在街上闲逛了一圈,遇到熟悉的女子,靠过来挽着手臂热情的想要留宿他。他一向很享受这种在女人怀抱中入睡的安稳感觉。
 
空无一物的女人,和空无一物的世界相映成趣。
 
然而太宰思索了片刻,礼貌的拒绝了她的邀请,慢悠悠的披着月色往家走。
刚刚结束的大战给他带来了短暂的兴奋,势均力敌的较量令他这几天还沉浸在这种头脑角力和血腥战斗的余韵中,并不需要靠女人的温存来渡夜。
 

2016/05/15(Sun) 00:00:44



 1.



巨大的鲸鱼与飞机在空中相撞,童话幻想中才有的情节,遮天蔽日的浓烟与四散砸落的碎片仿佛在晴空中绽放的烟火。

芥川在晕倒前,最后看到的是太宰的脸。

他从黑暗中惊醒,全身仿佛被碾碎般的剧痛。他挣扎了一下,拥着被子做起来,随着动作加重的疼痛,让他的头脑逐渐清晰,然而仍有片刻分不清现实与噩梦。

2016/05/01(Sun) 22:23:09
42 螺旋 

+半架空+土方中心+平坑万岁+

0-11完



0.


每个夏天都很难挨。

没有冷气的房间闷的让人发疯,他找不到遥控器。土方在地上的杂物堆里摸索了一阵,手里多了半盒烟,但火机怎么都摸不到。也许是前天丢垃圾的时候不小心卷在一起扔了。

趴在煤气灶上,火噗的一下冒出,差点燎到他的头发。烟总算是点着了,土方吐了口气,仰起头靠在窗户下望着斜斜的一片天空。

她曾经对他说,你原本可以让自己过得很好。这句话虽然看起来是带着鄙夷和指责,但在他的记忆中却是温暖和柔软的。

他无法阻止自己去回忆她,因为并不是阻止了,就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这辈子他唯一喜欢过的一个人,是一所中学的老师。

有包容的微笑,只要被注视着就好像是抚慰。温柔,美丽,体贴,即使面对一个像他这样木讷不懂风情的人,也从未表现出不耐。完美如梦,以至于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如何迷恋上这样一个女人。

他用自己笨拙的爱情陪伴她,从未想过要得到什么。所以得到的时候,他逃跑了。
女人温柔的目光凝聚在他身上,异常沉重。

那时的土方十四郎,不过是个街头的混混,身上总带着淤青和血痕,不管穿得怎样体面,也透出凶狠的贫穷来。
他可以帮她拎包,为她打架,却没办法给她普遍意义上的好生活。

半盒烟,不够他消磨一个下午。

最后半截烟在他的手指间燃成灰,土方靠在墙上,日头顽强的不肯落下去,房间里始终明亮的令人心惊。

她会说,你怎么总是把自己弄得这么糟糕?然后帮他把脸上的血擦掉,手指的动作小心翼翼,全是怜爱。靠的很近的时候,可以闻到优雅的香气。

土方闭上眼睛,一片空白。

单调刺耳的铃声,扎破了他的回忆。
捡起脚边的手机,是一个女人压抑着怒火的声音——土方,你又在什么地方鬼混!今天是第34场的夜巡,你三十分钟之内给我出现不然X#%&%……

应了一声,切断电话。他能想象到电话那端火冒三丈的美貌女子,恐怕正一拳打飞剧组无辜的路人A。

土方十四郎,现在是炙手可热的明星,正在[银魂]剧组中出演警队的副长。

而他的人生,并未曾有任何改变。
2008/06/15(Sun) 22:19:09
坂田银时觉得那个姓高杉的华丽生物越来越难以理解。

当他和死心眼的假发同志背靠着背用仿佛排练过无数次的整齐姿势举起刀对准高杉时,对方居高临下意气风发衣袂飞动龙心大悦的终极BOSS模样在这个挂羊头买狗肉的温情故事里不和谐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一面砍人一面想着,原来曾经的同伴们早已不知从哪场战役哪次厮杀哪碗拉面开始就各走各路了。

大约某个黎明睁开眼,一样的皮囊里面已经被不知什么地方来的外星生物入侵。

相对不相识。

按照一般儿时回忆常用的童话故事的讲述方式——并不算太久之前,一个鸟窝里孵出三个幼崽,个自不同毛色。
他们从同一棵树起飞,却不知为何背道而驰,愈飞愈远。

终于两个肩并肩,刀口对准了另一个。

不想改变的,或者想要改变的,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了。
收敛起羽翼,在市井屋檐下安然的筑巢。寻觅到落脚的枝杈。或者,永失所爱。
很多时候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无法歇息的鸟,过不了三途川,就成了日夜嘶吼的兽。
明明该爱惜羽毛,却执迷不悟,无所依靠。
心里有血,伤口血淋淋的张牙舞爪。
挣扎,挣扎,就血肉模糊。

从来就不是为了要拯救什么,也无须被拯救。
心是空的,便再填不上。

银时对于当圣母或者救世主毫无兴趣,也从不认为自己强大到逆天可以挽救剧本中注定沉沦的灵魂。
于是推说宿命如此。
安然的在阳光下一边喝着草莓牛奶一边满怀恶意地揣测着始终没有从松阳老师那里毕业的高杉同学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顺便打算给出版社打电话问问他如果可以凭借私人关系弄到最近人气高涨声名鼎沸的攘夷派危险分子高杉晋助的心路历程写个大揭秘之类的能赚多少钱。

——“不是每个变态都有包子脸的童年——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高杉晋助”这个标题就很不错很耸人很有煽动性很有养成的感觉哈哈哈……噗,咳咳咳咳咳

得意忘形的结果,就是被草莓牛奶的甜腻呛得涕泪横流。
糖粉之神难道不眷顾你忠实的子民了么……他弯着腰慢慢抹去脸上粘腻的液体,嘴里五味夹杂,难以下咽。遂打消了出卖旧时战友博取名声换取房租的念头,乖乖做回没什么大志的落魄武士。
2008/05/07(Wed) 21:36:10
给小H迟到了很久的礼物。
人物完全走形的混乱东西=____,=不过意外的温情脉脉啊……





之前的包裹摔坏了吗,真可惜。以后易碎的东西我还是自己带给你吧。这次任务很顺利。二月底就能回地球,到时候一起去唱歌怎么样?




将近中午,两人各自道别回去。

坂田银时路过“地球防卫基地”的时候,她正打着哈欠一点一点地把门打开。他抬手打招呼,“哟,掌柜的,昨晚出去了?”
“和朋友在一起。”她说着把广告板扛出来,靠在门边的墙上。
“本店出售各种怀旧杂货……”银时念着上面的字,“你们可真奇怪啊,守着老旧的东西,就为了保卫地球这种事业。”
“这怎么能叫事业呢!”她慢慢走进店里,靠在柜台上吸了口烟,“不过是个为了让大家在一起做点什么而想出来的名目罢了。”
“这种名目有点偏执过了头了吧?”

“偏执?”她笑起来,“这个故事里有谁不偏执的?”
2008/05/04(Sun) 23:29:35

X的今天居然连声音都发不出了=_=+不爽的十万次方ING

于是不爽的时候就格外想H
这篇文的目的就是高土的H,除了H之外就是红樱篇之后高子没有戏份了让我更加不爽

本来觉得这题目应该是个黑暗的故事,但是好像我现在温情化了怎么都黑暗不下去……可是一想到高子和土方本来就毫无关系又在绝对对立的两个面两个人肯定不会在一起就感到我的心从内到外开始蔓延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于是就无法顺畅的进行下去OTZ

但是正因为他们这么绝望我怎么能不给他们糖吃呢囧

于是我就在给糖和不给糖之间痛苦的挣扎,阿阿阿阿TAT戒指的心要被扯成两瓣了!这也没什么。关键是这文也被扯成好多瓣了,撞墙

真是前言不搭后语惨不忍睹的东西。
但也算勉强可以安慰我因为感冒五感全失后痛苦的心。

难受的好想吐OTZ
2007/07/25(Wed) 17:54:35
记忆是个很神奇的玩艺,把它向着天空高高地抛起也许BIU~的消失无影无踪再也不会落下来,冲进哗啦啦的马桶却一定能顺着管道的回路重新出现在早餐的杯子中。
所以成年之前的某个夏天,冲田做了个有关幼年时的梦。

他原本以为忘记了,或是根本不曾记得。
梦中捧着西瓜坐在廊下晃着腿小时候的自己,和抱着刀靠在门边抽烟的青年土方,都是用彩色铅笔绘出来的鲜嫩模样。

总悟,过来。
回过头,土方正朝这边招手。把啃出一个大缺口的西瓜放在一边的盘子里,他在衣服上蹭蹭手指,站起来走过去。

弄脏了你姐姐又会说我没照顾好你。土方皱着眉伸手从他脖子上抹掉就快要流到领子上的红色汁水。真是的,小孩子就是麻烦。

嗯,但是已经脏了怎么办呢?他仰头皱起脸任土方在脖子和下巴上乱擦,一边把已经变得黏糊糊的袖子伸过去。

没关系反正那种地方看不到的。土方叼着烟,满意地看着被自己整理干净的小孩。我说,总悟你还是去玩点别的吧小孩子吃太多西瓜会变成番茄酱的。
2007/07/23(Mon) 13:09:21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