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02/08)
(11/26)
(09/16)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08/16(Thu) 20:33:38
其实收到好几天了。

妹的萌死我了TAT

公文里一本正经的“官职一大串+辞修兄”称呼,私下里写情书就“辞修同志弟”>_<翻滚,这两个人还可以更萌一些么!

去阎锡山(为毛我总特别在意这个,是因为首次深情告白么)那边的时候,副座头天的公文电函冠冕堂皇的说陕北这边情势怎样怎样,该如何如何对策,有这样这样的困难,缺钱缺补给,兵也不中用什么的,一副苦心经营尽职尽责的样子。

第二天就是一封密电,说阎某人想让我当那个渡河部队的指挥官,是为了方便和张某人私通(喂!)。我觉得现在剿匪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别的我又插不上手,我觉得没啥必要特别留在这里了。

委员长回电。前面特[哗——]的说,呀既然阎某人这么有诚意的留你,你就暂时呆在那里吧(醋了吧醋了吧)。可之后紧接着说,但是你不能一直呆在那里,庐山训练营还等着你主持呢。(潜台词:别忘了我们早就定好的约会。)接下来就很详细的说庐山训练营该怎样怎样,你现在可以不用亲自去弄,谁谁谁可以办,但是我7月在这里等着你回来主持哦……你现在是总指挥,最好让杨爱源当参谋长,这样我们在庐山约会的时候,就可以让他替你代班了。这事你要跟阎某人当面说清楚哦,当然你要是觉得你来说不方便,我可以给他写信说(喂!太醋了太醋了!)。结尾很简短的说,钱的事情批了,别担心。OTZ

委员长囧座钧鉴:您这一封情书写得,心里到底转了多少个弯啊直接说“我需要你我离不开你”多好,反正早晚都要说的……


PR
2009/10/31(Sat) 12:35:56
PRC对民国君的回忆

他们的初遇,“人生若只如初见”题材的故事

PRC的年龄,那时候应该还是个婴儿,但是被我无视了,大概设定成是5.6岁左右。

背景史实等等完全没管=。=细节待修
2009/04/28(Tue) 14:03:48
因为你,我们才在一起得到了幸福。
所以,民国君,我们总想着要为你做点什么
关于过去那段沉睡的历史,关于永远毕业不能的爱


<----------------------讨论记录,删掉了一切不满抱怨牢骚和打了鸡血一样的XX去死之类的话,只剩下比较平和的讨论||||


月冷千山20:55:05
刚才顺带去洗自己了-= -
然后构思了一文章= =真想把台湾君和民国君写故事啊
民国君作为中山先生的遗腹子,然后监护人慢慢变成委员长,然后跟着副座去了台湾,再然后变成了台湾君(喂)……仔细想想还挺萌的= =怪不得一群人萌国拟人……


2009/02/07(Sat) 01:35:15
在XQ看帖被刺激到了=_=没错XX很帅很威风很令人自豪但是看着五星红旗我心情好微妙……但是我怎敢在一群[哗——]中发表不同声音,于是只好抱着尾巴跑回来自己挖个洞

确实香港回归是很光荣,但是GCD几次修订边界搞丢的地盘都有几百万个香港了!

老实说GCD根本就把PRC弄得体无完肤,看起来衣冠华丽其实在看不到的地方早就伤痕累累十指不全了了

可是委员长对民国君是真的好啊〒▽〒虽然当时穷,总被人欺负,但是真的是拼了命的抱在怀里谁动就跟谁拼命。我只要一想到委员长当年拼死拼活为民国君搞下来的联合国的常任席位被GCD抢走给了PRC了,还弄得这么窝囊,就默默地流泪

民国君,在没有委员长照顾你的岁月里,你过得好么?

那些为了你,流血流泪,尸骨无觅的人,你还记得他们么?

抹泪。没错,成王败寇。民国君确实输给PRC了,丢盔弃甲,仓皇而逃,躲在一个小岛上,隔着一道海峡,再也回不了自己的故宅。

这也就算了。
可是他连属于自己的记录都没有。

给前朝修史是惯例。
民国君虽然入主中原时间不长,战乱贫病之中却也有一份厚厚的清史稿。但是PRC却不曾公公正正的给民国君修一部史书。

确实,年轻的他从最初就病苦缠身,内外交困,旧伤口来不及愈合就重叠上新的,好不容易拼尽了全力看到光明,却发现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但他毕竟成为过这片土地的主人,应当有一份属于曾经王者的,史笔千秋。

既然已经得到了民国君的一切,为何还要不放手的诋毁他。那些死在日本枪炮刺刀下的民国君的孩子们难道就不是民族英雄?那些在8年战争中流过血负过伤但幸运不曾死去的,最后在内战中选择了为了忠于民国君而赴死的,难道不是就中华儿女,难道就不是民族英雄?

不论怎样,胜利者应当有胜利者的气度。

PRC做不到。

2009/02/01(Sun) 22:57:45
我一定要存档存档〒▽〒娘哎,民国君的爱恨纠葛真是屡中我萌点
其实说真的= =台湾君作为副座和委员长的孩子,也很萌,哈哈哈哈


月冷千山 22:20:19
。。。蒋汪合作关系最好的时候,汪精卫说了句话,of one heart来形容他和委员长的关系
我囧囧有神的跳过那句没翻译,当作我没看见……
……汪精卫挺可怜的,傻子给委员长从头利用到尾的
到死了都那么倒霉= =

无口君 22:22:54
囧,悲情受一 一
 
月冷千山 22:24:00
= =嗯,超悲情的
日本这边有研究他的论著我这几天已经在看了
纷纷说他是真的曲线救国而且和蒋委员长绝对有联系。。。。
而且我当时在现场,听着日本人前辈用日语跟我说,那本书的作者认为,蒋汪之间有特殊的关系
嘴角都抽筋了,硬忍着不敢笑出来我想歪了……

无口君 22:25:22
= =为了委员长 背尽骂名

月冷千山 22:26:17
= =可惜后者还派何应钦炸了他的坟= =
感觉何先生是出于妒忌。。。。。。
OTZ证据有三个,一个是汪从重庆出逃的时候的警卫,绝对不是那种想逃就能逃出去了,明显有放过水的
第二个就是,日本有截到过南京和重庆的来往电报= =认为七十三号和军统根本是在联谊。。。虽然表面上做了好多恶心的事情
第三个疑点就是,后来这些资料都被还都的重庆政府处理了= =处理过头了,让人觉得可疑= =
所以做一个受做到汪兆铭这份上……还是别活了。。。。为好
2008/11/12(Wed) 21:36:25
1948年,无论对于在东北战场失利,遭人唾骂,又胃病复发的陈诚;还是对于与国军交锋中全面败退,外忧内患,饱受指责的蒋介石,都是极为艰难的一年。

南京的二月,天气依然很冷。

阳光透过不算太厚的云层,发着苍白的淡淡的光,街面上残留着前日的雨水,泛起微亮的滢泽,仿佛白瓷上光晕的边缘,细看之下,却透出一层脏兮兮的油光。春节里燃的爆竹碎屑还散在街上,被雨水浸退了鲜艳的大红色,又再被车轮和人脚碾的变成没了形状,喜庆的节日气氛像一场破碎的梦,喧嚣的人声散去之后,这个六朝古都就像被抽干的池塘,从一波一波的水中褪出那些被掩着的恶狠狠的残破和陈旧。空气中弥漫着潮气,如同久不见阳光的老屋中发霉的气味,在看不见的地方,木构件的咬合处渐渐朽烂。

陈诚站在寓所的台阶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副官把箱子搬到车上。谭祥从门里走出来,胳膊上搭着一件外衣。“该出发……”她说了一半,才注意到旁边的人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

陆军一级上将,此时仍然是国防部参谋总长、海军总司令的陈诚,正微微仰起头,把自己的视线投向天空的深处,似乎在看着什么不真实的但极为吸引人的东西,天空的颜色像一块洗旧了的布,并不明亮的颜色落在他的眼睛里。谭祥走过来,伸手整了整他其实没有一丝折皱的衣领,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她淡淡的笑了笑,“该出发了。”


几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上海一处老旧的房子门口。
旅途并不漫长,飞机的出现让人可以轻易跨越千山万水的距离,比起古人用腿丈量土地的苦行好上太多。但对陈诚来说,却仍是种煎熬。
他在飞机上又经受了一次胃病的折磨,在妻子的陪同下走进上海这所旧宅的时候,脸色仍有些苍白。连日来为种种事情担忧,夜不能寐。操劳和病苦在他脸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眼下浓重的阴影和消瘦的双颊。
谭祥站在门口,看着他慢慢走到在沙发边坐下,沉沉压在心头的担忧终于放了下来。

丈夫每夜的转辗反侧,让她也同样难以成眠。谭祥不是一个多话的女人,只能默默地在一边尽量照顾陈诚的生活。直到宋美龄告诉她,蒋介石打算尽快让陈诚去上海,治治病,也顺便避避党内的争端。她一面感谢干娘,一面在心里松了口气。

然而陈诚却不愿走,他只觉得战败之后自己难辞其咎,肩头要担的责任太沉重,终究难以放下来。他虽然是个军人,却并不一定服从安排。之前就曾为远征军的事情与蒋介石狠狠吵过一次,最后大病一场吐了血,终究没有执行上司的安排。谭祥知道他的固执,劝了几次无果,就给宋美龄讲了。

之后,蒋介石的电报很快过来。
陈诚看的时候皱着眉,嘴唇抿成一条线。
看完他在椅子上靠了一会儿,说,收拾东西,我们去上海。

不知道蒋介石同他说了什么,谭祥心里却对于能离开这暴风骤雨的政治漩涡中心很是欢喜。

谭祥把箱子里的衣物一件件取出来挂好。柜门就要关上的时候,她的余光落在军帽上那颗青天白日的徽章上。有一瞬间的愣神,谭祥抬手用自己的衣袖轻轻抹掉上面的指纹,端详了一下,转身去收拾其他的用品。
整理好行李出来的时候,陈诚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太阳斜照在他脸上,留下淡淡的暗影。
上海连阳光都比南京温暖。她想着,轻轻走过去拉好窗帘,又给他盖上毯子,安静的坐在边上。
陈家没有雇下人。所以,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她就要去做晚饭了。




end



后记:两个月之后的国民党国民大会开会,面对代表们“杀陈诚以谢国人!”“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我们要求蒋主席演这出戏!”的要求,蒋介石只说,“责任在我,与辞修无关。”
陈诚在上海诊断之后,打算到美国治疗,却因为被质疑“出逃”未能成行。当年六月,他在上海切掉了三分之二的胃,十月携家往台湾草山养病。
第二年年初,内战节节败退、又失去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宣布下野。

然而无论经历多少艰难困苦,委员长和副座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却是终得善终。

比起那些曾经打败过他们的人,都要好上许多许多。

2008/09/12(Fri) 17:47:52
人生就是求不得+不圆满


http://file.kakering.blog.shinobi.jp/DSC00181.JPG

戒指买不到国共战争....


http://file.kakering.blog.shinobi.jp/JMFY2.jpg

11救不了74...
2007/08/10(Fri) 10:34:52
北伐战争入手

先读了西安事变

流程综述+适量臆想

以某天然受和某女王攻为中心的N角恋,请自行YY

正文 如下




因为爱和正义,因为萌和执着,透过文字,穿越时空,那些属于旧年代萌党的纠葛与爱恨,战火与谈笑,一点点展开在这个世纪初。
                        ——伪.文艺.题记[揍,题个P啊=_=+]



民国二十五年的冬天也许格外寒冷,也许一点都不冷。

在这一年,委员长到西安来看望少帅,除了随从秘书之外,只带了二十名卫士。
也是这一年,离冬天还很远时,委员长作出了“中正不可一日无辞修”这一生一次的表白。
同样是这一年,阎锡山想尽一切办法讨好副座,为把他留在山西,送给他三匹马作礼物。
一样还是这一年,少帅张学良顺应了一些人的期待背叛了另一些人的信任,做出了一个震惊中外的行动。
2007/08/06(Mon) 14:21:05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