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02/08)
(11/26)
(09/16)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11/21(Wed) 09:40:26
剑无极在院子里练剑,他总是在练剑。
“凤蝶呢?”温皇从外面回来,摇着扇子问他。
他停下来擦了擦汗,看了眼温皇。
“蝶蝶出去了,你不知道?”他笑了声,继续说,“她居然没有告诉你?”
他的语气带着点挑衅,温皇倒是没生气,而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她出去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温皇望着他无言以对的样子,立刻了然,“她不让你跟去,哈。”
“是哦,她不让我跟着去,我当然不能去。我很爱她,但我也很尊重她,不像某些人。”
“嗯?”
温皇的眼神变得有点危险,他却毫不在意。
“隐私,尊重这些词,你估计根本不懂。”
温皇慢慢走过来,盯着他。
“干什么?恼羞成怒了?”剑无极大声问。
“等你有能力保护凤蝶,再来跟我呛声不迟。”温皇的眼神轻蔑极了。
“总有一天!”剑无极握着剑,“任飘渺!”
他面前站的是温皇,可他叫的确是任飘渺。
温皇歪了下头,似是觉得有趣。“你这么在意任飘渺……是要报仇呢?还是想要天下第一?”
“我要……”剑无极以为自己能脱口而出,可是他突然忘记自己要说的是什么。
要凤蝶?要报仇?要练成最厉害的剑法?
“原来你自己也不知道了。”温皇欺近他,像端详一个有趣的玩物般,仔细地看他。
对方突然靠近,剑无极一愣,猛地往后跳开一大步。他从不知自己感官这么敏锐,温皇的身上,有点药气,有点剑气,还有点血腥味。
“你和人比剑去了?”剑无极抬手蹭鼻子,想把那股味道蹭掉,“你和谁比剑了?”
“……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在意任飘渺,胜过在意凤蝶。”温皇再次走近。
这次剑无极倔强的没有逃走,他盯着温皇的脸。“不是都说,恨比爱更长久。”
“哦。”温皇一脸趣味,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剑无极挣动了一下,却被直接压倒在地上。
气氛不对,他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两个人的脸离得太近,以至于他头一次看清楚温皇的瞳孔。
残存的杀意,未尽的愉悦。
剑无极一下就明白了,男人的杀意,总是和性欲连在一起。
“老丈人啊,你可不要……”他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他的身体在发抖,也在发热,发情的那种热,毫无说服力。
恨与爱同样能令人血脉喷张。
压倒他的是温皇,插进来的却是任飘渺。
粗暴,快速,就像被一把剑狠狠地捅在内脏上。
做爱的任飘渺,比平时跟不像个人。虽然插进来的性器热的发烫,可任飘渺的眼神却像在厮杀,又冷,又狠。
疼得很,但也兴奋地要命。
剑无极不仅起了性致,竟然还射了。
一个人被剑操射,是很奇怪。可是一个剑客被一把绝世名剑操到射,那就不算奇怪了。
他抽搐了一下把精液喷在自己的小腹和任飘渺的衣服上,很久没有发泄过,液体有点黏,有点黄。任飘渺一直绷着脸用力的干他,脸上既没有狠也没有欲,一点都不像是个在做情事的人。就是这么个毫无表情的人,被他紧紧的夹住,射到衣服上的时候,还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大约是衣服被弄脏了,任飘渺维持着双手压着他的腿性器插在他体内的姿势停下动作,扫了眼剑无极狼藉一片的下身。
“你在剑道上资质平平,这方面倒是天赋异禀。”
“是哦,老丈人你倒是样样精通,我之前啊竟然还以为你是性无能,倒是错怪你了。”他的身体全无力气,下身被干的痛到发麻,嘴却依然倔的惊天动地。
他早晚要死在这张嘴上,以前倒是有人这么说过。
任飘渺皱起眉,哼了一声,说:“不知死活。”
剑无极条件反射般想要再说两句反驳,却被任飘渺狠狠地一顶。
激烈的性交,就像对方的剑招一样,铺天盖地,挡不住,逃不了。
不知死活的剑无极被干的死去活来,牙齿要得快要碎了。地上的草都被他抠烂,实在找不到别的能让他握在手里的东西,两手空空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要被弄得粉碎,剑无极的手晃了两下,抓住了任飘渺的外袍。
对方笑了声,低沉,带着悦耳的余韵。
剑无极全身一颤,恍恍惚惚的在心里喊了声“要糟”。
一个男人对强奸他的男人心动,那根本是神经病才会做的事情。
可一个剑客,对一把令他疼痛和快意的绝世名剑心动……
太正常了。
 
——要糟。
PR
2016/09/05(Mon) 22:15:34
1
 
接到电话的时候,中原正在咖啡店里排队。前面是一个体型壮硕的高大男人,穿着一身跑步的紧身衣,浑身散发着酸臭的汗味,不顾身后长长的队伍和渐起的骚动,偏要半倚在柜台上和女店员暧昧的搭讪,为了一杯咖啡的点单和那个新来的混血服务员纠缠了快五分钟。
“我马上就到。”他挂掉电话,不耐烦地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强硬的挤上前去,“双份浓咖啡。”
“喂!”比他高出两头多的男人被一下子挤到了一边,愤怒的大喊起来。中原头都没有抬,只是从帽檐底下用眼角扫了他一下,那个男人立刻像被扼住喉咙的鸭子,张着嘴没有再发出声音。
“谢谢。”他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咖啡转身往外走,路过那个男人的时候轻声说,“活着不好吗?”
 
匆忙赶到犯罪现场,他把杯子捏成一团丢在一边的垃圾箱里,弯腰穿过警戒线,往尸体走去。
尾绮正蹲在地上检查,看到他过来,随口抱怨了一句“好慢”,把一个袋子丢给他。
“钱包?”他接过袋子看了一眼,伸手从尾绮的工具箱里揪出一双手套戴上,“叫什么名字?死亡时间?”
“没有证件,回去查指纹吧。”尾绮把温度计从尸体的腹部的取出来看了下,“7个小时……昨晚2点到3点。”
中原正皱着眉翻看钱包里的东西,几张纸币,没有证件和照片,“怎么死的?”他问。
“坠楼,初步判定是自杀。”尾绮放下死者的手,站起来对着一边的助手点头示意可以装袋,“没有外伤,其实……”
“怎么?”中原抬起来,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突然涌上不妙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的,虽然是自杀……”尾绮摘掉手套,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一旦确定了身份,我想你知道会在死者的家中会发现什么。”
“等查到了再说,现在下结论未免太早。”中原抬手压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哼了一声往回走。走到的车边,他回头看了一眼,尸体已经被装进黑色的袋子中,往车上抬,现场还有几个人在搜索证物。他觉得莫名的烦躁,靠着车门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
“太宰……”他摸了摸腰间的枪,狠狠吸了一口。
 
美貌的女法医并没有猜错。半天之后就在死者的家中找到了属于太宰治的指纹,还有他用过的杯子,牙刷,甚至一卷绷带,林林种种,倒是没有找到衣服。显然他和这个自杀的女人同居了一两周,猜测是一两周而不是一两个月,是因为太宰半个月前的同居对象还躺在停尸房的冷柜里,死因当然也是——自杀。上一个死者比较倒霉,挑选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服药,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被野狗啃了两口,脸都不成样子了。
 
会议室里正吵成一团,梶井高声咒骂着太宰有病,既然想死为什么找个地方自己去死,显然对警察队伍里出了一个连环杀手异常不满。作为太宰的弟子,芥川则毫不留情的反击,一边发誓一定会把太宰亲手捉拿归案,一边表示太宰必然深有苦衷。
中原嗤笑了一声,轻声说,“深有苦衷的神经病。”
梦野久作缩成一团坐在他边上,听见他的自语,突然开口:“太宰治已经离开这里了,不会再回来了。”
“废话,他敢回来?回来就是死。”中原从口袋里掏出烟,烦躁的夹在指间,倒是没忘了墙上挂的禁烟标示,“最好一辈子别让我见到他。”
“不是回警局。”梦野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癔症般表情,倒也没比神经病好多少,“我猜他已经越过州界了,昨晚他就走了。”
“你难道……”中原的手抖了一下,烟掉在地上,他匆忙的弯腰捡起来,再抬头时梦野已经往外走去,“喂!”他急忙站起来,梦野回过头,把手指比在唇间,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眯起眼睛笑了笑,一脸无邪。
 
果然在那之后,没有再发生和太宰有关的自杀事件。
一切都恢复了常态,嫌疑人在他们的辖区销声匿迹不见踪影,起先芥川还不停地搜索,但一段时间之后,似乎也放弃了。中原也早把有病的前搭档抛在脑后,现如今犯罪率飙升,警局人力不足,每个人都像连轴转的陀螺忙得脚不沾地。
 
直到某一天,他因睡眠不足眼圈乌黑,脑子也乱的一团糟,端着杯子在桌前翻看疑点重重的死亡报告,随口说了一句:“太宰,你怎么看?”
 
说完之后,中原猛地站起来,差点打翻了手中的咖啡。
外面的人忙成一团,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失态。中原放下文件夹,慌乱的向外走去,径直冲进了梦野办公室。
“中原?”深陷在椅子中的瘦小人形抬起头,对他露出天真的笑容,“你脸上好难看。”
“他会停手吗?”中原双手撑着桌子,紧紧盯着眼前的人。
“你猜呢?”没有指名道姓,梦野似乎一下就知道了对方指的是何人。
“不会。”中原用力按着桌面,加重了语气,“不会停止的,对不对?”
“也不能这么说啦。”梦野把腿蜷到椅子上,抱着膝盖,“如果他死了,一切都会结束。”
“……到死,为止吗?”中原握拳在桌面上捶了一下,摆在旁边的照片啪的一声摊在桌上,他看都没看径直转身往外走。
梦野扶起自己和玩偶的合影,对着他喊:“哎,你要去哪?”
“休假。”
 
五十分钟之后,中原坐在自己的车上抽着烟,驶向国道的入口。
他异常坚决的一次性兑换了自己以前加班攒下的所有假期,把配枪和警徽都锁在了警局的柜子里,踏上了追捕的旅途。
 

-待续-
2016/05/16(Mon) 19:20:06


地牢中阴暗潮湿,太宰百无聊赖的靠坐在墙角,听着房顶不断掉落的水声。

滴答!

滴答!

他在心中不慌不忙的盘算着,扫了下角落里的监视器,计算时间。牢房中充斥着难闻的气味,烧焦的木柴和腐肉的腥臭,太宰却毫不在意,过了片刻他调整了一下姿势,闭上眼,身体愈加放松,睡着了似地,连呼吸都渐渐变得平缓绵长。

2016/05/15(Sun) 00:07:09

浑浊的月色,陌生的城市,肮脏的暗巷。

芥川在黑暗中飞奔,伤口的疼痛随着动作延绵不绝的袭来,纵然早已习惯于忍受痛苦,血液渐渐凝固带来的虚弱还是令他不由自主的焦虑起来。身后追逐的脚步与忽远忽近,听不懂外国的语言,他来说是毫无意义的音节。

似乎很久没有陷入这种境地了,老鼠般在满是垃圾与腐臭的建筑间穿梭,匆忙的奔跑,失败与死亡如影随形。比起逃跑,也许转身不要命的杀回去才是他一贯的风格。可要是真的死在这种地方……靠在墙上,冰冷的温度轻易的穿透衣服,他忍不住捂着嘴低声咳嗽。

2016/05/15(Sun) 00:05:28
影山第一次见到菅原,是在初中二年级的夏季,暴雨过后的傍晚。
他看到一个垂暮的老者,满身湿透,从街道的另一头走来,与他瞬时擦肩。老人身上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气息,陈旧,却亲切。他被突来的错觉包围着,仿佛那个步履迟缓的老人自浩瀚星辰中而来,往无边宇宙去,带着无数令人渴望触及的故事与过往。  
他下意识停住了脚步,回过头。
在他的身后,老人也缓缓的回身,“是飞雄吗?”
“你认识我?”少年惊讶的说,“你见过我?可是我不认识你。”
“我见过你……”老人说的很慢,似乎是疑问句,又似乎是肯定句,他脸上的神色有点莫名,仿佛在想着什么遥远的事情,怀念与无奈交错的闪过,最后定格在一个微笑的表情上,“对,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叫菅原孝支。”
他说着,走到少年面前,对他伸出手。
是要握手吗?少年迟疑的看向那双手,松弛,衰老,他不敢用力,只是轻轻地在上面搭了一下,然后立刻收了回来。
可老人的手,依然停留在那里,带着雨水的潮湿,与冰冷的温度。
“我……我不太习惯握手啦。”少年有点歉意,比划着解释到,“我们这个年纪,都不握手的。”
“我知道,这没有关系,不要为这个责怪自己。”老人把手重新放回身侧,对他露出温柔的微笑,说道,“初次见面,我是菅原,菅原孝支。”
少年笑了起来,“你已经说了一遍了,忘了吗?”
“是的,我说过了……不要为这个责怪自己。”老人依然温和的望着他。
“什么啊,这个你不是也说过了吗?”少年挠了挠头,有些莫名。
“是的。”老人又重复了一遍,而后挥了挥手, 似乎想要说再见,却只是笑着转身,慢慢的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夕阳把老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影山呆呆的站在原地,而后他猛然回神,用力甩了一下头。
奇怪的老头,这样想着,他转身快步向前走,越走越快,直到跑了起来。
雨后的空气中特有的青草与泥土腥气,随着他的呼吸充满了肺部,因为运动而跳动的心脏,年轻的身体中澎湃的血流,让他忘记了刚才那短暂的相遇,忘记了那个老人离去时留下最后一个眼神。

很多年之后,影山才明白菅原那天没有说出的道别。   

逆行的时间,交错的命运。
你的每一个第一次,对于我来说都是最后一次了。
对于你来说,这是最初的相见,对于我来说,却是最后的告别。 

我无法改变你的过去,你也无法改变我的未来。
我所感受的幸福与快乐,你都会逐一铭记,而我经历的所有痛苦挣扎,你也都将依次领会。
自熟悉走向陌生,从恋人变成陌路,我走过的感情,你必会重蹈覆辙,却无法放手。

你的初遇……对于我绝不是美好的纪念日,而是残忍的最终判决。
在我的世界里,属于彼此的时间已然渐远渐终。
你的未来会有与我的无数次交错,甜蜜或是苦涩。我的未来,只有孤独的行至死亡的终点,再无相见。

我将要在你无法触及的地方,怀着你永不可知的心情走向死亡。

而你将无数次的后悔——
那个时刻,为什么不曾用力握住我的手。

不要为这个责怪自己。 

永别。



END

昨晚突然想起这个,今天抽了个空就写了。doctor who里面river song的设定,时间相反的恋人。你第一次吻我是我最后一次吻你,你的初遇是我的永别什么的,虽然DW里面这个时间沙漏的设定本身有点BUG,不过这个设定的萌点在于有巨大的脑补空间和无限的可能,你熟知我的时候我却不了解你,当我终于对你了如指掌,你却对我一无所知,在最甜蜜的时刻内心却充满了无法诉说的痛苦与折磨什么的。我真的喜欢这个很多年了,本来想写成中篇不过那真的太丧病了,走全程光是脑补我就觉得纠结的要命了写出来会死吧……总之先写出结局也许会补上前面的。
2014/11/18(Tue) 23:39:05
忘了凛是男校,所以=。=设定有点问题,总之就这样吧




2013/09/24(Tue) 11:13:09
K.R.  20:39:40
想要继续写几章
写个小中篇的样子
题目叫平面虫!

kk  21:17:08
为什么叫这个!

K.R.  22:16:22
=_=随便起的
还不错吧

kk  22:31:26
和内容有啥关系!

K.R.  22:33:42
不知道……
别总是对我的题目吐槽!
不过我有考虑到,因为遥是摄影师,所以是平面世界吧
然后平面虫只能前后左右的行动,不能上下走,应该比较狭隘的生物
主角都很狭隘的
解释的怎么样!
我很机智吧!

kk  22:54:23
小伙伴!
2013/08/26(Mon) 23:58:53
交流


正常人的对话:

A:来比一场
B:行啊
A:艹,输了。不算,再来一次。
B:行啊反正你也赢不了。
A:再来再来!
B:滚,别没完没了。
A:哈哈哈哈我赢了!
B:得意个P,再来。
A:我都赢了还比什么。
B:要脸吗你!


神经病的对话:

A:来比一场。
B:来吧。
A:嘤嘤嘤嘤输了……
B:别哭我以后不游了……
A:不行你得为了我游。
B:你不哭我就游。
A:不会哭了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我了!我治好了!
B:好吧。
A:我们约定吧明明现在就可以分胜负但是我就是想要再等一个半月等待让我好纠结。
B:好吧,正好我可以再练习一下。
A:你练了也赢不了我,但是我就喜欢这样……
B:我不会输给你的。
A:哈哈哈哈我赢了!
B: ……
A:我永远都不和你比了!
B:不是说治好了么……
2013/08/22(Thu) 13:13:41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