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1/21(Tue) 07:58:48
忘了凛是男校,所以=。=设定有点问题,总之就这样吧








三月的早春还有些微冷,樱花已经渐次绽放,校园覆上了云烟似的淡粉色。
恋爱的季节,也是毕业的季节。

典礼结束之后,松冈被学弟学妹拉着拍照,站在樱花树下。
“哎呀,学长的扣子被谁拿走了?”少女指了一下他的胸口,颇有些遗憾地样子。
“没注意,刚才被揪走了吧。”他扯了扯衣领,拧着眉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耐烦地说:“快点。”
“松冈前辈,别这么凶嘛。”对他来说基本是半陌生人的女孩子举着相机,露出还算可爱的笑脸,半是撒娇的歪着头,“也许就是最后一次见到学长了,多少笑一下吧!”
松冈愣了一下,而后勉力露出了柔和一些的表情。

——最后一次。

这个短语数周之前就在他心中盘庚不去,从得知七濑将要进入的大学起,不安与茫然就无孔不入地包围着他。不仅仅是两所不同的大学,而且是两座不同的城市。大约未来的四年也不会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好遗憾啊。”当时妹妹捧着杯子,这么说着一边还老年人似地叹了口气,“哥哥这次要和学长们彻底分开了吧。”
“说的好像我们在一起过似地。”他切了一声,问道,“真琴呢?”
“哎?他和遥前辈也不是同一所大学啦。”江理了理马尾辫,不经意的笑了一下,“但是离得还挺近的。”
“哦。”他觉得自己心中有什么莫名的东西响了一下,说不出来的烦躁与别扭。
对于曾经的旧识,只是旧识而已,松冈再次困扰了。

「这是也许就是最后一次。」

假期的时候又见过几次面,每一次他都这样想着,却迟迟无法靠近。
七濑在离他只有几步的地方,打招呼的语气和平时一样没什么起伏,表情也是一如既往的倦怠,站在几个好友之中又微妙的偏后,被喧闹与聒噪的语言包围着,却自顾自地发呆,呈现出一种游离与疏慢。

两年前的旧事已经变成同伴口中的笑谈,轻易地提起,轻易地略过。
那时候他们的迷茫与纠结,不过是青春期的一次迷途,在探索未知的世界时理所当然的歧路。
无论是自己的不留情面,还是七濑的针锋相对,只不过是梦想与现实背离时的错失。现在他们都已经成长到不会重蹈覆辙,也足以分辨出这其中的界限,不论有多少天赋与努力,最后也会泯然于人海。

站在他面前七濑遥,明明只是一伸手的距离,让他觉得比不见面的时候愈加疏离。
他想要走的更远,却并非童年时的期盼,而是前往另一个方向。
两人终将渐行渐远。

以为早就把过去抛诸脑后,然而分别临近的某时某刻,停摆的钟表突然再次滴滴答答的走起来。内心有一个压抑不住的声音告诉自己,他其实从未改变与遗忘,想要更靠近一点,甚至渴求着更多。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次次的被这种莫名的感觉抓住,而后又一次次地逃离。
远走,对立,决裂,这些看似不过少年的任性,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怎样的挣扎。
短短的人生已经被分割成了一段段零碎的回忆,欢乐与痛苦,梦想与友情,交叠错乱,像是一本被彻底打乱的相册,无法收拾。松冈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取舍,是彻底丢下再不想起,还是就这么带着上路,让时间来磨平一切。

或者他早有决定,却自知无法控制。
如果想要走的更远,这并不是轻易就可以抛弃的东西,也绝不是能够背负的重量。
无论如何,必须要做出选择。

可是一直到开始收拾行李,他也没有拨通七濑的电话。

“没想到遥前辈是最早走的,今天的火车……”江像只猫咪一样围着他绕来绕去,一边帮他整理着衣物,一边念叨着,“哥哥不去送吗?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哎。”

“我为什么要去送他?”他的心猛地抽了一下,而后立刻嗤之以鼻,“不见面才好。”

“可是,不去送的话哥哥以后不会觉得遗憾吗?”江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飞快地避开了,“如果是哥哥先走,他一定会去送哥哥的吧?”

“去了也是被真琴拉去的。”松冈撇了撇嘴,轻哼一声。

“不管怎么说总是会去的对吧,那么哥哥就算是被我拉去的好不好,等会儿一起去吧?”江说着,帮他把衣柜里的挂着的一件外套拿出来,抖了一下,“叮”地一声,一个圆圆的扣子滚落在地上。

她轻呼了一声,弯腰捡起来。
“哥哥,你的扣子掉了?”江把扣子放在手心,伸过去给他看,“像是衬衣上的。”
松冈愣了一下,慌张地一把抓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又丢回到江的手里。
“不是我的。”

“啊?”被他一连串的反应弄得有些茫然,江呆呆地站着那里。
“不一样。”他看了看呆呆站着的妹妹,重复了一遍,“不是我的扣子,是你的吧?”
“哎,确实。好像是我们校服衬衣的扣子哎。”江小声嘟囔着,低头仔细地研究,“可是我的扣子又没有少,难道是我们学校的哪个女生偷偷给哥哥的?”少女的眼睛亮了起来,而后又开始困扰,“没听说过女孩子送扣子的,是男生吗……”
“什么男生啊,就是你的吧。”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迅速截断,伸手敲了一下妹妹的头,“自己扣子掉了都不知道。”
“都说了不是我的!”江鼓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哥哥才是,被人偷偷暗恋了都不知道,笨蛋!快把这个扣子收好,这是别人的心意,要好好珍惜!”她一边说教着,一边把扣子郑重其事地塞到了松冈的手里。
“既然是暗恋,我怎么会知道!”他也不爽起来,皱着眉哼了一声,扣子在手心闪闪发亮,像是一个晶莹剔透的梦,又或者一滴无名的泪水。

是谁,在什么时候放到自己衣袋里的?
他扫了一眼妹妹拎着的那件外套,依稀记得是上周被拉着一起去赏樱野餐的时候穿过的。同去的只有岩鹫游泳部的那几个人……不可能!他攥紧了拳头,狠狠地挥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想要丢出去的动作,却没有松开手。掌心小小的圆形硬物像是他难以丢弃的情感,松冈犹豫了一下,背对着妹妹打开书桌的抽屉,把角落里的那颗自己偷偷摘下来藏起的纽扣和手里的这颗一起到在口袋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走吧。”他转身对江说,“你不要送遥吗?”
“哎?哥哥一起去吗?”本来弯着腰仔细帮他叠着衣服的妹妹立刻跳起来,一脸开心的扑过来拽着他的袖子往门外走,“就知道哥哥最好了,走吧走吧,现在赶过去时间刚刚好。”
松冈来不及后悔,就被江径直拉出了家门。
妹妹挽着他的胳膊一路哼着歌,他则心不在焉地盘算着自己临近的行期。

春日正盛的季节,阳光柔和清爽,微风挟着海水的气息。
一年中最好的日子,到来的却是分别。
他依稀还记得自己当年怀揣梦想远赴他国时的心情,大约是因为年幼,满心都是雀跃与欣喜,那是他并没有意味到离开的含义,而是感觉自己要去参加一场关于未来的盛大冒险,或是为了梦想的激烈战争。而此时,则是对现实的无奈妥协。

走到车站的时候,叶月像是一只不安分的猫鼬,探头探脑的不停张望着,看到他们立刻挥着手跑过来。
“小遥还没来,明明是要走的人,结果来得最晚。”小小地抱怨了一下,叶月立刻又笑起来,“不过这的确是他会做的事情啦,真琴已经去接他了。”
“马上就到了吧。”龙崎站在旁边看了看表,抬头望着路的尽头,“再不来就要晚了。”
才说完这句话,橘和七濑便一前一后的出现了。
橘背着一个旅行袋匆匆忙忙地一路跑过来,七濑则拖着箱子以正常的步速在后面走着。
“小遥你还真是不着急啊!”叶月迎了上去,抢过他的箱子拖着就走,“大家都等你好久了。”
“抱歉。”七濑虽然这样说着,脸上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
伙伴们纷纷开始说着最后的赠言,无外乎常联系有空一起玩之类的。

松冈站在一边看着七濑被友人包围着,突然觉得有些心慌。要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把手插到口袋里,指间碰到了那两颗扣子,光滑的小圆片,烫的炙人。目光下意识地落到七濑的胸前,少年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衣,前襟整齐的扣着。心中掠过一丝说不清的失落,而后他惊觉自己的猜想太过无端,何况,谁会毕业了还穿着校服。

松冈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忍不住切了一声。
七濑突然转过来头看着他。
少年的眼睛里有天空的颜色,深深浅浅的蓝,仿佛他遗落的梦。松冈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从心中溢出来,他冲上去拉起七濑的手腕,向车站侧面跑去。

“凛。”七濑顺从被他拖到背面的角落,站定之后望着他,“怎么了?”
“遥,你……”突发的冲动之后,松冈也有些无措,而七濑平静的表情让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把手插到口袋里,勉强放松了肩膀,用无所谓的口吻轻松地说,“我们以后大概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就这样吧,你多保重。”说完,转身就走。
“这种话要特地把我拉过来说吗?”七濑从后面抓住他的手臂。
“那么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别的话可说?”松冈转过身,用力甩开他的手。
随着他的动作,两颗晶莹的半透明圆形纽扣高高地飞出,划出两道明亮的弧线,落在地上。

七濑维持着被挥开的姿势站在原地,缓缓睁大了眼睛,瞳孔中映出斑驳光影,而后他轻轻的笑了一下,俯身把两粒扣子捡起来放在掌心,仔细地分辨了一下,挑出一颗递给他,“收好。”
“哈?”松冈错愕地睁大了眼睛,而后又皱起眉,“怎么就一个?”
“这个是你的吧?”七濑把自己手里的另一颗放到衣袋里,一脸的坦然,“我们交换。”
“什么……”松冈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不敢置信的惊喜挣扎着想要浮上来,却又被他竭力压了回去,“别开玩笑了,还给我。”
“那么你先还给我。”七濑伸出手,摊平到他的面前,“把我的扣子还给我。”

是只一瞬间,又仿佛凝固了漫长的时光。
许多画面席卷而来,无数的片段与细节,他所错过的,否认的,遗忘的。从相遇伊始的那个眼神交汇开始,就慢慢滋生的情感与欲望,追逐着梦想的脚步渐渐改变了方向,而注视着未来的视线也悄悄转移。长久以来午夜梦回的渴求,与现实重叠的这一刻,松冈无法抗拒地握住了那只手。

七濑的手指修长而有力,带着微凉的湿润。
眼中那片宁静的蓝渐渐被属于他的红色所覆盖,唇齿轻碰的地方,有水的味道。
一触即分,像是一只蝴蝶短暂的停留,却带着仿佛要留下烙印般的滚烫温度。

“火车要开了。”七濑往后退了一步,一贯无波的脸上也有了柔和的窘意。
“周末我会去找你。”他顿了一下,稍有些不自在地偏过头,“等到了之后给我发短信。”
“好。”七濑点头,率先绕过侧墙向人群走去,并没有松开手。
松冈被他拉着,迎向同伴们惊讶的视线。

一次又一次的疏远与逃避,不过是为最终折返时的义无反顾。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要面对的也许是更多风雨艰难。
但也是从此,再不会分开与错过。




END
PR
2013/09/24(Tue) 11:13:09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