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1/21(Tue) 07:59:34

浑浊的月色,陌生的城市,肮脏的暗巷。

芥川在黑暗中飞奔,伤口的疼痛随着动作延绵不绝的袭来,纵然早已习惯于忍受痛苦,血液渐渐凝固带来的虚弱还是令他不由自主的焦虑起来。身后追逐的脚步与忽远忽近,听不懂外国的语言,他来说是毫无意义的音节。

似乎很久没有陷入这种境地了,老鼠般在满是垃圾与腐臭的建筑间穿梭,匆忙的奔跑,失败与死亡如影随形。比起逃跑,也许转身不要命的杀回去才是他一贯的风格。可要是真的死在这种地方……靠在墙上,冰冷的温度轻易的穿透衣服,他忍不住捂着嘴低声咳嗽。



果然还是不甘心。

听到渐渐逼近的脚步,芥川垂眼望着自己的掌心,而后攥紧了拳。对面墙上的窗,透出昏黄的光,他犹豫了一下,一跃而入。
“ ……”女人的叫声还未发出就被捂在了口中。

——并不是他的手。

芥川骤然睁大了眼睛,望着靠在床上的褐发青年和他怀中的女人。
“太宰?”

昔日的老师闪过一丝惊讶,紧接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用空闲的手比了一下示意他关上窗。芥川几乎是无意识的回身,关上了窗户。几秒钟之后,窗外的呼唤尽在咫尺,那几个单调的陌生音节,反反复复,被念得缓慢而诡奇,而后逐渐的远去了。芥川看着太宰凑在女人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他听不到,疲劳迅速的席卷全身,耳中只有自己的呼吸,长途奔跑之后,难以平复的喘息。太宰松开手,顺势整理了一下女人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物,而后她站起来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关门的时候,他注意到那个女人的手在抖。

啧……这样的货色。

房间中安静下来,芥川掩着嘴,咳嗽了一声。

“哎呀真巧,在异国他乡遇到以前的熟人,真是意外的缘分。”太宰眯着眼睛,愉快的笑着,对着他拍了拍身下的床垫,“过来坐吧。”
“不必了。”他挺直了腰,戒备地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太宰,“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度假呀,这里的美人……”太宰一脸的遐想,抬起手比了一条曲线,“比起本国的女人来说,身材格外的惊人呢。”
“侦探社也要来插一脚吗?”芥川哼了一声,视线落在太宰半敞的衬衣与领口一抹殷红的唇印,别开了眼。令人作呕的谎言,他不相信对面的男人会毫无企图的远渡重洋,也不愿相信那种刻意的轻浮与迷恋。
“哎,不信吗?真让人伤心。”太宰露出受伤的表情睁大眼睛望着他。

“反正我问你有什么计划,你也不会说吧?”虚弱感再次袭来,芥川捂着伤口,摇晃了一下,他提起脚步往外走,挥手告别,“抱歉打断了你美妙的夜晚,你可以把那个女人叫回来了。”

手即将碰到门把的时候,他被人从后面按住了肩膀。

“真是狼狈啊,你中毒了?”太宰站在他身后,“是异能吗?”
“和你没有关系。”他低声说,想要挣脱。
“明明精心调教了那么久,还是这么没用。”抓住他肩膀的手力道变大了,对方的气息喷在耳朵上,带着戏谬的音调,微微上扬,“需要我帮你吗?”

热气从耳尖瞬间窜走全身,芥川呼吸一滞,向前迈步想要躲开,却被人从后面轻易揽住了腰,而后几乎是被强行抱着,放在了床边。

“果然是中毒,动作都变迟钝了。”太宰依然笑嘻嘻的,俯身看着僵硬地坐在床边的黑发青年,揉了揉他的头发,“好久没看到你这么乖的样子了。”

伤口处流出来的血,已经变成绿色胶状物,透过白皙的肌肤,能看到其下的血管也已经变成了这种诡异的颜色,太宰抬头看了眼芥川苍白的脸,果然连嘴唇都绿了。“这还是真是……是异能的话,应该直接摸上去就会好吧。”

芥川抿着嘴不言不语任凭太宰絮絮叨叨的解开他破损的衬衣,而后兴味盎然的贴近了端详他的伤口,既然无法应对与反抗,他只能把自己当作无知觉的雕像。当太宰把手贴在他胸前的伤口上,用手指在皮肉的裂口间抚摸翻动的时候,纵然是雕像也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哎呀……弄疼你了?”浓绿的颜色迅速被鲜红取代,太宰飞快的从床下摸出一个药箱,用压止血垫住了他伤口涌出的血,熟练地处理起来。

半蹲在他身前,太宰低着头一圈圈的缠着绷带,芥川看不到对方的表情。那个瞬间从伤口处传来的,不是疼痛,失去的温度逐渐回到了身体,他轻轻吐了一口气,随着血液的流动,心脏渐渐有力的跳动起来,快如擂鼓。

“芥川,你要和我打架吗?”
他一愣,望着与自己视线平齐的脸,错愕的动了一下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来是不要了。”太宰愉快的笑了一下,再次伸手在他的头上揉了一把,“既然这样,就把外套脱了吧。”还来不及稍微表示一下抗拒,太宰就已经把他的外套和衬衣一起丢在了地上,而后继续仔细的缠绷带。

皮肤暴露在微冷空气中,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衣服在动作间与自己肋下和手臂轻轻摩擦的触感,有些痒。想要按住胸口的躁动,芥川曲起手指,盯着身前褐发的头顶,最终还是闭上眼,放缓了呼吸,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平复下来。

“好了,你……”绑完绷带抬起头,正好看到芥川闭眼抿着嘴唇的样子,黑色的发丝挂着汗水粘在苍白的脸颊上,太宰笑着抬手把他两边的头发拨到耳后,对上那双匆忙睁开的眼睛,“累的睡着了?想睡就睡吧,我去洗个手。”


 
手上的血很快就洗掉了,太宰在卫生间特意多呆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芥川依然坐在床边,脊背依然挺得笔直,但是肩膀已经明显的放松下来。

“不要这么拘谨。”太宰从衣柜中拿了件衬衫披在他身上,“休息一下?”
“不用。”芥川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别过头轻声说,“多谢。”
“好吧。”太宰从他边上爬回到床上,整理好靠垫倚上去,恢复了最开始那个舒服的姿势,“不想休息的话就聊聊天,比如给我讲点有趣的故事怎么样?”
“我不会讲故事。”芥川侧过身看着他,生硬的回绝,“不如你来讲?”

“哎?可是芥川破环了我美妙的夜晚呢……”太宰不满地皱了下眉,手指在自己半敞的衬衣上抚了一下,似乎在留恋已经消失的温香软玉,“刚刚还救了你的命,竟然连这点补偿都不给我。”

“你对女人的品味现在变得那么差了吗?”芥川的视线随着他的手指打了个圈,而后迅速的瞥开,“太宰先生为什么在这里?”

“不能对美女这么刻薄呀,刚才就说过了,是来度假……”太宰望着身边满脸写着[你骗人]的人,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好啦,告诉你也无妨,我是怕自己无能的旧徒弟死在不知道地方变成一堆烂肉,特地赶来的。”

“你在捉弄我吗?太宰治!你认为我会……”太过分的玩笑,赤裸裸的嘲讽,仿佛被扑头盖脸的砸了一堆满是恶意的羞辱,他发现自己出口的声音变得尖锐且颤抖,匆忙的想要站起来,想要用力的回击,想要把心中的愤怒和惶恐一口气的扔回到对方的脸上——但是,在他做这一切之前,他被拥抱了。

太宰治抱住了他,安抚般的,把手臂环在了他的背上,甚至还转动了一下他的身体,以便两个人的胸膛能够贴在一起。

而后,似乎是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姿势,太宰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
“真的。”贴在他的耳边,仿佛情话一般,呢喃的低语,“是为了你而来的。”

温热的吐息带着缠绵的话语,冲进他的耳朵。一瞬间,芥川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内脏因为缺血而抽痛,自己瞳孔在迅速的放大,脑海中那根不停颤动的弦,骤然被绷紧,杂乱的噪音消失了,一片空白。等找回自己的意识时,他已经把人推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跪撑在太宰的身前,用力到关节发白的双手中,正掐着对方的脖子,太宰的呼吸已经微不可。


已然绷到极限的弦,骤然断裂,发出一声刺耳的悲鸣。


虽然无数次的想要杀死面前的人,可是真的到了这一秒,他却无所适从。明明对死亡熟悉的过分,收割生命轻易如骤风卷动飞絮,当意识到自己掌下动脉传来的微弱跳动时,他同被高温灼烧般飞快的松开了,忡愣的望着自己的掌心。

过了好一会儿,太宰慢慢睁开眼,虚弱的笑了一下。

“有点遗憾啊,还以为这次会死呢。”也许是喉咙才被紧紧地扼住,他说得很轻很慢,声音有些低哑,如同一条平缓而衰弱的细流,“不过想一想,果然还是要和美人一同赴死才更好。”
芥川的目光从双手缓缓的移动到他渐渐回复了血色的脸上,像是突然放松了,抑制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良久之后,他终于控制住了自己,问道:“你为什么不反抗?”

“因为芥川你流泪了。”太宰抬起手,在他的脸上轻抚了一下,他这才察觉到自己眼角竟然残留着湿意。

芥川茫然的摸了一下,哭了吗?

“好久没看到你哭,突然就心软了。”太宰望着他,棕色的眼睛里并不是他所熟悉的尖锐与嘲讽,而是久违的纵容,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得到这种温柔的注视是什么时候了。

芥川的脑中依然一片空白,他凭借自己的本能,仗着这种纵容,也许还有崩溃之后残留的冲动,抓着对方的衣襟,俯身吻了上去。遵循着内心的渴望,把所有的语言都压在两人的唇齿之间。柔软的触感令他全身发颤,想要退却,却也抑制不住想要更多。他盲目的啃咬着对方的嘴唇,企图获得更多的悸动,填满自己空洞的心,像是一只饥渴的小兽。

太宰愣了一下,任由他胡作非为了几秒钟,而后迅速抓着头发把他扯了起来,自己也坐了起来。

“太宰先生……”芥川狠狠的盯着对面的青年,唇上沾着混杂着血丝的唾液。
“这是在撒娇吗?”太宰轻轻的笑了起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果不其然尝到一丝腥味,“难道你打算补给我一个美妙的夜晚?”
“不行吗?”芥川看到他的动作,下意识的也舔了舔嘴唇。
“我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太宰挑眉,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

芥川沉默片刻,再次扑上去。
而后,被迅速的按住了。

太宰揽着他的腰,伸手抚摸着他的后颈,轻而易举夺过了控制权。张牙舞爪的野兽变成了小猫,被圈在怀中,太宰毫不客气的吻了上去,纠缠着他的舌头,把自己的气息送进他的嘴里,舔抵着他的上颌,卷着他的舌尖吮吸,模仿着交合的动作粗暴地深入,而后又迅速的撤离。席卷而来陌生的感受令他全身发酸,从心口传来近乎疼痛的悸动,充血与缺氧,带来即将窒息的错觉。


察觉到芥川的状况,太宰终于结束了这个吻,芥川眼眶发红,紧紧抓他的肩膀。
“嗯,你也算是个美人。”声音中带着不自然的喑哑,太宰稍微把头移开了一点,两个人的呼吸依然交织在一起,“要跟我一起赴死吗?”

废话。

芥川还没把这个两个字说出口,就再一次被夺去了声音。更加猛烈,口中的每一寸都被蛮横的掠过,他半仰着头,以一种近似献祭的顺从,默许着这种巡疆扩土般的侵略,任凭唾液从嘴角溢出。而后,炙热的吻落在他的颈部,脆弱的咽喉被啃咬斯磨,根本没有扣上的衣服很快被抛到一边,对方的手顺着椎骨一节一节的摸索,自上而下,经过被纱布缠绕的后心,沿着腰部中间的凹陷,滑动到尾椎。他随着太宰的动作撑起身体,裤子被褪到大腿,对方的唇已经落在胸前的上,隔着绷带把炙热的气息与难耐的刺痛一起送入他的伤口。

“太宰……”芥川艰难的吐出一口气,伸手去扯对方的衣服,太宰飞快的甩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被纱布缠绕的身体。手环住对方的背,却感受不到肌肤的温度和触觉,芥川不满的曲起手指,直接扯断了太宰身上的绷带。太宰任凭他胡乱的抓着绷带丢到一边,贴着他的心口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颤音,辨不出是轻哼还是笑了一下。热气从皮肤紧贴的地方迅速的漫延,还想要更多,更多的碰触与爱抚,他的手急躁的在太宰的身体上抚摸,没有章法的在满是疤痕的肌肤上反复磨蹭。“呵……”太宰再次发出了愉悦的声音,他感觉到掌下脊背处传来的震动,这次确定是在笑的,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因突来的入侵微张了嘴,无声的轻喘。

体内的手指并不温柔,强硬的挤进去,在柔软而狭窄的甬道中蛮横的翻搅。多年来的训练和工作令他对疼痛的忍耐极为优秀,太宰粗暴的动作并没有带来不适,反而因此让他的渴望一层层堆叠起来,想要更强烈的感觉,什么都好。被压倒在床上的时候,他望着阴影中太宰的脸。在黑社会的时候,总是带着严厉而轻蔑的神色,而后他被抛弃了,太宰带着疏离与陌生,站在他的对面,在一片光明中,嘲笑他的绝望与弱小。而此刻,太宰的脸上充满了欲望,迫切的眼神,从额角留下的汗水,他从未见过的神情。

因他而起,令人沉沦。

芥川的心脏不停的抽痛,他紧紧的盯着太宰的眼睛,仿佛要把这一切刻在自己的生命中,怀抱着无限的杀意与渴求,飞蛾扑火般不断的想要接近,黑暗中猩红跃动的光。他顺从的分开双腿,让炙热的欲望挤进自己的身体,火焰从交合的部位席卷而上,燎遍全身。

狭小的房间中充斥着压抑的喘息和肉体碰撞的脆响。太宰抓着芥川精瘦的腰臀,不断的把自己顶进去。身下的青年苍白的肌肤已经变成了不正常的红色,布满了吻痕和指印,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道。芥川躺在他的床上,被他压着,一下下的顶撞,脸上带着脆弱的茫然,黑色的眼睛是清晰可见的渴求,唇齿间溢出破碎的喘息,这是他精心打磨的利刃,从血池中淬炼而出,浸没于黑暗中无情的血腥与死亡,此刻却顺从如同一把易碎的琴,被他轻易的拨动,奏出了只为他的乐章。

太宰猛地俯身抱起他,放在自己的腿上,就着这个姿势,插入了更深的地方。芥川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仿佛被贯穿的快感,令他慌乱的伸出手,在太宰的背上用力抓过。

“你的身体真的太弱了。”两个人的上半身紧紧相贴,太宰扶着他的腰向上耸动,他靠在太宰的身上,在一阵阵致命的酥麻与酸痛中勉力维持着平衡。“果然是不成器。”太宰猛地用力,压住他快要翻折的背,凑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体力不能满足我的话,就让我听听声音吧。用你放荡的呻吟,来让我兴奋怎么样?”

“太宰……啊!”剧烈的穿刺使他如溺水般向后仰头,不能呼吸,神智荡然无存,然而多年被训练出的依赖和服从,令他无意识的顺了口气,勉强发出了声音。太宰奖赏般给了他一个吻,紧接着不断地用更加激烈的动作,挤压着芥川的身体发出不成调的音节。

身体中陌生的快感无止境的翻涌,情欲如同湮灭天地的巨浪,卷起他抛向高空,在一瞬急剧的失重之后,他又被覆入深海,沉没的重压灭顶而至。起伏往复的升腾与坠落,令芥川失去了一切自控,任凭自己如同一叶小舟,在名为太宰治的狂乱天地中翻覆。

记忆中最后残留的,是一道撕破长空的闪电,映出了太宰的脸,清晰地刻着对他的渴望,那种迫切让他有即将被吞噬的错觉。芥川全身一震,迎来了自己的高潮,而后失去了意识。
 


-完-
PR
2016/05/15(Sun) 00:05:28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