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5:28
1
 
接到电话的时候,中原正在咖啡店里排队。前面是一个体型壮硕的高大男人,穿着一身跑步的紧身衣,浑身散发着酸臭的汗味,不顾身后长长的队伍和渐起的骚动,偏要半倚在柜台上和女店员暧昧的搭讪,为了一杯咖啡的点单和那个新来的混血服务员纠缠了快五分钟。
“我马上就到。”他挂掉电话,不耐烦地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强硬的挤上前去,“双份浓咖啡。”
“喂!”比他高出两头多的男人被一下子挤到了一边,愤怒的大喊起来。中原头都没有抬,只是从帽檐底下用眼角扫了他一下,那个男人立刻像被扼住喉咙的鸭子,张着嘴没有再发出声音。
“谢谢。”他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咖啡转身往外走,路过那个男人的时候轻声说,“活着不好吗?”
 
匆忙赶到犯罪现场,他把杯子捏成一团丢在一边的垃圾箱里,弯腰穿过警戒线,往尸体走去。
尾绮正蹲在地上检查,看到他过来,随口抱怨了一句“好慢”,把一个袋子丢给他。
“钱包?”他接过袋子看了一眼,伸手从尾绮的工具箱里揪出一双手套戴上,“叫什么名字?死亡时间?”
“没有证件,回去查指纹吧。”尾绮把温度计从尸体的腹部的取出来看了下,“7个小时……昨晚2点到3点。”
中原正皱着眉翻看钱包里的东西,几张纸币,没有证件和照片,“怎么死的?”他问。
“坠楼,初步判定是自杀。”尾绮放下死者的手,站起来对着一边的助手点头示意可以装袋,“没有外伤,其实……”
“怎么?”中原抬起来,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突然涌上不妙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的,虽然是自杀……”尾绮摘掉手套,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一旦确定了身份,我想你知道会在死者的家中会发现什么。”
“等查到了再说,现在下结论未免太早。”中原抬手压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哼了一声往回走。走到的车边,他回头看了一眼,尸体已经被装进黑色的袋子中,往车上抬,现场还有几个人在搜索证物。他觉得莫名的烦躁,靠着车门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
“太宰……”他摸了摸腰间的枪,狠狠吸了一口。
 
美貌的女法医并没有猜错。半天之后就在死者的家中找到了属于太宰治的指纹,还有他用过的杯子,牙刷,甚至一卷绷带,林林种种,倒是没有找到衣服。显然他和这个自杀的女人同居了一两周,猜测是一两周而不是一两个月,是因为太宰半个月前的同居对象还躺在停尸房的冷柜里,死因当然也是——自杀。上一个死者比较倒霉,挑选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服药,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被野狗啃了两口,脸都不成样子了。
 
会议室里正吵成一团,梶井高声咒骂着太宰有病,既然想死为什么找个地方自己去死,显然对警察队伍里出了一个连环杀手异常不满。作为太宰的弟子,芥川则毫不留情的反击,一边发誓一定会把太宰亲手捉拿归案,一边表示太宰必然深有苦衷。
中原嗤笑了一声,轻声说,“深有苦衷的神经病。”
梦野久作缩成一团坐在他边上,听见他的自语,突然开口:“太宰治已经离开这里了,不会再回来了。”
“废话,他敢回来?回来就是死。”中原从口袋里掏出烟,烦躁的夹在指间,倒是没忘了墙上挂的禁烟标示,“最好一辈子别让我见到他。”
“不是回警局。”梦野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癔症般表情,倒也没比神经病好多少,“我猜他已经越过州界了,昨晚他就走了。”
“你难道……”中原的手抖了一下,烟掉在地上,他匆忙的弯腰捡起来,再抬头时梦野已经往外走去,“喂!”他急忙站起来,梦野回过头,把手指比在唇间,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眯起眼睛笑了笑,一脸无邪。
 
果然在那之后,没有再发生和太宰有关的自杀事件。
一切都恢复了常态,嫌疑人在他们的辖区销声匿迹不见踪影,起先芥川还不停地搜索,但一段时间之后,似乎也放弃了。中原也早把有病的前搭档抛在脑后,现如今犯罪率飙升,警局人力不足,每个人都像连轴转的陀螺忙得脚不沾地。
 
直到某一天,他因睡眠不足眼圈乌黑,脑子也乱的一团糟,端着杯子在桌前翻看疑点重重的死亡报告,随口说了一句:“太宰,你怎么看?”
 
说完之后,中原猛地站起来,差点打翻了手中的咖啡。
外面的人忙成一团,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失态。中原放下文件夹,慌乱的向外走去,径直冲进了梦野办公室。
“中原?”深陷在椅子中的瘦小人形抬起头,对他露出天真的笑容,“你脸上好难看。”
“他会停手吗?”中原双手撑着桌子,紧紧盯着眼前的人。
“你猜呢?”没有指名道姓,梦野似乎一下就知道了对方指的是何人。
“不会。”中原用力按着桌面,加重了语气,“不会停止的,对不对?”
“也不能这么说啦。”梦野把腿蜷到椅子上,抱着膝盖,“如果他死了,一切都会结束。”
“……到死,为止吗?”中原握拳在桌面上捶了一下,摆在旁边的照片啪的一声摊在桌上,他看都没看径直转身往外走。
梦野扶起自己和玩偶的合影,对着他喊:“哎,你要去哪?”
“休假。”
 
五十分钟之后,中原坐在自己的车上抽着烟,驶向国道的入口。
他异常坚决的一次性兑换了自己以前加班攒下的所有假期,把配枪和警徽都锁在了警局的柜子里,踏上了追捕的旅途。
 

-待续-
PR
2016/05/16(Mon) 19:20:06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