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3:13


地牢中阴暗潮湿,太宰百无聊赖的靠坐在墙角,听着房顶不断掉落的水声。

滴答!

滴答!

他在心中不慌不忙的盘算着,扫了下角落里的监视器,计算时间。牢房中充斥着难闻的气味,烧焦的木柴和腐肉的腥臭,太宰却毫不在意,过了片刻他调整了一下姿势,闭上眼,身体愈加放松,睡着了似地,连呼吸都渐渐变得平缓绵长。



不知过了多久,地牢的门一声巨响,被粗暴的推开。

“太宰治!”有人恶狠狠地叫着他的名字,飞快走过来,腰间的冷热兵器碰撞在一起,发出杂乱的声响。
“踩到水了。”他懒散的抬起眼皮,迷迷糊糊的看着对方从腰间拔出手枪,冰冷的金属管对着他的眉心,“呵,看来发生了意外呀?”
“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看不到结果了。”扭曲的五官因为愤怒变得更加丑陋,而对方居然在这张丑陋的脸上挤出一丝得意来,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慢慢曲起,随着一阵狂笑——

血花飞溅。
持枪的男人,表情定格在穷途末路的疯狂中,胸口已经被黑色的尖端穿透。

真是难看。太宰感觉到对方的血溅在自己的脸上,顺着额头流下来,快到进到眼里了。看来要摆脱手铐擦一下脸,这样想着,比他的行动更快,手铐被两道黑光瞬间劈碎,有人冲过来,抓着他的领子,把他从地上用力揪起来。

踩到水洼了,他瞥了一眼对方的鞋,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还踩到血了。
“太宰先生!”虽然用的是敬语,但是语气并不是刚才想要他命的家伙好多少,“怎么回事?”
“这么久没见,对我不应该温柔点吗?”他捏着对方的手腕,把那只用力过度的手带离他的衬衣,摇晃了一下,倚靠着身后墙壁站起来,“芥川,你来做什么?”
“你说我来做什么?”地牢中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对面的黑发青年脸全部罩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但是全身都笼罩在肉眼可见的暴怒气息中。

“你把我的计划都毁了。”血果然还是流到眼睛里去了,太宰抬手用袖口擦擦脸,浮夸的叹了口气,“不过你一直就是这样我行我素,任性到突破天际。”

“任性的是你吧……一句话不说就失踪。”芥川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一声,他的目光在黑暗中阴郁不明,跳动着暗色的火焰。

“我说了要出去几天。”下巴的曲线挺好看,就是越来越瘦,太宰望着对方紧绷的脸,露出一个笑容,“走吧。”

他迈步往外走,擦着对方的肩膀,芥川似乎毫无知觉,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站在原地。

“哎?怎么了。”太宰回身抓住他的手腕,往外扯。
芥川被他带得踉跄了两步,而后立刻甩脱了他的手,快步超过了他。
太宰望着前面飞扬起的黑色衣摆,明明是收割生命的凶兽,抖动的幅度却仿佛脆弱的蝶翼,让人有轻易就可以撕碎的错觉。

沿着台阶走出来,意料之内的一片狼藉。
空气中充斥着惊人的血腥气,还有排泄物的臭味,零乱的残肢和四散的内脏,显示出动手之人的暴躁和焦急。
“啧,你真是粗暴。”太宰看了看四周,对匆忙走在自己前面的瘦弱背影说,“弄成这样可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本来还想要找一找……”
“谁让你什么都不说。”芥川的脚步顿了一下,回过头,“这就是我的方式,不喜欢的话下次早点告诉我。”
太宰挑了一下眉,似乎对这样的反驳有些意外,而后立刻露出了然的笑,“原来是叛逆期到了,我还以为过完了。”
芥川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往外走。

“这么淘气可不行。”猝不及防,手臂被用力扭曲,压向后背,而后他被迫转过身,太宰仗着身高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叛逆期的孩子要好好的接受教育呢。”

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太宰的脸一点一点逼近,他们站在一堆马赛克般的肉块中间接吻了。

毫无情调。
和所有旖旎的单词都不沾边。

死亡和污秽充斥四周,可这一切都让他血脉沸腾。他用力咬着太宰探进来的舌头,听到对方发出一声闷哼,别在身后的手臂被报复性的反扼了一下,他被迫向后仰起身,腰被压折到快要失去平衡的角度。太宰从容的一颗颗舔抵他的牙齿,然后卷着他的舌头,带领他和自己一同起舞。

呼吸中充斥着太宰的味道,和肢体上粗暴动作截然相反的轻缓的吻,这种亲昵的接触,令芥川从脚底窜起难以抗拒的酥麻。

片刻之后,太宰放开了他。
芥川踉跄的退了一步,抬手抹了一下嘴边的唾液。

看到他的动作,太宰饶有兴味的勾了下嘴角,而后四下扫了一圈,上前再次抓住了芥川的手臂。芥川没有反抗,任他拖拽着自己往角落里的一扇门大步走去,沉默的看着太宰拧了一下把手,然后抬脚直接踹开门。

门后是个逼仄的杂物间。

“这里有什么?”芥川皱着眉,站在房间中间。
“你猜。”太宰抬了一下快要掉了的门,把它装了回去,回身对芥川笑了一下,“很简单,有你——有我。”

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而后他已经被压在墙上,太宰贴着他的后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皮肤上潮湿滑腻的碰触,令他全身紧绷,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想要反击的冲动,芥川扭动了一下,企图躲避。

“太宰先生,不要这样——”他说,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轻颤,尾音在太宰再一次的动作中上扬,让一次艰难的拒绝,变成了欲拒还迎的邀约。

“不要这样?那你喜欢哪样?”太宰笑着撩起他的外套,顺着衬衣的下摆,把手探了进去。青年的身体异常瘦弱,可太宰知道,长年的严酷训练令他衣服之下都是紧致的肌肉,腰部的曲线优美异常,仿佛可以轻易被折断般的纤细。低下头在他的后颈处轻轻的啃咬,衬衣轻轻一扯就被褪到了肩膀之下,裸露出的肌肤在幽暗的房间中泛着莹白的光,令人目眩神迷,仿佛从污秽中开放的纤细花枝,让人想去摧残折断。

芥川紧紧的咬着嘴唇,脸贴着冰冷的墙壁,这种异常顺从的姿态令人更加急切。太宰的手顺着他的后腰滑入了裤子,而后并没有什么抚慰,两根手指直接就插入了身后的入口。干涩的地方被猛地撑开,芥川膝盖发软,几乎要摔在地上,骤来的疼痛令他异常的兴奋起来,在体内翻搅的手指,带来难以抗拒的心理快感。他发出抑制不住轻喘,脸上泛起病态潮红,前段渐渐发硬,颤抖着想要去解开紧绷的裤子,太宰阻止了他的手。

“不用脱。”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耳边,太宰低声的话语中带着笑意。
一声布料的脆响,裤子被直接从后档处撕裂了。

“不要……”芥川呼吸一滞,难以言喻的羞耻情境,太宰已经把欲望抵在了他入口。
“现在说不要可太残忍了。”深吸了一口气,太宰一点点把自己顶了进去,就着紧紧相连的姿势舔弄着他的耳朵,“我知道你喜欢的。”

钝痛令芥川曲起手指,在光滑的墙面上用力的抓着,他无法克制的发出幼兽般的哀嚎,可是这疼痛又带来剧烈的快感,仿佛被一寸寸缓缓撕裂的错觉让他的欲望在几秒钟的时间中堆叠飞涨,当太宰的性器全部没入他的身体时,被完全充满的感觉和剧痛交织在一起,芥川不受控制的全身痉挛,发出一声颤抖的呻吟,喷射而出。

“你还真是……也太快了。”身体软下的来瞬间,太宰揽住了他,趁着他高潮之后的失神与松弛抽插起来,就着自己顶端渗出的液体,进出变得顺畅。随着欲望的高涨,太宰也失去了从容,他压抑着自己的喘息,逐渐加快,用力的顶弄着身下黑发的青年。芥川无力的依附着他的手臂,喉咙中逸出动人的音节,那扇歪斜的门外是一片尸骨组成的死亡盛筵,而造成这一切的噬人的凶兽敛起爪牙任他操弄着最隐秘的部位。这种对比带来的快感异常强烈,仿佛海上骤起的飓风,席卷着一切。太宰放肆的让自己的情欲无限攀升,失控的心跳狂躁如鼓,即将到达顶端的时候,他猛地把性器完全拔出,而后把芥川翻了过来,架起双腿环在自己的腰上,再一次用里整根插入。

毫无依凭的姿势让芥川的前段再一次飞速胀痛,他的双手扣在太宰肩上,抓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面对面的姿势,即使是在昏暗的狭屋中,他也可以分辨出对方的神色,太宰的嘴唇微张着,粗重的呼吸随着抽插的动作喷在他的脸上,被汗水浸透的额发不停的摇晃摆动,棕色的眼中暗潮翻涌,那是和爱意无限接近的另一种欲望,想要把他揉碎毁灭,生吞活吃。

那是无法满足的饥渴,可以吞噬一切的饥渴。

芥川知道自己的眼中也一定是同样的情绪,想要把对方完全吞吃。
这样就可以得到满足,这样就可以再无需满怀着期待等着施舍的温柔,抱着必死的杀意冲入罗网,在最深的黑暗中乞求无法得到的救赎。

他收紧手臂,撑着酸痛的腰,对着太宰的肩膀用力咬上去,狠狠地,直到口中满是血腥。太宰闷哼了一声,把自己的精液射入了他的深处。几乎是同时,他也再一次攀登到顶峰。

芥川松开口,头靠着他的肩膀,轻轻的喘息。太宰理了一下自己湿透的头发,而后把芥川的衣服从臂弯拉了上来,遮住了他赤裸的背。

“怎么样?”摸了摸下面的穴口,太宰沾了满手液体,他看了看似乎并没有明显血迹,“去找个衣服换一下再回去吧。”

“好……”芥川才开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太宰把他揽在怀中,抚摸着他颤抖的背,直到他渐渐平静下来。
“走吧。”他想要挣脱对方的怀抱,自己往外走。
“裤子都破了怎么走,我带你去。”太宰无视他的挣扎,直接把他抱了起来,“你真的好瘦,平时有好好吃饭吗?”
“你刚才发疯的时候可没嫌我瘦。”芥川嗤了一声,不再挣动,“想让我好好吃饭就回来啊。”

所以……你都说了是发疯。

他的手臂间是杀器,是凶兽,也是那个他捡回来的少年,怀着绝望不停追逐着他,乞求着他的回应。在他装模作样的刻薄与疏远中,恸哭哀嚎,这份感情沉重到几乎要黏住他的身体,不知不觉就会把他也拖入其中。

或者他早已泥足深陷。

发疯了吗?太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他怀抱着黑发的青年,稳稳的向外走,一步步走入血雨腥风的修罗地狱。


-完-
PR
2016/05/15(Sun) 00:07:09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