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9:04
完结=。=总之就是完结了哈哈哈哈哎呀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的感觉!

 
K.R. 23:24:21
全文这样结束怎么样?

kk❤ 23:24:32
感觉好有透明感

K.R. 23:24:40
透明感是什么

kk❤ 23:25:01
就是琥珀光泽的感觉

K.R. 23:25:09
那就这么结束吧~


=======于是就完结了========

 ========以下正文=========


9


天色微明的时候,七濑就醒了。
洗过澡吃了早饭,踩着晨光一路慢跑到学校,路上还稍微兜了个圈子。

离上课还有段时间。他站在储物柜前面,从口袋里拿出那张写满了字的训练表,仔细的从头至尾又看了一遍,然后把它藏到了书包的内袋里。

“哎?”叶月从走道跑过,然后又突然停住倒退两步,飞身扑上来,“小遥,周末过得好吗?”

七濑微微侧身,闪过迎面而来的友人。
“就是那样。”他说。

“那样是那样啊?”叶月不放弃地伸手想要搭在他的左肩上,结果又落了空。“小遥?”他瞪大了眼睛一脸委屈的样子。

“去上课。”他关上储物柜往教室走,随着动作,肩上那块存在感超群的创可贴和衣服摩擦着,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

下意识的,七濑伸手按在那里。

“小遥的肩膀怎么了?”叶月跟在他身边小动物一样地绕来绕去。

“没什么。”他收回手,不打算解释。
实际上也根本没办法解释。

等到下午部活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块方形的创可贴。
虽然穿着泳裤的七濑依旧一脸的淡定,但是其他人却有些激动。
几位队友围在他边上,你一句我一句的想要知道他周末发生了什么。

“做饭的时候被油溅到了。”他神色如常地说着谎话。

橘立刻一脸惊吓,伸手就想去探查究竟:“被油溅到这么一大块吗?抹药了吗?很严重吗?那今天还是不要下水了。”

“没有,就一点点。”七濑躲开他的手,又解释了一句,“贴小的不舒服。”

“真的不要紧吗?”橘还是不放心的追问着。

“过两天就会好的。”很确定的语气,阻止了其他人想要再说什么的念头。
或者,七濑根本就没打算继续听别人说的话,飞快的戴上泳镜,跃入池中。

飞溅的水花,像是池面上骤然展开的双翼。

微凉的水温瞬间驱逐了肌肤上被阳光烤的有些难耐地炙热。属于水的力量包围着划入水中的手臂,他双腿打水,从指间切开的细小缝隙中穿过,飞快地向前游去。

转身,蹬壁,快一点,再快一点,加速的感觉,让身体越来越轻盈。
被水波扭曲的光线,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变换着,那瑰丽的蓝色,深深浅浅,像是梦的投影。

七濑睁大了眼睛,然而那片光影中却没有自己所期待的风景。
微有些失望的放慢了速度,他舒展开四肢,随着水流,像鱼一样自在的穿梭。

水流环绕着他的身体,无声地滑过肌肤,像是爱抚与亲吻,如此的有力却又如此轻柔,七濑想到了那个傍晚,他仰面躺在廊下,看到屋檐外透出的天空,映着一抹霞光。恋人葡萄酒色的头发柔软的落在他的脸上,锐利而狭长的赤色双眼全是要溢出来的温柔缱绻。

那时候,松冈吻了他。
那个时候,他也看到了美丽的风景。

像是要寻找什么似地,七濑无意识的游着,向着水中更深更远的地方。
随着手臂抱水的动作,肩膀突然微痛了一下。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地热起来,连带着心跳也凌乱了节奏,几乎要失去控制。

七濑猛地钻出水面,抹了一把脸,茫然地站在泳池中心。

“遥?”刚刚下水的橘立刻飞快的游了过来,“怎么突然停了?”

“没什么。”他摇了摇头,摘下泳镜在水里涮了一下,再一次戴上,“刚才思考了一下人生。”

“遥……”橘不解地想要再追问,七濑却已经重新入水,飞一般地窜了出去。

水和凛,是相连的。
他再一次确认了这个事实。
然后,远远地,把除此之外的世界抛在身后。


******

 
部活结束之后,被叶月拉着一起去据他说是“学校附近新开的一家很好的店”吃饭。

七濑本来想要拒绝的,但是被几个队友说着“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嘛”,“不如一起去热闹一下啊”,虽然觉得麻烦,但还是一起去了。

四个少年吃过饭之后,坐在店里东拉西扯的聊天,互相揭短说着笑话,七濑安静地坐在一边,只有被问到的时候才会回应一句。到了后来,他干脆就拿出课本,自顾自的看起来。就这样一起聊到天快黑了,才散队各自回家。
和橘一起走到分叉的路口,他说了一句明天见,就打算拐弯。

“总觉得,七濑最近好像变得柔和了一些。”橘突然地说。

黑发的少年停下脚步,看着他,神色在渐暗的天色下看起来暧昧不明。
“并没有。”这样说着,七濑似乎再交谈的意思,转身走了。

“这样啊。”橘抓了抓头发,笑着自言自语,“是我的错觉吗?”
他望着七濑独自离开的背影,暗色的头发与衣着渐渐与昏暗的风景融为一体,明明是只身一人,却并不像以往那样孤独。


******


回到家之后,七濑本来打算去洗澡,走到浴室门口,想起了凛给他的计划。
去跑步吧。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完成今天的日常任务。
沿着环海岸的步道,海风吹在身上,一扫夏夜的潮闷,整个人都舒爽起来。
跑到一半,手机短促地响了一下。
七濑停下脚步,用手背摸了一下额上的汗水,拿出手机。

——「遥,做什么呢?」
是松冈的短信。

「跑步。」他想了一下,又加上了一句。「你呢?」

——「哦在锻炼啊,加油,我在学习。」
十几秒之后,对方的短信飞快的回来了。

七濑打了一个“嗯”,又觉得应该再说点什么,却想不出来。
正在他靠在围栏上犹豫着的时候,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荧幕上显示出「松冈凛」的名字。

“凛?”
接通电话,放在耳边。松冈焦急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遥,怎么了?一直不回短信,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在想该怎么回……我不太擅长……”七濑转过身看着大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不想让你觉得我太冷淡,这样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你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我早就知道了。”松冈轻轻的笑了出来,然后笑声越来越大,是久违的爽朗和愉悦。“遥,别勉强,做你自己就好,足够了。”

“嗯。”七濑轻轻的吐了一口气。“那么,再见。”

“哎?遥!”电话的那端的声调立刻因为惊讶而拔高,“别这样,再多聊两句吧。”

“恩,你说吧。”他翘了一下嘴角。

“刚才,我还以为你在洗澡,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你就觉得你是在洗澡。对了,遥是……在为了和我比赛锻炼吗?那你要抓紧时间了,还差得远呢。平时晚上这个时间,我也是去跑步的,不过傍晚出去了一趟,所以现在要抓紧时间学习了。”

他只是偶尔应一两声,对方却可以自顾自地说下去,并不会觉得他无趣,他也丝毫不感到厌烦。就像是他们初识的时候一样,一个人在说,另一个人在听。

“过不了多久就能和遥比赛了,这么一想就兴奋起来了。”说着说着,松冈的声音渐渐压低了,还带着一点懊恼,“糟糕,书看不下去了,怎么办?”

“啊?”对话毫无预兆地进入了奇怪的环节,七濑也有些无措。

“那个,被我咬的……怎么……样了?”手机里传来松冈含糊的话,零零碎碎不成句子。

“还好。”七濑轻声说,贴着手机的脸似乎也有些发烫了。

松冈似乎捂住了自己的嘴,原本有些急促的呼吸声突然听不见了。
海浪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近在咫尺。他扶在栏杆上,望着海湾尽头突出的一角,灯塔上亮着的灯,打出一束笔直不散的光柱,在海面和天空上下扫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一直,一直。

“今晚的海很美。”七濑对着大海,深深地呼吸,心情似乎慢慢平复下来。

松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有些沙哑的开口说:“遥,可不要被海诱惑了跳下去。”

“不会的。”他这样说着,对着漆黑一片的海面伸出手,张开五指迎着海风,缓缓收紧,“下次我们一起看海吧,凛。”


******


锻炼完回到家,七濑一路脱着衣服,径直走了浴室。
打开龙头放水,他站在浴室里焦急的等待着,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突兀的东西。
浴缸边蓝色海豚,现在和一条的深灰的鲨鱼紧紧挨在一起。
他愣了一下,鲨鱼……

「傍晚出去了一趟」
——是松冈来过了吗?

他下意识地转身向要往外跑,然后在浴室门口停住,慢慢走了回来,拿起了那只鲨鱼。
凛早就已经回去了,怎么可能追的上。

他说不清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懊恼还是欣悦。
松冈是偷偷摸摸的过来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吧,然后发现他不在……
七濑一甩手把鲨鱼和海豚一起丢到水里,跨进浴缸。

他轻轻地用手指拨弄着鲨鱼的尾巴,鲨鱼呲着呀,在水里一翘一翘地飘着,撞上了海豚。两个浮水玩具侧着头碰在一起,随着水面的晃动磨蹭,像是在亲密的嬉戏。

浴室里蒸腾的水汽令他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体温也渐渐升了上来。一向能令他平静下来的水,此时反而成了一切渴望的源头。松冈在水中游泳的样子和眼前小小的鲨鱼在他的脑海中重叠交错,尖利的牙齿,以及肩上的齿痕。他的心躁动不安,没在水中的下半身开始发烫。虽然知道是这个年纪应有的正常反应,但七濑还是有些无措。也许正是因为以前一直顺其自然,从没有自慰过,所以欲望反而来的更加强烈。

七濑蜷缩着身体,坐在浴缸里,试着用手去碰触,生涩的抚慰自己渐渐高涨的欲望。松冈的脸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酒红色的头发顺滑而柔软,五官的轮廓锐利而精致,像是一把温柔的匕首。狭长的眼睛在亲吻的时候会闭上,激动的时候,眼角薄薄的肌肤上会泛起一点红,只要这样眯起眼睛,就显得格外的诱人。

他们相遇,分别,擦身而过。
他们在泳池中竞速,在超市外面争吵,在大雨中接吻。
七濑遥和松冈凛,彼此渴望,像患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高烧,除了在水中,再也找不到安身之所。

七濑低头咬着嘴唇,呼吸越来越急促,随着水面的晃动,欲望与快感相互缠绕,攀升到了顶点。仿佛一颗在宇宙深处爆开的超新星,瞬间盛大的光芒吞没了四周所有的黑暗,他的身体轻轻颤抖,却没有发出声音。

粘稠的白色体液缓缓地漂上来,与纠缠的海豚和鲨鱼沾在一起。
明明童趣可爱的玩具,看起来却色情无比。

高潮的余韵还留在身上。
七濑抬起手臂,明明还是自己的手,却感觉有些陌生。

他变得不像自己了。
是从那个庭院中的傍晚开始,还是从那场突来的大雨。
或者更早,那个冬日所见的眼泪,那个夏天的笑容和风景。



10


松冈从水中钻出来,扶着泳池的边沿大口喘气。
“怎么样?”他抬头,问抱着毛巾站在岸边的似鸟。
“啊……”似鸟像是才回过神来似地,慌慌张张地看手中的计时器,“那个,前辈……”
“算了,心不在焉的。”松冈用力一撑,从泳池中出来,拿过毛巾擦了擦头发和脸。
“前辈……”似鸟看他往更衣室走去,急忙在后面追上去,“对不起,我……”话没说完,就被一条毛巾丢过来的毛巾打断了。
“似鸟,没什么大不了的,走了。”

似鸟愣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沉默的跟在松冈身后。
直到两个人换好衣服,回到寝室。

松冈翘着腿坐在椅子上,一脸不痛快地把玩手机。
似鸟坐在另一张椅子上偷偷地看,想要说点什么,又觉得不太合适。换了好几个坐姿,终于还是转向松冈,开口问道:“松冈前辈,这个周末回家吗?”
“不回。”松冈看都没看他,随口答道。
“那,不约会吗?”空气一下子凝固了似地,似鸟咽了一下口水,“学长的女朋友是外校的吧,平时都不能见面,周末不……”
“不用。”松冈瞟了他一眼,脸色更不好看了。
“哎,可是前辈……”似鸟紧张地把手攥在腿上,顶着低气压艰难地开口,“这几天都没看到前辈给她打电话。”
“不是我的问题,是他……她没有约我。”松冈把手机往桌子上一甩,身体向后靠去,“这几天她不是也没给我打电话吗?”
“可是,对方是女孩子呀……前辈应该主动一点的。”
“你说得好像很有经验似地,我不打算主动跟她联系了。”松冈皱着眉瞪了他一眼,站起身往门外走,“我去跑步了。”走到门口,又停下来,回身一步拿起手机。

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他满脑子都是七濑的事情。可是却不知道七濑是怎么想的。

“我不联系你,你可以联系我啊。”
“我都去找了你那么多次了,你是不是也可以主动来找我一次?”
“我也希望你整天想的都是我,想到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这些话在他心里想了无数次,但是说不出来。
对着七濑平静的脸,这些近似于无理取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想要你表现得对我多在乎一些……我想要的更多,想要付出的更多。

“在那之前,在我为了你做出更多的傻事之前,让我冷静一下。”
他对自己一遍一遍地这样说。可是,他其实根本冷静不下来。
七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在想他的事情。此时此刻,是一个人还是和谁在一起,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又露出了什么表情。

仅仅是每天早安和好梦的问候短信,又怎么能满足他。
他想要知道更多,每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上课。游泳,洗澡,内裤和袜子的颜色,每一件事情。

“在你主动约我之前,我们还是不见面了。”
他这样对着夜空说,一样的月色,是不是也落在七濑的眼睛里。


******


训练暂停休息的时候,大家坐在泳池边上聊天。
七濑一直若有所思的表情,沉默无言。

“小遥怎么想的呢?”叶月突然凑过来,拍他的肩。
七濑看了他一眼,问道:“恋人之间,应该怎么相处呢?”

“哎?”叶月晃了一下,差点掉进泳池里面,“不是这个啊!刚才在说周末去买东西的事情呢,不是要去集训吗?”一大串话说完之后,他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愣了几秒钟,站起来叫道:“小遥有女朋友了?”
“不是。”七濑摇了摇头。

“小遥,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啊?”橘也惊讶极了,一副噩梦初醒的呆滞表情,“明明都没有看到你和女孩子来往的,居然偷偷交了女朋友。”
“不是女朋友。”七濑淡淡地说,神色中却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羞赧,“只是随便问问。”
“遥有喜欢的人了?”橘迟疑的问,“是我们学校的吗?”
“恩。”七濑微微点头,然后又摇头。
在同伴们追问之前,他再一次施展了水遁。

七濑不想回答的问题,谁也没办法从他嘴里问出来。
看到他这种蚌壳一样的态度,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转移了话题。
关于怎么去集训和都要准备什么东西的问题,一直到部活结束,还在热烈的讨论中。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先去买东西吧!”小姑娘很有气势的拍了板,然后宣布解散回家。
小伙伴们纷纷背着包准备撤退,七濑却站着没有动。
“小遥,怎么了?”叶月往前走了两步,回过头瞪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江,明天……”七濑的目光可疑地游移了一下,“凛不回家吗?”
“哎?”少女像是吓了一跳,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歪着头笑起来,“原来遥前辈是在想我哥哥的事情啊,哥哥这周不回来啦。妈妈给他打电话问过,说是学校有事情。”
江无奈的摊开手,叹了口气。
“不过,如果遥前辈给哥哥打电话说想要见他的话,一定没问题吧。”这样说着,她又露出了笑容,像是很开心似地,带着点期待望着遥。
“恩。”七濑意义不明的应了一声,接着说,“我只是随便问问。”
然后,他看了一眼站在边上一言不发的橘,微微扬了一下下巴,头也不回的走了。
橘愣了一下,拉着叶月追了上去。

******

松冈来偷偷送过鲨鱼的第二天早上,他打开冰箱要做饭的时候,发现里面放着的青花鱼多了两条,放水果的格子里,还有两个苹果。
那天松冈大概是想要来找他一起吃饭,但是两个人却错过了。

平时每天都会在家的他,那一天和朋友们一起在外面吃的饭。
但是松冈也并没有联络他,而是留下东西之后悄悄地走了。

晚上两个人通话,也并没有提到这件事情。
之后,松冈就没有再给他打过电话,只是早晚简单的问候短信,也没有再多谈一些彼此的事情。或者说,松冈不再主动讲的那些事,他也没有主动去问。
两个人虽然还维持着恋人的关系,但是彼此之间的联系像是莫名的降温了。
明明见面就会热烈的亲吻拥抱甚至想要更进一步,却在分别之后又有了退缩的感觉。

七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就像他明明很想对松冈说,谢谢你给我的礼物和带来的鱼,下次我们一次吃吧。但是却连电话都没有打过。

是自己的缘故吗?他也这样想过。是不是松冈来的时候自己不在家,所以有点不高兴呢?可是那天晚上打来的电话,两个人交谈的很好。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他不明白。
虽然知道现在的状况有点不对劲,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松冈是生气了,所以才不和他多做交流了吗,七濑这样想着,却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对方,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就这样将就的度日。
他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那个紫发的少年,不用刻意去想,只要稍一疏忽,吃饭的时候,上课的时候,洗澡的时候,游泳的时候,甚至睡觉的时候,根本就挡不住凛的眉眼。
思念,像是一朵悄悄开在他心的花。
那若有若无的气息,淡淡的,总是萦绕在他身边。

七濑也有在课间的时候,听到同班的女孩子在一起聊天。
“恨不得整天黏在一起。”什么的。
——一整天想着他,想要在一起。
他依稀感觉到这就是恋爱的状态,却又有些害怕。

变得不像自己了,这种认知令他陌生,想要退缩。
想要和凛在一起,这样的念头又让他想要更进一步。

他还是,想要更多了解凛一点。

******

第二日一早,七濑收拾好到车站的时候,几个同伴已经在有说有笑的等着他。
一路平安无事,到了超市之后,大家决定自由活动,准备各自需要的东西。

然后不知怎么,就自动分成了三组。
一向独立的江妹妹当然单独行动。
叶月兴致勃勃的拉着龙崎乱逛去了。

“遥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吗?”橘笑眯眯的推着购物车,站在他边上,“既然出来了,就再顺便买一些家里日用的?”
“嗯。”他点点头,在心里盘算着,油盐酱醋洗涤卫浴一样一样默默点着名,“洗衣粉,牙膏,还有盐。”
“好,我记得盐在那边吧。”橘走在前面,“正好我家里也有些要补充的东西。”
“恩,去拿吧。”他跟在后面,无意识地左右看着。
“遥。”橘指了指买零食的货架,“要不要去那边挑一点吃的东西?等下我去找你。”
“好。”扫了一眼,他对着橘点了点头,往五颜六色的小食区走去。

正站在几种品牌的鱼片面前犹豫的时候,七濑突然察觉到什么,心里像是突然被绵软的羽毛扫了一下。他下意识地飞快转头,往左边看过去。
松冈正站在过道上,紧紧地盯着他。
紫发的少年站的笔直,神情却有些疲惫,像是一棵独立在悬崖的树,让人为之揪心。

“凛……”他轻轻喊了一声,想要走过去打招呼,松冈已经走了过来。
“是你啊,真巧。”松冈皱着眉,眼神一直黏在他的脸上,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不悦更像是失望,“出来买东西吗?”
“是的,和真琴他们一起。”七濑试图让自己露出一点笑容,又补了一句,“你呢?”
“我也是来买东西的,和这家伙。”松冈往后指了指,似鸟正推着购物车拐过来。
“啊,是……七濑前辈。”娃娃头的可爱少年突然被点到,吓了一跳,匆忙地鞠躬,“我是似鸟爱一郎,是松冈前辈的室友,我们要去……”
“哪来那么多话。”松冈抬手在似鸟的脑袋上拍了一下,然后伸手从他对面的货架上拿了一瓶饮料,丢到购物车里,“快点走了,还有好多东西要买呢。”

快走到货架的尽头,就要拐弯的时候,松冈回过头,望着七濑。
七濑正在犹豫着想要追过去,松冈却迅速地对他摆了一下手。
“比赛见,遥。”松冈这样说着,并没有等他回答就走了。

“比赛见。”七濑对着空气无声的说。
然后他看着对面的货架,犹豫了一会儿,伸出了手。

居家好少年橘推着半车日常家用品来找七濑的时候,黑发的少年正抱着饮料等他,然后一脸认真地样子把四瓶饮料放到了车里。
“遥,你从来不喝这个的吧?没拿错吗?”橘一脸的困惑,怀疑面前的友人是不是被掉包了。

“放在家里备用的。”七濑摇了摇头,这样解释着,又去拿自己惯常喜欢吃的鱼片和糖果。

“说不定以后会用得上。”
他低声补充了一句,声音小到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清。



11



在那个梦中,他在街道上奔跑,与无数人擦肩,干渴难耐,不能呼吸。忘了要找什么,苦寻不到,茫然地站在十字路口。然后,他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过头,松冈就站在他的面前,酒红色的眼睛里暗潮汹涌。

我就是你的水。松冈这样说。
他把自己的唇慢慢地凑上去。

七濑从梦中醒来时,天色微明。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伸手去摸自己的嘴唇,依稀还残留着梦中的感觉,被松冈的尖牙咬过的疼痛。

“谁见过会咬人的水啊。”他嘟囔着抱怨了一句,起身换上泳裤,带着手机,向大门走去。
路过浴室的时候七濑犹豫着停住脚步,看了看放和海豚摆在一起的那条小鲨鱼,最后还是出门往海边去了。

时间正处在凌晨和清晨的交接点,小镇安静极了。
通向海边,一直往下延伸的台阶,屋檐下地面凹陷处的一小滩积水,石缝里开出的细弱小花,蹲在路边悄悄舔毛的小猫,天空渐渐铺开的淡蓝色,美好的甚至让人感到一瞬间的陌生。
七濑光着脚,走下长长的阶梯,走过连接的小路,走上沙滩,他渐渐的开始跑起来,越跑越快,笔直地,跑向大海。

微凉的海水,带着咸腥的味道,瞬间就扑向了他的身体。
海面上空无一物,粼粼的水光像是另一个故乡在对他招手,波涛的声响是一首恒古不变的交响乐,每一个音节都不停地击打着他的心。
水的力量包围着他,想要推着他前进,又像是在阻止他深入。
七濑在波浪中摇晃了一下,站在海中。
将要没过胸了,他缓缓地往后退了几步,甩掉手上溅上的水,拨通了凛的电话。

“谁啊……”铃声响了很久才接通,松冈的声音全是睡意,含混中带着不满。
“凛。”七濑说完之后,就听见电话那边的一声惊呼,然后手忙脚乱的杂音,紧接着一声巨大的声响,似乎电话掉到了地上。

“凛?”他有些好笑地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似乎是室友的询问和松冈在说“没事”,然后就是关门声。

“遥,抱歉,起床太着急手机掉了……”比起刚才似乎清醒多了,松冈稍微解释了一下,“我到走廊了。”
“嗯。”他应了一声表示理解。
“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比起他的镇定,松冈有些焦急。
“凛,我想见你。”七濑望着海面轻声说,手机的另一端却没有回应。他怕是自己的声音被海浪盖过,又提高音量再说了一遍,“我想见你。”

“遥……什么?”松冈的反应很迟,紧接着就开始一连串的飞快发问,“你在哪里?遥,你到我们学校来了?在哪里?”
“怎么可能……”他理所当然的说,然后把手机朝着大海的方向展示了两秒,“我在海里,你没听到海浪的声音吗?”

“啊?海里!这个时候你在海里做什么?!”松冈提高了音调,单是发音中的细微抖动就可以感觉到他的紧张。
“浴缸太小了。”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出门时的想法,又补充了一句,“水不够多。”
“不要因为这种理由就天不亮地跑到海里去!”对方似乎很是生气,又有些无奈,说完之后还叹了一口气。

“天已经亮了。”七濑停顿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让海水的气息填满了自己的身体,“还有,别打断我,让我好好把话说完。”
“好……”松冈答应之后,便不再说话。

“我想见你。”他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努力让自己的心意和意志都能清晰的表达出来,“但是也想要好好和你比赛,每次见到你,对你的感觉都更进一步,连游泳的时候都在想着凛,这样根本没办法好好准备。我想要做一个合格的对手,让自己也想要让凛觉得满意的对手,所以从现在到比赛结束为止,我都不会去见你。”七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长的话,也从没如此清晰地把自己的心情说给别人听,但是被海水包围着,他感到异常的安宁与镇定,“凛,我想和你看夕阳,还想要做青花鱼一起吃,想和你一起游泳,想要更多了解你一些。比赛结束之后,我们去约会吧。”

他的心里仿佛有一个杯子,盛着对松冈的感情,一日一日,一年一年,点点滴滴的累积着,到了今天终于挣破了液体表面的张力,无法阻挡地满溢。
那些想要说的话,从没说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话,自然而然地就说了出来。

“遥……”松冈低低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凛。”海浪的声音充斥着他的耳朵,但是手机里传来的被压抑的轻声抽泣却异常的清晰,“你在哭。”
“没有。”松冈飞快地否认,但是声音却在发抖。

“你哭了。”七濑声音也有些不稳了,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沾了一点海水拍在自己快要烧起来的脸颊上,“我应该说不要哭,但是……我很高兴,你是为我哭的。”

松冈有几秒没有说话,之后突然笑了起来,“你以前不会说这样的话。我一直希望遥能够为了我改变一些,但是这样好像又变得太惊人了。”

“被我感动了吗?”听着电话那端逐渐轻松起来的语气,他也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多少有一点吧。”松冈似乎早已把自己刚刚才哭过的事实抛诸脑后,用不以为然口气回答了他,然后问道,“那么从现在到比赛,都不见面吗?”
“恩。”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他还是点点头。
“好,那么就把彼此当做对手,好好的努力吧。”
“恩,再见,凛。”
“比赛见,遥。”

切断通话之后,他望着海天交接出明亮的线条,海面从那里开始一直延伸到他的面前,变成小小的波浪,不断地拍打着他的腰肋。
七濑伸开双臂,深深地呼吸。

心里被堵住的那些东西全都消失不见了,满满地只有现在拥有的恋情,就像是眼前的这片海,充满了无穷尽的未止和不可预料的风浪,却依然让他觉得安宁与快乐,想要投入其中。


12


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七濑刚把饭菜端上桌,解开围裙,准备正坐下吃饭。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时钟,然后往门口走去。

“遥。”打开门,紫发的少年拎着一个巨大的纸袋站在门口。
“凛……怎么来了?”七濑的手扶在门把上,“说好不见了的。”
“因为,遥早上的电话……”松冈有些局促的别过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今天早上接了电话之后,他在楼道里站了好久才回屋。
虽然离起床还有一段时间,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他就那么抓着手机坐在床边,七濑的话一遍一遍地在他的脑子里像卡带一样地不停回放。之后,一整天都神情恍惚。
没办法做事,上课时也如在云端,游泳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岸的,全凭着本能与习惯,才能顺利度过这一天。直到似鸟走过来问他怎么了,说“前辈像是整个人都不在这里的感觉”,他才如梦初醒地丢下一句“明早回来,帮我请假。”就匆忙地跑了出来。

那个开关被打开了,只有见到遥,才能关上。
在那之前,他都无法再控制自己的心了。

“遥说想要见我,还说要一起……”松冈拎着纸袋的手紧紧攥着,关节有些泛白,“你说了这种话,我怎么还能忍得住。那个约定,还是从明天再开始算吧。”
“所以是……”我的责任吗?似乎是被传染了,七濑的脸也开始发热,“我正要吃饭,你吃过了吗?”
“没有。”松冈站在门口没有动,“我去找地方吃一点再来找你吧。”
“进来吧,够吃。”他不自然地侧过身,把松冈拽进来。
“不用勉强,我出去吃也可以。”被他不容拒绝地抓着衣袖往里拉,松冈两只脚互相蹭掉鞋子,慌忙地解释着,“本来想要打个招呼的,但又怕你说不要来了……”
“我做了你的饭。”他把松冈按到桌边坐下,然后又拿了一副碗筷摆好。“我想,你或许会来。”七濑说话的声音很轻,不仅是脸,连脖子和耳朵都有些翻红了,但是他依然直视着松冈。

“如果我没有来呢……”松冈像是要躲避这种视线似地歪过头,但是很快又转回来,与他对视,“我要是没有来,遥会觉得失望吗?想要我来的话,为什么不说呢?”
“如果是凛,一定会来的。我就是这么想的。”蓝色的眼睛毫不转移,那种笃定的自信和温柔的期望交织在一起,坦荡地惊人,“如果是凛,就算我不说也……”
松冈撑起上身,越过桌面,伸手揽过他的头,吻上了他的嘴唇。
良久,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唇齿间都沾满了对方的唾液,扯出细细的银丝。
“我……”不知道这种该说些什么,松冈脸上红的快要滴血。
“吃饭。”他拿起筷子,声音有些不稳,“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


吃过饭天还有些微亮,七濑拉着松冈一起去看海。
从小开始就已经看了无数次,这片海也从来都是这样,似乎一点变化都没有。
两个人都脱了鞋,在沙滩上并肩,慢慢地走着。

“可惜太阳已经不见了。”松冈看着远处海面弥漫过来的夜色,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不到夕阳了。”
“嗯,可以看海。”七濑把脚在沙滩上蹭了几下,整只脚都埋到沙子里面去,“还是海比较好看。”
“不,还是你比较好看。”松冈侧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少年,总是垂在额前的头发被海风吹开了,露出安静的眉眼。
“……是吗?”七濑依然望着海的方向,已经变成了深蓝色的海面渐渐起了风浪,映在他蓝色的眼睛里,波澜涌动,“回去吧。”

他转过身,背对着大海,握住了松冈的手。

两个人在已经变得黯淡的天色中慢慢地走回去。
拉着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


洗过澡,七濑坐在床边看书。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松冈从浴室开门出来,脚步声却不是往这边,而是径直去了客厅。
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凛,怎么了?”他放下书,喊了一声,正准备过去看看,就听到松冈跑过来的声音。
“遥……”松冈抱着那个巨大的纸袋站在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是什么?”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想知道这袋子里是什么东西了。
“枕头。”松冈有些局促地从里面掏出一个枕头来,“那个,上周去超市,看到我习惯的牌子在打折就顺便买了……”
“难怪上次你那么早就醒了。”他恍悟,忍不住勾了一下嘴角,把那个枕头接过来,和自己的并排摆在床上,“稍微有点挤,不过还好。”
“嗯,也不是,就是……”松冈还想要解释两句,七濑却已经躺在床上,拍了拍自己身侧的空位,招呼他过来睡觉了。

关了灯,两个人的呼吸在昏暗的房间中交织在一起。

“睡不着……”松冈低声说。
“要做吗?”七濑也放低了声音问。
“这种事情别这样直接说出来啊……”差一点喊出来,松冈觉得自己不仅是受到了惊吓,简直是被恐吓了。
“之间不是都几乎要做了吗?”想到两个人之前的进展,他有些困惑。
“但那时候是顺其自然的,做什么的本来就要有气氛才行啊。”松冈无奈的解释道,把七濑揽到怀里,虽然在暗中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可以想象得出黑发的少年瞪着眼睛一脸平静且无辜的表情。
“凛,觉得我……不解风情吗?”他把头埋在松冈的脖颈处,轻声问。
“你自己也知道啊。”松冈叹了一口气。
“可是你喜欢这样的我吧。”七濑的声音听起来闷闷地。
“嗯。”松冈应了一声,环抱着他的手又更用力了。
“我也喜欢你。”抿了一下嘴唇,他把松冈撑开了一点,露出脸来,“快喘不过气了……来做吧。”
恋人说话时的气息吐在脸上,带着温热。
松冈整个人都呆滞了,好几秒之后反应过来。“……不行。来的时候太着急了,没有准备。”
“准备?”他推开松冈坐起身,茫然不解。
“润滑什么的……”松冈也跟着坐起来,磕磕绊绊地解释,“而且做了的话……明天就不能训练了……睡吧。”
“松冈很有经验吗?”七濑在黑暗中的一动不动地坐着。
“没有……”明知道对方看不到,松冈还是有点尴尬地别过脸,“我没有经验。”
七濑没有说话,起身下床,打开了台灯。

一瞬间的光亮让两人都不自觉地眯起眼睛。
等到松冈渐渐适应了之后,七濑已经凑了过来。

黑发的少年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像蝴蝶振飞的翅,在下眼睑上扫下一片阴影。
松冈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无论有多少阻止的理由,在这种时候,他也无暇顾及了。

两个人的呼吸交换,身体的热度瞬间把理智燃烧殆尽。
手指从耳廓一直往下,肩颈优美的曲线,胸前到后腰,肌肤细腻而光滑的触感胜过他所感受过的所有。七濑半跪在床上,拉扯他的裤子,明明都紧张的发抖了,却依然顽固地想要回应他。恋人勉力而为的样子,反而让他更加的渴望起来,不断深入的亲吻,唇齿间的掠夺,根本无法满足心中的渴求。他焦躁地直接将七濑压倒在床上,手指飞快地挑开睡裤的结扣,沿着漂亮的人鱼线抚摸进去。

七濑的意志逐渐模糊,要害被人摆弄的感觉太过刺激,他茫然地睁开眼睛,双手紧紧地抓着松冈的手臂,蓝色的眼睛里水波滟潋,像是梦境里的高山湖泊。松冈的手指带着烫人的温度,从大腿的根部,摸索到下腹,环绕住早已高涨的阴茎,指尖褪开堆在顶部下面的皮肉,沿着敏感的冠状沟抚摸。战栗的情欲一直烧到他心里,松冈的嘴唇已经滑到胸口,尖利的牙齿啃咬着胸前的突起,酥麻与微痛一起涌上来,他连呼吸都开始颤抖,忍不住想要躲闪。

欲望像是冰冷的蛇,紧紧地缠绕着两个人,松冈只能不断地索取,才能感觉到温暖与生机。他按住七濑想要逃离的动作,加快了手上摩擦的动作,铃口已经滴滴答答的渗出水来。

快感如同越叠越高的方形积木,紧绷着心弦,仿佛只要再多一点就无法承受,一触即堕。七濑蜷起脚趾,拼命忍耐着就要攀升到顶点的欲望。松冈从他的胸前抬起头来,汗水顺着额角一直流下来,狭长的眼睛危险的眯着,瞳孔里闪着暗哑的光,眼角因为压抑而泛起潮红。那样的眼神盯着他,七濑的心里瞬间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他的身体像是一张拉紧的弓,快感瞬间汹涌而至,淹没了全部的一切。

松冈凑上去,把七濑将要发出的声音吞没在自己的口中。
“遥,我想要你。”他的声音沙哑得吓人。
七濑全身都泛着漂亮的粉红色,沉浸在余韵中轻轻地喘息,听到他的话,下意识的抬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松冈的手沾满了粘腻的白浊体液,顺着囊袋,抚摸过会阴,来到后面的入口处轻轻地画圈按压,试探着进入。七濑感觉到他的动作紧张地想要合起腿,但是又很快放松了身体,缓慢但是坚定地,微微侧过脸,闭上眼睛,屈起膝盖把双腿张开的更大。

身下少年青涩又羞赧的邀请姿态,因为紧张而不停颤抖的眼睫和微微皱起的眉,以及,红的快要滴血的脸颊,松冈觉得自己的欲望涨得发痛,一秒钟也难以再忍受。但他还是咬着牙,小心的增加着手指,不断地试探着那温热的地方每一处的感觉,试图让之后进入能更顺利。手指的旋动与摸索如此清晰,七濑能鲜明地感觉到自己难以启齿的地方正被仔细的开拓,手指数量的增加,进出与深入,甚至松冈还不忘用拇指摩挲他的会阴。刚刚退去的欲望又一次升了起来,从被抚摸与插入的地方,两个人身体相触的肌肤,以及松冈滴落在他身上汗水。
明明才刚发泄过,卷土重来欲望的却更加激烈。
两个人的呼吸都错乱不堪,对于彼此来说都一样难熬。

七濑望着松冈的眼睛,那葡萄酒一样的紫红,已经变成近似血色,压抑着的渴求从瞳孔中无法遮拦地倾泻出来。他伸出手,抓住松冈的肩膀。“够了。”
身体被坚硬而滚烫的缓缓进入,随之而来是延绵的钝痛,被填满的陌生感觉令他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遥……”松冈停住了动作,维持着彼此相连的姿势,望着七濑的脸,“发出这样的声音……差点忍不住了。”他喘息着,俯下身贴近,两个人溺水般深深地吻在一起。

之后,就是漫卷而来的情潮,身体不断地被进入与填满,敏感的地方被摩擦着,从后面交合处升腾起来陌生快感让他惊慌失措,又难以抗拒的想要更多。七濑紧紧地抓着松冈的肩背,随着律动的节奏摇晃着,像是在狂风暴雨中攀附着大海中一叶小小的浮舟,心中充满了对将要到来的一切的茫然,却又无法放手。

抽插带出的水声与肉体碰撞的脆响充满了整个房间,细碎的呻吟与粗重的喘息,汗水和精液的味道,令人迷乱和沉醉。

再次爆发的时候,全身袭来的无力感和高潮强烈的快感交织在一起,身体中一阵阵涌动着浪潮,他的眼前绽放出一片炫目的蓝色。那是七濑从未见过的动人风景,如同在幽深的海底,看到了直射而下的一缕阳光,不可思议的奇迹。

七濑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松冈的吻落在他的手背上。

轻柔的如同一只蜻蜓,停留在水面。
吐息的热度又仿佛野兽,在碰触昏迷的猎物。

七濑轻轻笑起来,移开自己的手。
“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好。”他低声说。

END
PR
2013/08/14(Wed) 12:20:06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