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8:47
5-8

7


夏虫的鸣唱声拖得悠长,在夜晚听起来格外清脆响亮。
似鸟在上铺睡得很熟,甚至发出了小猫一样的轻微呼噜声。
松冈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难眠,一个人安静下来之后,七濑的脸就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或许是因为独处时的感觉分外难耐,他愈发不能控制自己的心。
手机被反复按着,屏幕明明灭灭,仿佛心中跳动的火焰,终究还是无法扑灭。
写下长长的话,又被删除了,最后还是简单的打上了“晚安”。手指在发送的位置停留了好久,还是按了下去。

——「遥,晚安」

——「凛,晚安。」

很快,屏幕就又亮了起来。
松冈看到简单地回答,想象着七濑的木着一张脸回复的样子,突然忍不住想要听他说话的声音,想要问他许多许多话。

手一抖,电话就拨了出去。

他紧张地从床上坐起来,把手机贴到耳边,思索着该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听筒里却传来了占线的忙音——七濑在打电话吗?刚刚回过他的短信,就又在和什么人通话了?
松冈用力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几分钟之后,他又睁开眼睛,看着上铺的床板。

果然还是,睡不着。
明明是决定不再想了,手机却一直都没有放下,他犹豫着再次拨了过去。
这次出乎意料,竟然很快就通了。

“凛?”七濑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些不一样,比平日里要更柔和一些。
“恩,遥。你还没睡吗?”松冈再次慌张起来,匆忙应了一声。
“正准备睡觉。”
“那个,刚才……你在和谁打电话吗?”察觉到这么问有些突兀,他又解释了一句,“我给你打过没有通。”
电话的那边停了几秒没有出声,而后七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在给你打电话,也没有通。”
“哎!”松冈呆了一下,然后就被巨大的震惊淹没了,他紧紧攥着手机,连声音都变得不平稳起来,“遥刚才也想要和我通话吗?”
“嗯。”七濑低低的应了一声。

鸣虫在窗外不停地叫着,屋子里莫名的热起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电话里传来彼此的呼吸声,在漆黑的夜里,格外撩人。
只要想到七濑也这样躺在床上,贴着手机仔细的听着,急切的欲望就这样在黑暗里骤然升腾。呼吸压抑不住的急促起来,松冈窘迫地想要掩饰,艰难地咳嗽了一下。
“怎么了?”七濑轻声问他,语气还是一样的平静没有起伏。
“我……”他被自己发出的音节中压抑着的情绪吓了一跳,不敢再开口。
“凛?”七濑叫着他的名字,仿佛就紧紧地贴在耳边。
松冈觉得自己的耳朵像是挨着火堆,忽的一下烧起来。
“遥……”他咽了一下口水,深呼吸了几口,终于能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想你。”
“我知道。”七濑没有犹豫就回答了他。
“遥,我睡不着,想听你说话,想要见到你。我很想你。”说出了一句之后,这些话就仿佛被拧开了龙头后流出来的水,顺理成章地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
“我知道,凛。”七濑的声音放得更轻了,“我知道。”他又重复了一次。

——我知道。
遥只是这样平静的回答。
就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以和遥这样好好的说话,得到一个认真地回应。
像做梦似地。他怕自己会醒来。

“遥。”
“恩。”
“谢谢你。”
“恩。”
“睡觉吧。”
“好。”
“遥,晚安。”
“凛,晚安。”


松冈坐在床上,捂着自己的嘴。
他觉得自己的心整个抽紧了,隐隐的痛,几乎无法呼吸。在海外独自一个入眠的孤独的夜晚,他常常会从梦中惊醒,迷茫中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着,仿佛能从空气中触摸到自己过去无忧无虑的时光,与记忆中友人日渐模糊的容颜。那时候他并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是把自己的小心思默默藏在内心深处暗无天日的角落,这是为了保护这份感情,也是为了保护他自己。
然而现在,那深藏的感情不仅迅速的膨胀,而且光明正大得占据了他全部心神,压抑许久之后骤然的释放来得如此凶猛。
克制不了的思念,让心中的悸动变成一种折磨。

他想要见到他。


******


站在泳池边上,七濑整理着泳镜和泳帽。

松冈江对照着训练表,给大家分配任务,点完那三个人的名字之后,说,“对了,我哥哥早上给我发短信,说要回家过周末呢,我可以让他看看训练计划。”她兴高采烈地说着,语气中带着不容错失的得意与自傲,“哥哥很擅长这些事情呢,如果他肯帮忙的话一定就没问题了。”

七濑回头看着松冈江,和凛长得又七分相似的女孩子一脸灿烂的笑容,兴奋地和大家说着,依稀与年幼时友人的脸重叠在一起。
“遥前辈。”松冈江又突然想到七濑,扭头对他说,“今天一定要做准备训练啊……”

女孩子直爽的目光看着他,仿佛记忆中那双不容拒绝的眼睛。他转回身,空荡荡的泳池中,清可见底的蓝色池水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细碎波纹,如同情人锐利又寂寞的眼波,他怎能抵抗得了?

七濑戴上泳镜,一言不发的径自跃入了水中,把不满的呼喊和无奈的抱怨都丢在了身后。
接着一跃之力,身体飞快地向前窜去,水流从被水分开的地方层层的包裹上来,像是在阻挠,却又同时托起了他的身体,一波一波的送着他前进。

就这样,什么都不用想。
他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8


打扫完整个屋子,天还亮着。七濑端着食盆站在庭院里招呼附近游荡的小动物。
呼唤了几声,把盆放在地上,三只小猫就咪呜咪呜地叫着蹭过来,挤在他脚边。

“好吃吗?”他轻声说着,用手去摸猫咪后颈柔软的毛。
然而那只黄白相间的小猫却突然噌的一下跳开,往后退了两步,警惕的望着他身后。

“怎么了?”七濑回过头,看到松冈环抱着手臂站在他身后。“凛,你来了。”

“遥。”看到七濑十分自然地对他点头致意,松冈反而有点不自然起来,“我并不是特地来找你的,只是出来跑步路过这里。”

“抱歉,没听到你敲门的声音。”七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没关系,我就敲了几下。”松冈耳根有点发热,没好意思说自己根本没有敲门,径直就从院子里绕过来打算走后门。

“坐吧。”在门廊上坐下,七濑让他也过来。

“遥……”松冈正从口袋里往外掏什么东西,看到七濑仰着头拍拍身边的招呼他过去,突然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不知道是该说“不用了我马上就走”,还是问“为什么不请我进屋里去”。

“下午刚擦过的。”看他没有动作,七濑摸了一下身边的木板,把手摊开给他看,“你看,很干净。”

“不是这个问题。”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有洁癖的样子么……松冈在他身边坐下,内心默默捂脸。

“那是什么问题?”七濑歪头看了他一眼。

“遥,我虽然是路过,但是也稍微有点事。”他果断的跳过了这个话题,把从口袋里取出来的叠了两折纸递过去,“你看看怎么样。”

“什么东西?”七濑接过来打开,是一张训练表,“是你的吗?抱歉,我不太了解这个。”

“哎?”松冈的眉拧了起来,“这是我给你写的!我那个妹妹,今天上午把你们的训练表给我看了,那个也太业余了吧,我就顺手修改了一下,不然你们这么业余的队伍赢了也没意思。”他顿了一下,把额前滑落的头发拢到耳后,没有看七濑而是盯着院子里地上的尘土,“你和他们的水平不一样,下午我想了想,给你单独做了一份。反正晚上要出来锻炼的,就顺便带过来了。”

“我没用过训练表。”七濑看着那张手写的训练表,表格画的很工整,字迹也十分清晰,稍微有些向右上斜挑,带着点不经意的锋芒。“游泳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事情。”他转头看着松冈,松冈也正挑着眉一脸不爽的样子盯着他,一副“别废话有没有用你都快给本大爷接受啊”的不讲理表情,七濑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说,“我会好好按照这个来的,谢谢你。”

“随便你,就给你参考一下。”看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松冈转过头哼了一声,“我是为了自己,不然像你这种没有好好锻炼过的人,怎么跟我比。”

“凛很在意这些吧,身材什么。”七濑望着身边的人,虽然穿着宽松的T恤,但是他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在脑海中想像出衣服下面的样子,那是见过好几次的,健壮但并不魁梧的身体,比起自己来,肌肉的纹理更加突出和清晰,劲瘦的线条十分美丽。

“说什么呢?”松冈被他盯得不自在地动了动,把一条腿盘上来,换了个坐姿,“我在意的才不是身材,是游泳。”

“那么,凛是因为我游的快,才喜欢的吗?”七濑轻微的停顿了一下,没等他回答,又接着说,“可是再有三年,我就要变成普通人了。”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被黑发的少年气的差点跳起来,松冈愤愤的想要继续说点什么,但是又被他后半句话困扰了,“三年是什么意思?”

“我奶奶说的,十岁神童,十五岁天才,过了二十岁就只是普通人。”七濑半垂着眼帘,看不出表情地重复了一遍奶奶的话。

“我说遥啊,你不仅面部神经有问题,理解能力也有问题吗?”看着他微微睁大的眼睛和脸上要仔细分辨才能认出的诧异神情,松冈有想要扶额的冲动,却终究只是无奈地皱了皱眉,解释说:“你的奶奶应该是想要说,等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就算是普通人,只要格外努力的话,也是有可能追上天才的,所以天才和普通人就没有那么分明的界限了。”

七濑轻轻地啊了一声。“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你看我上次不是就胜过你了吗。”松冈把手凑到嘴边咳了一下,稍微有些不自在的补充道,“虽然这和你这几年都没有好好练习也有点关系,不过再过几年,我一定可以真正的超越你。”他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因为我会比你更加努力,再更加努力。

“嗯,你一定会比我游得快。”七濑肯定说。

“仔细想想,如果过了二十岁还被人称为天才,也挺悲哀的吧。”松冈语气一转,变得轻快起来,“这样的话,出生以后二十年的努力就全都被否定了。”

“嗯。”七濑双手撑着门廊,身体微向后仰,望着天空。

“我本来是为了游得更快才去的澳大利亚,结果还是没有办法……”松冈看着他的侧脸,抿了一下嘴唇,接着说,“遥,没有你,我没办法前进。”

我是为了能追上你才去国外学习游泳的。
我想要了解你的世界,我想要感受你的一切。

七濑偏过头,平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虽然和过去一样的冷淡表情,松冈不知怎么却从那眼神中看出了几分款款的温柔。

夕阳把晚霞铺满了大半个天空,连这个狭长的小院中也微微可以窥见瑰丽的霞光。七濑的脸上映着一层薄红,眼角眉梢都被染上了媚人的云色。松冈微侧着脸偷偷地看他,心中像是有小猫在轻轻的抓挠,那点悄悄撩起来的痒处,不但没有缓解的趋势,反而愈加的难耐。

他凑了过去,吻上了七濑的唇。
突来的袭击让七濑的眼睛骤然睁大,而后又安静地闭上了。
松冈把舌头探进去,辗转地索取着对方口中清爽的味道。延绵的情意在空气中悄悄地扩散,随着唇齿间的温度的飙升,他慢慢的就势欺上去,直到七濑再也支持不住向后倒去,急忙伸出手掌在下面垫了一下。

仰面躺在门廊上,七濑睁开眼,微启的双唇泛着润泽的水光,神色有些微的茫然。
松冈撑着手从上方望着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面清晰地映出自己的影子。

“遥。”他俯下身,贴在对方的耳边,低声地唤着。

“嗯。”七濑轻轻应了一声,环住他。

呼吸一滞,松冈眼中暗红色的光一闪而过,他俯下身急切的寻找对方的温度,牙齿的尖端在他领口露出的肌肤上啃咬,双手不安分地摸索着。被恋人侵略的气息包围着,随着触碰与摩擦,七濑的心跳也逐渐不稳,有些难耐的屈起腿,脚在地板上无意识的磨蹭着。

动情的少年像凶猛的肉食动物,攻城略地。
欲望一旦泛滥开,便无法收拾。

身体紧贴的地方突然震动起来,两个人的动作骤然停止。
松冈抵在七濑的肩上,轻声咒骂着,从裤袋中摸出手机。

“怎么了?”七濑轻轻开口,音节唇齿间吐出来,带着细微的颤音。

“是我妹的短信,说是妈妈快做好饭了。”松冈整个人压在他身上,牙齿在他的肩膀的凹陷处磨蹭。

“凛,你快回吧。”他伸出手推拒,松冈不满地重重咬了一口,颈边刺痛让他忍不住躲闪了一下,“别这样,回去吧。”

松冈没有理会,狠狠地加重了牙齿的力度,尝到了血腥的味道才松开口,伸出舌头在齿痕上舔了舔。“痛吗?”他望着七濑。

七濑摇摇头,伸手抵在他的胸口,心脏的跳动隔着薄薄的衣料传到掌心。
“你痛吗?”

松冈愣了一下,而后便勾起嘴角笑了。
“已经不痛了。”他说完起身,整了一下衣服,用手梳了梳头发。

七濑也坐起来,歪着头拽起衣领把那一圈渗血的牙印盖上。
“你有创口贴吗?”松冈看着他的动作,像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作为,脸上泛了隐晦的红潮,“没有的话,我一会儿买了送过来。”

“家里有。”七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开始赶人,“你快走吧,别让伯母等急了。”
“那我走了。”松冈对他挥了一下手,转身往外走去,“再见。”

“路上小心。”七濑在他身后小声地说了一句。
已经走到转角的松冈听到这句话,回过头,下意识的舔了一下牙齿。

七濑静静地坐在庭院中,一只小猫正悄悄地往他的身边蹭。
少年的神色在渐渐黯淡下来的天色中显得有些模糊,眼睛却明亮极了,像是幽暗深海中神秘的光芒,又仿佛宇宙深处的蓝色惑星。

难以琢磨和揣测,却又无限诱惑。
让人难以抗拒地投入其中,无路可退。
他的爱情,他的未来。艰难、痛苦、冷漠、隐秘,但是却一直在那里。



TBC
PR
2013/08/14(Wed) 12:19:22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