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3:04
傍晚时分,结束训练之后,叶月积极地拿出带来的器具,大家一起架好炉子,在沙滩上烧烤。

虽然昨晚刚刚经历了可怕的风浪,但果然高中男生是那种转眼就会忘掉失败的年纪吧。上午休息了一下之后,下午又都兴致勃勃地投入到训练中,仿佛前晚只是做了一场噩梦,马上就能当做笑话一样提起了。

就连橘,把年幼时的经历说出来之后,也像是放下了包袱一样,白天的时候说了和大家在一起,觉得大海也不是那么可怕。本来还有些担心的,现在看来,很多人生指导之类的总是说要直面恐惧,战胜自我什么的,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

物极必反吗?
与其一直因为害怕而回避,不如彻底去感受一次那种恐怖。

七濑认真的烤着青花鱼,身边几个人吵吵闹闹,他却莫名的想着心事。虽然知道原因,但他却还是不太理解这种心情,或者是因为从小就被人说有点迟钝吧。他把鱼翻了个面,想到了凛的父亲也是在海难中去世的,那个时候见到明明是在哭的,但是后来再相遇的时候,却有那么灿烂的笑容。
  
凛他……没有害怕过吗?
游泳的时候,比赛的时候,似乎从来没有动摇过。
这种坚定的心所燃起的热情,甚至连自己都被感染了,想要追着那种感觉去得更远。

明明是凛拉着自己参加比赛的,但之后又径自跑了。凛走了以后,他一直有些茫然,为了什么游泳的,为了什么比赛的,突然都不太确定了。之后的那个冬日,凛从澳大利亚回来,找到他比赛的时候,他几乎不假思索的就同意了。

就在泳池的边上,凛哭了。
少年的眼泪落在他的心上,他要的,不是这种结果。
他并不是为了胜负才比赛的。
     
飞虫在夜晚追逐着灯火,鱼群在海中跟随着洋流。而他就像一只迷失在深海的海豚,寻找着同伴的声波,以及前进的方向。

那么现在的自己,已经寻找到了吗?当时为之着迷,被诱惑着,想要得到的那些。
七濑出神的看着大海,仿佛能从那片不言不语的深蓝色中得到答案。

“小遥!糟糕,要烤焦了哎!”叶月往这边看了一眼,飞快的冲过来,拿起烤叉,“在发呆吗?还是累了?”

七濑望着自己瞬间变空的手,呆了一下,摇摇头。
“我来吧,小遥去休息一下,来来,先把这些拿去吃。”不容拒接地把一盘烤好的蔬菜和鱼塞到他的手里,叶月又一边说着:“小怜和我一起来烤鱼吧来嘛来嘛!”一边把不太情愿地龙崎拉了过来。

叹了口气,七濑站起来端着盘子走到一边坐下,开始吃东西。
“遥,刚才在想昨晚的事吗?”橘举着一串烤茄子走过来,和他并排坐着。“并不是。”七濑摇了摇头,“我在想凛。”“凛吗?他应该也在努力训练吧。”橘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很快又露出了惯常的笑容,“不知道接下来的比赛能不能赢啊?”

“真琴……你还记得,问过我是不是有女朋友吗。”他望着从沙滩尽头开始延伸的海面,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啊,你是说那次吗?这么说果然是交上了吗?”橘愣了一下,然后像是要掩饰什么似地挠了挠头,哈哈笑了两声,“难怪总觉得最近遥有些不对劲呢,经常露出一副若有所思对的表情,原来是在想人啊。”

“不是女朋友。”七濑停顿了一下,平静的说,“是凛,我和凛在交往了。”

“什么!”橘惊吓的差点把手里的烤串掉到沙滩上,时间似乎短暂的停驻了。

四周的几个人都往这边看过来。叶月对着他们招手,大声的问着怎么了。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甚至更长,橘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他飞快地站起来,对着不远处的朋友们说着没什么,只是手滑了一下,差点把吃的东西掉了。七濑没有说话,安静地拿起一块鱼肉仔细的吃着。 

橘站在他边上,轻声问:“这种事情,就这样说出来好吗?”
“总会知道的。”他的表情依然没有改变,就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啊,还是暂时不告诉他们吧。”橘看了一眼不知因为什么又追打在一起的两个人,虽然七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果然对于别的人来说还是刺激太大了吧。
“你决定吧。”把最后一块鱼吃完,七濑也站起来,将盘子交到橘的手里,“我去走走。”
“遥。”橘出声叫住了他,“你们是认真的吗?”

 七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转向大海的方向。

海面上映着夕阳的余晖,仿佛水面上燃起了一片延绵不断的火,少年蓝色的眼睛里也映着那片撩人的火光,从他的心底涌上来的,水中的火。

是认真的,再认真不过了。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只要看到这样的神情,谁都会明白。
坠入爱河的样子,天才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END

 
与你同行




晚风吹在他的脸上,带着海水的气息,湿润清凉。
这种令人舒畅的感觉,轻易就能让人忘记在那幽深的海底有多少被吞噬的生命。七濑却觉得自己无法平静,在风浪与暴雨中拖着橘上岸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还像是在梦游一样,一切都不真实。

本能的快速反应,与慢半拍的后知后觉。
就那么莽撞地冲进海中,拽着橘在风浪中的挣扎。
当时只有“一定可以”,并没有想到“如果”,过后反而令他愈加的后怕。

如果有一天他也要沉没于未知的世界,再也无法返回,那么一定要好好的道别,好好表达出自己的心意,不留遗憾。这种心情渐渐地膨胀起来,无法抑制地随着呼吸和心跳,充满了整个身体。

想要去见一个人。

心里有一根弦,被反复快速地拨动着,凌乱与急躁的曲调,令人无法平静。
七濑弯着腰站在道路中间,心中陌生的冲动令他无措,就那样冲动地从营地离开,但之后又不知道该去何处。

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直起身望向道路的尽头。

紫发的少年正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夕阳的斜晖落在身上,泛起柔和而明亮的酒红色。

眼睛一点一点的睁大,他动了下嘴唇想要喊对方的名字,却终究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那样站在原地,看着松冈渐渐靠近。修长的四肢和劲瘦的身体,习惯于跑步锻炼的固定节奏带着美妙的韵律,和游泳的时候一样,凛在陆地上运动的样子一样赏心悦目。

等到了近前,他才发现松冈的表情并不愉快。

“遥,你们昨晚怎么回事?”在他开口之前,刚才跑步时明明很从容的人却飞快地发问,言语中是遮不住的焦虑,“早上我跑步路过时,看到你们几个从对面的小岛往这边游,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晚怜偷偷去游泳,下暴雨后……”他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试图比较简单的说明这件事,“真琴去救他,情况不太好。然后我和渚把他们两个救到了小岛上,等到早上天亮了才回来。”

“真琴他又出问题了吗?你是不是一个人就冲过去,这种时候要喊人的吧!”少年理解了他的话之后,一脸震惊地抓住他的衣领,漂亮的眉紧紧地拧着,“昨晚雨很大啊你们在搞什么!我说遥啊,就算你执意要和那群没用的家伙一起混,至少也要有点常识吧,要是你也卷进去怎么办?”

“不会的。”他镇定地否认,然后又解释道,“那时候……没时间想这些。”

“遥,难道你还不知道风浪有多可怕吗!”松冈拽着他领子的手用力到发白,甚至开始有些微微的发抖了,“你怎么可能没想到,你怎么能没想……”

话还没说完,七濑已经伸手抱住了他。

曾经失去过的恐惧与现在所能拥有的庆幸骤然袭来,年幼时是怎样的哭泣与沉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言不发地苦等天明,又是怎样一遍一遍地说服自己,不要被击倒。那时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去回想,然而现在过去的片段却像翻不过去书页,在脑海中来回闪现。松冈觉得自己的心痛地缩成一团,他紧紧地回抱住七濑,力气大地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去,再也无法剔除分离。

拥抱时少年的心跳,真实而有力,每一下都印在他的胸口,落在他的心上。
柔软的黑发贴在他的脸上,呼吸吐在他的耳畔,身上全是香喷喷的烤青花鱼的味道。

“不会再这么做了。”七濑的声音很轻,但却异常清晰地传到他的耳中,“我不想,和你道别。”

松冈没有说话。

被用力地拥抱,全身都被禁锢到发痛,七濑并没有反抗,而是顺从地放松着,比起身体上的感觉,松冈的沉默更让他的心隐隐作痛,难以承受。

小学时看到的那一幕,他和橘都是旁观者,而松冈却是当事人。
对于旁观者都留下了这样的阴影,真正失去了最宝贵的家人的松冈怎么可以毫无畏惧?然而刚才那种惊惧的样子,让他心中那一瞬间闪过的念头明晰起来。

原来松冈他……也是害怕着的吗?

想要说一些安慰的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凛,你也……怕海吗?”

“不怕。”意料之外的,松冈飞快地否认了。

“可是……”七濑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这个话题,松冈已经紧接着说了下去。

“害怕什么的,只有小孩子才有这种资格吧,说到底就是撒娇而已。”松冈把脸埋在他的肩上,语气虽然坚定,但又令人心酸,“我不能怕,因为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啊,我早就不能害怕了。”自己并不怕海,只是怕失去,心里明明清楚地知道,但是长久以来的克制与压抑却让松冈却无法说出来,最终也只是用轻松的语气说,“真琴他看起来很成熟,根本还是个孩子嘛,多少有点羡慕他呢。”

虽然看不到松冈的脸,却能想象出那副勉力故作坚强的样子,一定是抿着嘴唇,皱着眉,紫色的眼睛里闪着不敢流露出的委屈和痛苦吧。

只要想到松冈这副快要哭出来了的表情,七濑就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揪起来。
“你可以对我撒娇啊。”他轻轻的说。

恋人的语气是从未感受过的温柔。像是被突然浸到温热的水中,松冈的心猛然一松,差点要落下泪来。
他别过脸,恶狠狠地说:“才不要。”

“嗯。”七濑应了一声,把手环在他的背上,闭上眼睛,“这样就可以。”

松冈哼了一声,没有开口。
七濑轻轻地笑起来。

“遥,我说你啊……”耳朵泛起可疑的红色,松冈放开他,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一下,半开玩笑半是抱怨地说,“昨晚会那么不冷静,是因为那是真琴吧。你这样会让我有点介意啊,本来你们就一天到晚都在一起了,你还表现得这么……”

“凛,不一样的。”七濑打断了他的话,认真地看着他,“真琴是重要的朋友,我不能失去他。而你我是想要一直在一起的人,我想要得到你。”停顿了一下,七濑的脸上露出了少见的别扭表情,“凛,我对你有欲望。”

被简单粗暴的告白惊呆了,松冈愣了好几秒,而后果断地吻了上去。

热切,渴望,唇齿间交换的唾液与热度,舌头用力的纠缠,探索着彼此口中每一处敏感的地方,牙齿的尖端带来短暂的疼痛反而让身体更加的兴奋,像初次时那样的急不可耐,又像是最后一次般难舍难分。

从心底震颤而出的情感,想要传达给彼此的爱意,仿佛在宇宙中心旋转不停地璀璨银河,壮丽而广大,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绚烂惊人。

分开的时候,呼吸都变得凌乱不堪。
稍微稳定了一下气息,平复了沸腾的热度,他们对视了一下,同时开口。

“要回去了吗?”
“去超市?”

“去超市。”松冈迅速倒戈,对七濑的提议无条件赞同。

天色渐渐地黯淡下来,路上已经亮起了灯火。
两个人并肩在路上慢慢地走着。七濑的手在松冈的耳朵旁边晃了一下,又迅速地收了回去。

“怎么了?”他奇怪地问。
“刚才就有点在意。”七濑稍有些迟疑,还是说了出来,“凛把头发扎起来了,想摸一下。”
松冈一脸纠结的表情,最后还是勉强地说:“你摸吧。”
“很好看。”七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辫子,然后又顺手帮他把漏下来的几缕头发拨到了耳后,“感觉和平时不一样,有点惊喜。”

“在说什么?”他拍掉七濑的手,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你也知道的吧,我们这个年纪正是有精力的时候呢。”
“好吧。”七濑淡淡应了一声,平静地指了指地上,“鞋带开了。”
“什么时候……”他低头看了一下,对七濑说,“遥,你先走吧。”

松冈走到路边,踩着路边的花坛把鞋带仔细地系好,起身正要追赶,却返现七濑正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

“不是让你先走吗?我会追上来的,不用等我。”他有点惊讶,又有些不满,“总是这样,以前也是……。”

“我想和你一起走。”看着他又皱起眉,一副好话不好说的样子,七濑稍微停顿了一下,吐了一口气,接着说,“不是为了等你才停下来的,是想早一点和你一起走才停止的。”

我知道你会追上来,但是哪怕能早一秒钟也好,也想要和你在一起。
现在是这样,以前也是这样。

路灯下七濑的脸,带着不可动摇的坚定与固执,也有淡淡的羞涩和温柔。
湖水一样的眼睛里,有跳动的火,那是映在其中的,属于他的颜色。

松冈的神情渐渐舒展开,勾起嘴角笑了一下,走到七濑身边,拉住了他的手。“不会再让你等了。”

“走吧。”

这样说着,他们在灯光昏黄的小路上并肩走着,渐行渐远,没入黑暗。

相牵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END.

PR
2013/08/15(Thu) 19:32:36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