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02/08)
(11/26)
(09/16)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09/20(Thu) 03:51:40

17 逃亡

六:终极一班
二:出境
零:愁眉苦脸

 

那是个四月。
空中小姐宣布所有的饮料和食物都已耗尽之后,观月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梦。
他乘坐的白色的飞机无法着陆,在半空中盘旋。
天空是异常明亮的蓝色,云朵的形状清晰而优美。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飞机已经稳稳的停在日本的土地上。
他望向舷窗,灰蒙蒙的一片,连太阳都愁眉苦脸的,只有暗淡的一小轮。

切原赤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又变成一个人时候,是他趴在电视前面想要伸手去摸放在一边的薯片。
手在地上捞了几个来回,依然无所收获。
他猛然想起,自己的异国室友两天前就已回到故乡了。
北京的天气好么?东京可是正下着雨呢。他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从下往上看着屏幕。
影碟机兀自转着,电视里的人说着他所不能理解的语言,少年们充斥着热血和暴力的校园生活。
完全是瞎扯嘛……切原心里想着,这片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又翻了一个身。

切原很讨厌送行,呆在原地看着别人的背影,怎么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吧。
观月走的时候,他犹豫了半天,还是去了。
结果他到的最早,站在大厅最醒目的地方发呆。
不断有人冲过来拍他的背,说:“观月……”

据说,两个人如果在一起,就会越来越像……
但他们只是因为在同一所高中,经常一起打打球而已啊,这样也能算?
当丸井也拍着他的肩,扑过来叫“观月”的时候,切原终于红了眼睛。
小海带爆发的瞬间,一群人立刻扑上来拉拉扯扯乱成一团。

等到观月拖着箱子出现的时候,只看到一堆分不清主人的肢体……
他异常阴沉的走过去,按住了其中的一只手臂,说:“切原。”

“啊啊啊啊!你们居然是情侣装!太邪恶了!!”
“恩哼哼,不过是一起买的运动服而已,邪恶的是你思想吧?”
“要走的人居然来的最晚!”
“有的时候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嘛!”
“呐,万一赶不上飞机怎么办呢?”
“我的剧本从来都是完美的,哼哼哼!”

“要出境了……”从战团中爬出来的切原平静的盯着机场的翻滚荧幕。
“不要说出境,搞得我好像是要去逃亡一样……”观月皱了皱眉。
“难道不是吗?”切原看着他,那是在同一家理发店由同一个发型师剪出来的相似的发型,在同一家专卖店买的同一个系列的相同颜色的运动服。
观月的手指绕着头发,丢了一个白眼过去,不屑于回答。
“你明明就是逃走吧?”切原强调了一句,眼睛里是异常坚决的固执。
观月扬起下巴哼了一声,说,“你还是小孩子,我不会喜欢一个小孩子的。”

“我不是小孩子。”
“只有小孩子会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那你也是小孩子。”
“我比你大。”
“才大一点点”
“一点点也是大。”

“你们,再吵就赶不上飞机了。”到底谁才是小孩子啊……

在同一个班级,住同一间宿舍,用同一面镜子。
但是,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老谋深算和毫无心机。
计划周密和热血天真。
怎么会,被认为是同一个人呢?

那次送行之后,他们又见过两次面。

观月愈发清俊,自己则渐渐长得比他高许多了。
照镜子的时候,也觉得看起来像是成熟了些。
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吧……切原迷迷糊糊的想着,观月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呢?

“终极一班?恩哼,我还以为你已经过了看偶像剧的年龄了呢?”头顶上响起轻蔑的清亮声音。
“啊!”切原睁开眼睛,一只脚正用力的蹂躏他的腰。顺着看上去,是他所熟悉的清秀的脸,五官被卷曲的柔软发丝拢着,显得柔和精致。

“你什么时候学会中文了。”那双好看的紫黑色眼睛正颇为不善的盯着屏幕,要不是腰上好疼,他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那是室友的。”秀气的眉皱起来了……切原迅速的补充说明:“是以前的室友的,前几天回中国了。”
“恩哼。”观月意义不明的挑了挑眉,收回了脚。
“已经,毕业了吧?”他爬起来,帮观月把的箱子拖进屋子里。
观月嗯了声,走到桌子边倒水喝。
“那就是不会走了?” 突然就回来了,应该不会再突然就走掉吧?切原从他身后伸出手,环着腰抱住,“我不是小孩子了。”
“明明就还是个小孩子嘛,连门都不知道关好。”腰间的手臂骤然紧了,观月笑起来,轻轻拍了拍他的手,“你总是这样长不大,真让人不放心。”
“我没有……”突然明白了这话的意思,切原睁大了眼睛。
观月转过身,对着他勾起嘴角。

两个人在榻榻米上纠缠到几乎脱力的时候,观月在喘息中望着天花板上摇晃的吊灯,有点眩晕。
究竟是吊灯在摇晃,还是自己在摇晃……
汗水落到眼睛里了,他想抬手去擦,但是切原却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腕不松开。
这小孩子是属螃蟹的吗?
他闭上眼睛,想起自己在飞机上做的那个梦,梦中的白色飞机最后降落在一个狭小的岛屿。
所谓的逃亡,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在吧。




END


这真是又短又废的东西啊= =一个小时搞定的文也不可能有更好的水平了吧,知足的望天
我现在精神和体力双重匮乏,既没有耐心也没有耐力……

PR
2007/04/22(Sun) 20:06:35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風吹來這了=W=
所以我來了~
呼呼ˇ
好久不見了=W=
一切都好嗎XDDD
小風 2007/04/23(Mon)19:25:29 編集
Re:無題
小风>.<你真好~蹭来蹭去~
=。=反正我近期一直就是这个状况啦~
【2007/04/24 09:4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