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2:26

其实我想写个冷笑话

结果一不小心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言情剧- -+

题目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因为这个故事,是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想出来的

就从床头顺手拿了张纸写了几行...

        


 

不二端着两杯红茶走进图书馆的时候,巨大的喧哗声潮水一样涌过来,瞬间让他有自己走进了比赛中的体育馆的错觉。落地的玻璃幕墙前拥了满满的一堆人,挡住了视线,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拨开人群,费力的往处于视线焦点的中心地点移动,果不其然的看到十分钟之前自己坐的那张靠窗桌子已经一片狼藉。
      
观月初正把一本质地优良分量十足的精装书甩到一个男生的脸上,动作优雅的不可思议,说话的声调却带着一点点尖锐的恶毒。
    
“也不去照照自己那张脸,想泡我……”
           
他用鼻子哼了一声,微微挑起下巴,骄傲的像一只孔雀,目光对着围观的众人一扫,看到了正在呈呆滞状态的人群中保护着手中的红茶小心的往前挤的不二,于是满意的伸出一根手指指在了不二的笑容上,“想来泡我,至少也要有这样的水平才行!”
“哎?”不二愣了一下,终于挤到了桌子旁边,在乱七八糟的桌面上找到了片小空地放下了杯子,装模作样的抬手擦擦了额头根本不存在的汗水。“呐,小初说的好象我在泡你一样……”
“坐下,闭嘴。”观月把手中另一本没来得及扔出去的书重重的拍在不二面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继续狠狠地盯着坐在地上的人。
不二听话的在椅子上坐下,一边偷偷的看着观月因为激动而略有些泛红的脸,一边瞟着那个被命中的男生有些扭曲的五官不清的脸,用不经意的口气小声说了一句:
 
“管理员……”
 
众人瞬间作鸟兽散。
包括坐在地上表情可怖的五官不清同学。
 
不二看着一下子跳起来往书架的阴影中飞快消失的背影,站起来把观月扔出去的书捡了回来,笑眯眯的放回到观月的面前,“管理员怎么还没来……”
“你这回说的什么?书库长虫子了?”观月瞥了他一眼,接过书缓缓的坐下。
“不不,我跟那个严肃的大婶说,二楼书架倒了,老头让她去帮忙。”不二开始收拾桌子,“估计现在所有能走动的管理员走在那个书架边上。”
“你居然把书架弄倒了……”观月睁大了眼睛看他,想起几分钟之前确实挺到楼上传来一声巨响。
“不是我,当时我已经走出至少四米远了,它是自己倒的,另外两个是被第一个压倒的。”不二无辜的眨眨眼,笑道,“它为了小初的安全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下次我要在那个书架上贴一张纸,写上‘拯救了爆走的观月君的书架’。”
 
观月的拼命忍住自己把茶泼到那张笑脸上的冲动,慢慢地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手腕因为用力过渡已经开始发抖了。“你不许说话,看书。”随手拿起一本书丢到他的怀里,观月不再理他径自开始复习。
  
不二歪头支着下巴,把书摊开在桌面上,眼睛却盯着观月的侧脸,目光从墨色卷发中露出的耳朵,游移到线条优美的脖子,然后在整整齐齐系着领带的领口徘徊了一会儿,又向上顺着下颚的弧线滑到微抿的嘴唇,当不二的目光定格在落在有一圈浅浅下睫阴影的眼睛时,那双眼睛的主人终于转过来,伸手揪住了他的领子。
    
“不二周助!你老老实实的坐着会死么?”逼近放大的瞳孔中仿佛下一秒就会喷出火来,观月倾斜身体贴近他,动作暧昧语气危险,“既然你这么喜欢看我,要不要我帮你把眼睛挖出来看得彻底一点?” 
“小初,你平时总嫌我审美不正常,以兴趣不合为借口企图抛弃我,现在我好不容易对美有了重新的认识,你又要剥夺我追求美的权力……”不二一脸笑容,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小初是不是其实一直都想对我始乱终弃来着?”
“哼,你尽管放心。”观月松开他的衣服,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如果我打算和你这个混蛋分手,肯定会直接把你的被子从窗户里扔到大街上,才不会那么拐弯抹角。”他转过头看着不二,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口是心非满肚子心眼?”
“呐,小初明明和我差不多吧?”不二在他的笑容中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凑过去,“在看什么书呢?”
“王尔德。”观月合上书给他看封面,之后又打开到刚才看的一页,“上次课,老头不是说他的童话是世界上最纯粹的英语么?”
“这是哪个故事?”不二顺着英文看了两行,轻声的念着,“'Who has dared to wound you?'There were marks on the child's hands, and on the little feet. 'Who had dared to wound you?' cried the giant. 'Tell me and I will take my sword and kill him!'
'No,' said the child, 'These are the wounds of love. '....
          
“巨人的那篇。”观月把书往旁边推了推,方便不二阅读。
“我觉得这个故事好像在说我们两个人一样,selfish。”不二笑着往他身上靠过去,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是啊,你就是那个自私的巨人,既小气又可怕。把自己的花园当宝贝一样看着,结果花都死了,还自以为自己照顾得很好呢。别人动一下就踩到你尾巴了,你也不看看自己到底会不会养。”观月皱了皱眉,躲闪吹在颈侧的热气,“除了仙人掌你还能养活什么?哼,当初……”观月把脸向下略微倾斜,让额前头发挡住眼睛,在上半张脸上形成一块完整的阴影,学着不二当时冷冰冰的声音:
“我弟弟承蒙你照顾了。”
  
“小初真爱记仇,你的心眼大概只有这么大。”不二伸手比了个头发丝大小的缝隙,看到观月很不屑的别开眼,笑笑说,“我不是巨人,我是那个小男孩,初你就像那一棵我不碰就死活也不肯开花的树,以貌取人,即挑剔又任性。”
   
观月转过头,挑着嘴角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抓起搭在自己腰上的手,送到嘴边狠狠地咬了一口,听到不二轻叫了一声。观月得意地抬起头,果然看到了他微有些抽搐的笑脸,“你既然是那个小孩,我就给你留点爱的伤痕,以求完美。”
“初好像小动物一样。”不二的眼中流露出一种特别柔软的情感,对手背上的齿痕毫不在意,只是专注的望着观月的眼睛。
观月愣了一下,略显匆促的别过脸去,像是为了掩饰什么轻哼了一声,“你可要好好感激珍惜……”
“什么?”不二听不清楚最后越来越小的话尾,只看到他发丝间白皙的耳朵渐渐变成粉红色,自己的掌心不知怎么也发热了。
“花啊,你自己说的。”观月嘟囔着,低着头匆匆的整理桌子,“一直等着那个小孩碰触才开的花树,只为他一个人开的花树……”把书摞在一起,观月抱着书起身,声音虽然还是很小,但声调却突然提高了,“你要是敢和那个小男孩一样,上过一次树就再也不出现了……哼,我就让你也去天国的花园玩玩。”
   
“呐,小初。”不二站起来把脸凑到他的近前,两个人的鼻尖几乎就要碰上了,“我会珍惜的。”他的语气很安静,就像是冬天落雪的夜晚那种安静,是那种缓慢的,温柔的落在地上的雪的声音。一边说着,他一边把观月手中的书接到了自己手中。
“啊……”观月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把空出来的手绕上了头发挡住自己的眼睛,“嗯哼,学校东门新开了一家咖啡厅,为了证明你的诚意,中午请客吧。”
“小初,你胃不好,不能只吃点心。”不二很认真地对他说,然后露出一个和平时完全不同的笑容,“下午去那里,中午好好吃饭,走吧。”
  
观月突然有点恍惚,不二的笑容在从玻璃墙洒下来的阳光中变得极度不真实,他的身体还开始不受控制的向后倒……
  
书本落地的声音,叫他名字的声音,匆忙的脚步声,有人拉住了他的手,环住了他的腰。
  
被拥入了一个极温暖的怀抱,似乎听到耳边有人急促的说些什么,令人安心的熟悉气息。
他闭上了眼睛。
     
   

 

-----------故事已经END了.以下都是胡扯=。=-----------    


      

不二抱着迹部送来的花走进病房,插在窗台的花瓶里。
观月坐在床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问,“我什么时候出院?”
      
那天观月在图书馆晕倒,被诊断出来在大脑的血管中间长了一个肿瘤。
之后在迹部推荐的一家医院动了手术。
手术很成功,但是观月失去了有关手术前两个多星期的记忆。
只有头发间的一小块伤疤,证明曾经在他身上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乖乖休息。”不二走到他身边,坐下,握着他的手说,“下星期我们就回家。”
        
下个星期,观月出院的时候,来了一大堆人。迹部找了一辆超级夸张的加长款豪华车,载着他们回到了学校边上小公寓。观月的身体还是不太好,朋友们略微庆祝了一下都就走了。
        
下午买了菜回来,不二推开门,房间里异常安静。
观月正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晒太阳。
不二问,晚饭想吃什么。却没有回答。
叫了一声,小初。
空气中只有自己不稳定的呼吸声,不二听到自己心里什么东西砰的一声炸开。
惶然走近,看到观月毛毯下没有起伏的身体和仿佛被抽干的空乏睡颜。
手中的茶点掉在了地上。
   
      
   
   
       
惊醒。睁开眼睛。
不二捡起掉在地上的笔,依稀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他叫了一声观月的名字,却没有人答应。
梦里的恐慌感突然清晰的涌过身体,他冲到阳台上。
观月的脸有些苍白,闭着眼睛靠在躺椅上,腿上扣着一本书。
不二静静的站了一会儿,弯下腰,帮观月拉了拉滑下胸口的毯子,小心地握住了他微凉的手。
    
观月睁开眼睛,拿起放在身上的书,拍在了不二的脸上。
         
“你个没创意的人,不要写十几本书都用一样的名字好不好,而且……”他眯着眼睛坐起身,“不许再用我的名字编故事。”
“小初,这不是编的,这就是我们的故事。”不二接住自己的新书,揉着鼻尖,用好委屈的口气接着说,“因为小初大病了一场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我想把我们的故事写出给你看。”
“哼,上次你说我是车祸,上上次是从楼梯上被求爱不成的女生推下来,上上上次说我被花盆砸到头,上上上上次……”
“呐呐,看来小初都有很仔细的看我写的书嘛,记得很清楚呢。”不二笑着握住他的手,“其实那些都不重要,小初都忘光了也没关系,只要你记得自己是观月初,我是不二周助就好,反正那两个星期也没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
观月听着不二说话,不知怎么,就有想狠狠揍他一顿的冲动。
      
那两个星期的事情,他忘记的事情。
其实出院不久之后,他就在网络上查到了新闻——“高校男生……深夜……公园……”
他的瞳孔在荧幕前瞬间放大,却并没有想起什么。
脑后的伤口确实存在,但是他忘记了那是为了什么而留下的。
        
身体完全恢复了之后,不二异常的温柔小心试探着撩拨他的身体。他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伸手向那个地方探去,不二的身体震了一下,抬起头,微笑着吻上他。然后彻底被压倒。
但是,那个僵硬的瞬间,他感觉到了。
        
那天晚上,两个人是一起穿过街道的公园回家的。
他的身体,除了拿到脑后的伤口之外并没有别的痕迹,脑海中出现了一些破碎的画面,自己从地上爬起来,被人用力的推走,一个人在街道奔跑,街灯下晃动的光影,鲜血和喘息,尖叫和哭泣。
       
他忘记了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受到了伤害。
而是,自己最爱的人,被伤害了。
他永远也不会想起来那个夜晚,他只会爱完美的东西。
那些不完美,都是不存在的。
只要记得,自己是只属于那个人的花树,就足够了。
所有的伤痕,都是爱的伤痕。
      
观月初望着不二被阳光照的近似透明的澄蓝眼睛,突然重重的咬上了他的嘴唇。

   

    
END

PR
2006/11/15(Wed) 18:57:44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咩……我又来偷看了……
觉得感人ING,激动的抹泪!
戒指你写的冷笑话太高深了!让人百般思考之后,才发现原来“说不是冷笑话坚定的让人误会是冷笑话结果竟然真的不是冷笑话”才是最大的卖点……

不过,不二真是很温柔的样子,你的内心和俺的内心映照在文字上,相差好多啊=_=..
LO 2006/11/16(Thu)16:25:29 編集
Re:無題
其實我一開始,真的是想寫一個冷笑話=v=咩哈哈
我就是,特別特別想寫溫柔的不二~>_<和溫柔的觀月
溫柔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不二~~你是陰暗的人,我是溫柔的人~
【2006/11/16 16:43】
無題
谁是阴暗的人……
我可是最温柔的人了,挖哈哈哈哈
lo 2006/11/18(Sat)10:21:16 編集
Re:無題
温柔的揍你=___=+
【2006/11/23 15:5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