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1/21(Tue) 08:00:40

-_-

也许会有后文,变成一个系列,也许真的就只此一章了。


 

“我没有灵感。”不二笑眯眯扶着勺子在眼前的咖啡杯中转来转去。

涂着紫色唇彩的嘴唇微挑,面对他异常明显的拖搞借口,吐出最具实用性的应对方法:“灵感就像乳沟,挤一挤总会有的。”

说出这话的女人正坐在他对面,长而顺滑的黑发,柔软的贴着侧脸垂在肩上,低领的红色上衣包裹着线条姣好的胸部。不二的目光非常自觉地随着她的话从她扶着眼角的修长手指滑到勾起的嘴角最后落在她的胸前,脑海中突然蹦出约翰.契弗一句话——“我对好编辑的定义是这样的:他很有魅力,而且寄给我巨额支票;他赞美我的作品和容貌,也夸奖我的床上功夫;同时,他还拥有控制出版商和银行的权利。”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就微笑着说出来了。

他的编辑坐在直径一点五米的小茶桌对面,伸手撩了一下垂到眼前的发丝,颇为风情的笑了笑,说,你最近是不是总在和我的老板厮混,被他腐化了?

“不,如果是忍足,他会直接邀请你今晚共进晚餐,并询问可否一起共度美妙周末。”看到对方越来越挑高的嘴角,顿了一下,不二继续说,“呐,七枝小姐,这就是商人和艺术家决定性的不同,他习惯于单刀直入,我更倾向引经据典。”

“不过你们也有一样之处——从来不会真正慰籍夜晚的孤单,都是说说而已。四处招惹女人不吝笑容和赞美仿佛自己是上天派下来安抚女性寂寞心灵的天使,但是却也从来不留下真正的感情,你们这些罪恶的男人哪……”七枝戏谬的做出西方歌剧中贵妇人捧心的姿态,用温柔到让人发软的声音说,“一言以蔽之,你,不二周助,不管表面如何,本质上是个和我老板一样的男人——所谓的女性公敌。”她眨了眨眼睛,接着说,“其实就是贱到骨子里了。”

贱……一个男人如果被一个女人用这个字来形容实在是一件OOXX的事情。不二虽然微笑着,但还是突然觉得别扭,很不自在的挪了挪身体。突然就想起,曾经有个女人指着他的鼻子,尖锐的声音极具杀伤力。


你怎么这么贱!

然后一个重重的巴掌扇到他的脸上。
歪了歪头,连身体都被这股力道带着摇晃了一下,抬起头时,红肿了一半的脸颊却丝毫也没有影响他的笑容。他不是想要笑的,只是不自觉地,就维持了这种表情,每当想要掩饰什么,保护什么,拒绝什么的时候,不由自主的,露出最温和灿烂的笑容。

看着女人抽了自己之后反而变得快要崩溃的摇摇欲坠的身体,不二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非常抱歉,请您原谅我”,“对不起,希望您可以谅解”,之类的话吧?
但是不知怎么,说出口来的却变成了,“非常抱歉,我一直都是这样的,让您失望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对方越来越阴沉扭曲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拍扁撕碎。

还没来得及作出补救措施,一直站在一边靠在墙上的人闲闲开口了,“老妈即使你现在露出痛心疾首苦大仇深的样子也已经晚了,你儿子早把人家的良家少男吃干抹净不能回头了。而且……”她不怕死的强调了一句,“周助不是贱攻,是温柔攻。妈你即使气晕了,也不能乱用词。”

风暴的中心眼就这样转移了……
姐姐的抗打击能力明显比较优秀,或者说……只有女人才知道怎么说服女人。


被母亲大人抽完脸两小时二十五分之后,不二揉着自己尚有些扭曲的脸和姐姐一起走在奉命去超市买东西的路上。

由美子瞟了他一眼,说了一句,妈的手劲真大。接着又说,你真是不要命,这种事情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慢慢来,怎么能一下子全兜出来,万一妈心脏受不了了怎么办?

不二也毫不客气的回了她一眼,笑眯眯的说,上个月说要和五十多岁有两个孩子的老男人结婚的人是谁?我们两个半斤八两,说起来只有裕太让人放心。

后来不是说不结了么。由美子撇撇嘴,伸出红寇色的指甲掐他另一边没有被打的脸。

妈要是知道你现在在勾搭那个人的儿子一定会哭的。拍掉姐姐的手,不二用不经意的语气说出自己前两天不小心看到的情形。

她不会的。由美子也笑眯眯的,一字一顿地说。因为她知道我不是认真的,但是……

周助,你是认真的吧?

是的。

他笑着,承认自己的无可挽回。
只能一直向前走,即使前面是悬崖千丈。
不是被爱神之箭瞬间穿心的一见钟情,而是渐渐的,不知什么时候起,发现自己放不下了,就像冬日的阳光,暖暖的,漫过空气。明明是一样的交谈相处,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怎么就离不开了呢?
照顾,想念,体温,气息,都变成了习惯,一旦离开,便觉得无所依托。
他想着那个人靠在自己身上安静的睡颜,心中悄悄被填满。
付出的时候,也被温暖了。
而且,自己的心所承认的温暖,只有这一个而已。

死心塌地,所以死去活来。

放心,妈会理解的。由美子作出姐姐的姿态拍了拍他的肩,笑得很明媚。即使她不理解我也会让她理解的,周助一生一次难得的认真怎么可以不成全呢?

之后……姐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真得让母亲理解了,而且还颇为和蔼的说,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她看看。他在暗自感叹“果然不愧是姐姐”的同时,也由衷的生出了“女人真是不可理解”的念头。

不可理解……


“不二,和女性交谈的时候走神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呢。”媚媚的女声在他的耳边响起,伴随着的,是重重的拍桌子声,气氛疑似法官开庭,“你在想什么呢,说来听听。”

“啊……抱歉!”四周的目光骤然集聚,不二立刻呈上笑容,“不知怎么想当初和母亲摊牌的时候,那时候真是抱了孤注一掷的心了。”

“哎?”七枝想了想,说,“听说当时家里想让你快点结成家,而芥川正要出国学设计,担心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吧?”

“嗯,当时由美子的生活乱七八糟,所以母亲放弃了她,开始对付我。”不二淡淡的轻声说着,“知道他要去,于是也考了巴黎的院校。也许是因为年轻,没有安全感,总觉得一切都在变,没办法把握。一旦分开了,就变得不可预料,会发生什么都不一定。所以无论如何也想两个人一起。”笑了笑,不二抬起眼帘,“没有自信心或是缺乏安全感吧,感情本身太过顺理成章,没有把两个人拴在一起无论如何不能分开的东西,反而让人觉得不够坚固……”

“所以你就想体验一下众叛亲离相依为命吗?”七枝好笑的摇摇头,“生活中哪有那么多轰轰烈烈,爱情安定不好么?说到底你还是对自己的爱人是个男人感到不安,不管再怎么天才,多少还是会在意别人的眼光吧?”轻轻叹了口气,收回了一直望着他的视线,七枝低下头,把手指平展在桌面上,顺平桌布的褶皱,“你那时毕竟还是个孩子。”

以为放弃些什么就可以证明另一些。
所以企图作茧自缚,所以想要画地为牢。

“幸亏是好结局。”七枝的声音透出出女性特有的柔软,“不然你会为了自己的冲动后悔一辈子,当时是你姐姐帮了你的忙吧?”
“嗯,不知道姐姐是怎么说服母亲的,女人的心思,有的时候真的难以揣测。”不二无奈的笑了笑。
“哼,女人是这个世界上第二奇妙的生物。比如追逐你的女孩子,你永远不会了解她们为什么喜欢你,比如你的亲人,你也无法了解她们是怎么理解你的,就连擦身而过对你投来目光的女人,我也可以保证她们注视你的原因肯定和你想的不一样。”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她拿起盘子里饼干棍叼在嘴里,咬得咔咔作响,“这可是即使像你和我老板这样的天才也无法了解的生物呢!”
“第一奇妙的是什么?”不二饶有兴味的问。
“?”她的上身向后靠去,伸出右手打了个清脆利落的响指,对着闻声而来的侍者说,“结账。”之后,她把手按在桌面上,身体向前倾,表情变得格外妩媚温柔。

“第一奇妙的,当然是爱人。”

 

PR
2006/11/09(Thu) 21:18:16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