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4:31




银魂高土。
设定延续很旧的旧文《禁忌的爱》和一般旧的《噪音》。
总之就是在那之后故事。



================================





初冬的夜晚无雪无月,万物或死或伏。
土方十四郎在房间角落发现了最后一只冷透的苍蝇,跌在一滩依然干涸成酱色的污渍上。
那是好多个月以前,在他房间里留宿的男人留下的痕迹。

对于土方这个单纯而暴力,奉行刀剑主义向来不对人性进行深入分析的人来说,高杉晋助这个名字对他只有两个卡片般的公式化概念——危险的恐怖分子和以花朵般姿势吞云吐雾的美人。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认为自己应该尽量不去想。

土方把苍蝇用刀尖挑起来,从纸门那一条细细缝隙间递出去,抖了抖,收回了刀。
一股寒气从门缝中挤进来,他忍不住皱了皱眉,飞快的关上了门。
可还等不及把刀子擦净还鞘,那扇门瞬间又被打开了。

“副长,不好了!攘……”年轻的队员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刚刚出浴赤裸着身体只在头上搭了一条毛巾的自家领导。
寒风肆无忌惮的充满了整个房间。


等到土方十四郎把制服翻出来穿好,队员们都已经集合出发了。
冲田愉快的坐在驾驶座上对他招手:“土方先生要不要搭我的车?”

纵然警车黑雾缭绕,俨然一副正要开往地狱的样子,土方也别无选择了。
他安慰自己,本来不就是每天都身处地狱之中么。

开门上车,还来不及坐下,车子已经子弹一般飞射了出去。

“喂……”土方还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被巨大的后坐力塞回了口中。他奋力的拽住半敞着的车门,终于把自己塞进了座位里,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被甩到了玻璃上。

“土方先生你应该抓稳一点嘛。”冲田踩着油门愉快的拐过一个路口,用眼角的余光瞟着整个人都贴在车门上的副长,“要系上安全带哦。”

“总悟!”土方咬着牙,好不容易才在飞速甩动的车内找回身体的控制权。
“赶时间嘛。”冲田侧过头对他露出爽朗的笑容。

“看前面啊混蛋!”土方看着前面横穿而过的大型货车,差点吐血。

“没关系的,我今天手感很好。”少年脚下微一点刹车,立刻又松开重重踏在了油门上,“像土方先生这么悠闲可不行呢,又会被那些虫子跑掉了。”

土方懒得再搭理这个令人抓狂的抖S小孩,侧过头望着窗外。
江户街道上低矮的旧房子,在这种冬夜里显得格外灰暗破败。
然而他的瞳孔突然收缩,那是一点腥红的火光,在一条小巷中明明灭灭。
只是一闪而过。



“总悟!停车!”他转身对冲田喊道,焦急的打开了车门,一面飞快的去拉车子的手刹。

“嗯?”冲田斜斜瞟了他一眼,慢悠悠拖长了声调,“都说了赶时间啊土方先生——”然后毫不犹豫的一个手刀狠狠地劈在那只伸过来的手上,“下车吧。”

车子摆了一个S行,冲田减慢了速度,斜着身把手从副座上伸过去,关上了微敞的车门。
“注意安全啊。”少年悠闲地摇下车窗,对着后面挥挥手,加速扬长而去。

土方从车里被甩出来,一路滚到街边,狠狠地撞在一户人家的窗沿下堆叠的杂物上。
他茫然地在地上躺了几秒钟,然后猛地跳起来,却又被全身的疼痛牵扯着弯下腰。

“总悟那个混蛋!”呲牙咧嘴的骂着,他重重的喘了几口气,感觉好了一些,立刻转身往那条暗巷跑去。

昏暗的小巷很窄,只容两个人错身。
他匆匆扫视,目光所及的下场空间,空无一人。

看错了吗?土方握紧了腰间的佩刀,慢慢往里走。
四下安静无声,只有他的靴子落在石板上,一下一下。

一声嗤笑,从前面两堵夹墙中间凹陷处的黑暗中传出来。
然后,他看到了那点星火,连着一只细长的烟杆,被握在三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中。

“高杉。”他放下了腰间的手,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果然是你。”
“土方,见到我你很高兴嘛?”高杉从阴影中走出来,艳色的和服,在暗夜中格外显眼。
“你怎么在这里?”他皱着眉,往前走,“是你吗?”

“你说呢?”高杉抽了一口烟,慢悠悠的吐出来,“我是一个人回来的。”他伸开双臂,“一个人,什么都没带。”

“来干什么,找死吗?”土方狠狠地瞪着他。
“对啊,你要一起来吗?”高杉依然维持着那个姿势,浴衣宽大的袖子轻轻抖动,像是蝴蝶的双翅。
土方哼了一声,别过脸。

“这次是真的。”高杉收回手臂,靠近,烟草的味道随着他的动作侵袭了过来。
“你哪一次找死是假的?”土方冷笑,往后退了一步。

高杉轻轻笑起来,神色在黑暗中并不分明,只能依稀看清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

——说一句‘我很孤单’会死么?

土方并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
就像高杉永远都不会说,他也永远都不会问。
这是土方最后的底线,无论如何,也不能跨过去。

匪类,武士,革命家,恐怖分子。
那个人和其他所有人都不同,其实他并不是想改变什么,只是想要结束这一切——结束这个世界,和他自身。
带着看不到这个世界的一小群人,走在一条没有未来没有光亮的路上。
而他自己,则成为了这条路上唯一的灯。

杀人放火,过一天是一天。
然而宇宙中连日出都看不到,仿佛一个度不过去的黑夜,漫长无比。

——你寂寞吗?
这是土方无法碰触的世界,高杉的内心。
他不能,也不敢,怕一旦接触,就会堕入其中,再也出不来。

“我走了。”土方叹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就这几句话?”高杉仍然在笑,靠近他。
“还有什么?”土方想要躲开,却被按在了墙上。
“还有很多。”高杉挑着眉,烟草味混着呼吸中的热度,喷在他脸上。
“你脑子里除了上床还有什么?”土方侧头躲开他的吐息,狠狠地把他推开。
“杀人。”高杉被他推的退了两步,索性就这么倚着对面的墙壁,“让我杀了或者让我上,选一个吧,土方?”
“我还有工作。”他皱眉,转身往街上走。
“那种无关紧要的事情。”高杉轻笑了一声,轻轻抬手。

土方侧身,一道刀光带着凛冽的血腥杀气与他擦身而过。
“高杉,你究竟在做什么?”他转过身,拔刀招架。
“你呢,你又在做什么?”高杉抖了一下手腕,两把刀贴刃划过。他还刀入鞘,又恢复了那种疏懒的姿态。“每天追着无关紧要的小苍蝇到处跑?”
“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生活。”土方也收起佩刀,环抱住手臂。
“那我做的一切,就是命运。”高杉直直地盯着他,紫色的眸子在昏黑的巷子里闪着暗色的血光,将明将熄,像是盯着猎物,又像是渴求水源,却始终没有变得更加耀眼,也未曾熄灭。“是我的命运,也是你的命运。”

我给予你的命运。

被那种眼神摄住,土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压在墙上。
高杉的唇贴着他的脸,低哑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刺耳,震动的胸廓紧紧相贴,他可以感觉透过衣料传来的心跳。

衣服的下摆被扯出来,冰冷的手带着寒气伸进去,他被激得哆嗦了一下,而后就恶狠狠地反摸了过去。松垮的和服轻易就让他探入其中,高杉愣了一下,然后勾起嘴角,很是愉悦的贴着他的嘴唇轻声叫他的名字。

“土方。”

低哑的声音,带着沸腾的情欲和嗜杀的饥渴,重重击在他的神经上。
他终于清晰地看到高杉的脸,薄唇紧紧地抿着,压抑着欲望的狭长眼睛几乎要流出血来。
“来吧。”他咬着牙,用力吻了上去。



与其说是做爱,更像是厮杀。
腰带被解开,素不离身的剑也重重地掉在地上。
衣服摩擦着,修长的手指急不可耐的在他体内翻搅,拇指摩擦着会阴。常年握剑而生出的茧,让这种并不温柔的动作更加疼痛,然而他却被身体的热度炙烤得快要无法呼吸。紧紧扣着高杉的肩,他双腿发软,轻易就被抬起了一条搭在对方的腰上。

“土方,你……”高杉似乎笑着说了什么,手指的动作却更加用力。
土方皱着眉,只觉得对方今天格外的聒噪,他脑子里早就乱成一团浆糊,各种嘈杂的声音充斥着耳朵,喘息,心跳,耳道中似乎有无数只蚁蝇,躁动不安,令人难以忍受几近疯狂。

“快点。”他用力地扯着高杉的衣领,挺着腰凑上去。体内的手指突然探到了深处,土方难耐地摇晃了一下,差点两个人都倒在地上。

“别急。”高杉把他重重地压在墙上,舔了一下嘴唇,架着他的腿,一点一点进入了他。
背脊抵在墙上,腰被狠狠地压折,这种半强迫的姿势让他觉得格外难受,但也欲望高涨。他抓着高杉的手臂,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平衡,两个人连接的地方,疼痛夹杂着快感一波波的袭来,无法抵抗的没过他全身。土方像是溺水般大口的喘息,也许是因为在室外,这种紧张和急迫的感觉,更加让他变得敏感,滚烫的肌肤与冰冷的空气,高杉在他身体进出的动作,摩擦着体内要命的地方,不断地被填满,无法抑制的情潮令他的理智快要炸开。

对方的脸近在咫尺,杀意与情潮,混杂在一处,高杉的眉眼间也溢出了凛然的艳色,像是一朵盛极将败的花,又如同寒光慑人的剑,只要看着这样的表情,他就几乎受不了了。
土方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张开嘴,却只有压抑的呻吟。

高杉眯着眼睛,他们之间有过许多次激烈的性爱,带着伤口与痛楚,混杂着血与汗水,但从没有一次如此令他兴奋。平日里总是一副凶狠表情的武装警察,被他一下一下的顶着,眼角泛红,微张着嘴,喉咙中被挤出不成字的音节。一向紧皱的眉眼都顺展开,眼中带着茫然地神色,说不出的诱人。
那种无助的样子,令人欲望勃发。

只有他一个人占有过的身体。
只有他一个人看过的表情。

单是这样一想,就无法停止。

这段明知是穷途末路的情事,并不算是多么美好,却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可以回忆的事情,在宇宙中游荡的时候,一次次的回味,也让他一次次的重返这个地方。

他总能想起这张脸,这个男人勉强可以算得上英俊的脸,被欲望逼迫却也不肯低头和哭泣的脸,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高潮时失神的脸。

想要的越多,得到的越多,却越不满足。
他的内心像是无法填满额黑洞。
然而即使明知如此,也只有一次次的索求。

饮鸩止渴,唯死而已。



结束之后,土方靠在小巷的墙壁上,艰难地弯着腰去捡掉在地上的裤子,粘腻的液体顺着大腿往下流,体内残留的感觉令他的双腿忍不住打颤。
高杉扫了他一眼,伸手用佩刀把裤子挑了起来,甩在他身上。土方愣了一下,慢慢的穿上,整理好衣服,正了一下领巾。然后捡起自己的刀,挂好,往街道走去。

高杉一言不发地抱着手臂,望着他的背影。

突然远方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土方猛地回过头,巷子里狭长的天空映着暴起的火光,像是夏日庆典的烟花。高杉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也回头看了一下天空。

然后,勾着嘴角,无声地笑了。

“看来是有人为我们放的烟火呢。”他取下腰带上别着的烟杆,指了指对面的方向,“应该往这边走吧,警察先生。”
土方愣了一下,迅速地往巷子的另一头跑去。
与高杉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看到对方伸出的手,似乎是要掏怀里的烟叶,可是却拐了个弯,抓住了他的手臂。

然后他听到高杉突然贴近的声音。

“别这么勉强自己啊,这种工作,休息一次也没什么。”

土方转身看着站在眼前的人,幽暗的眼睛里有令他感到陌生的情绪。
“我要回屯所。”他转身,脚下一软,几乎要摔倒在地上。

高杉抓住了他的手臂。
“哼,你自己回得去?”

他犹豫着,终于放松了身体,让自己靠在对方的身上。

“高杉。”他低声说,“我歇一歇再走。”

“好。”



END.



戒指有话说:一口气写完了,写得好爽,兴奋地睡不着觉了都。最后他们一起回家了(滚),应该是高杉送他回去了吧,谁知道呢。一直想写两个人看烟花的情景,但是怎么可能啊,想也知道不行的,所以只能把爆炸当做烟花了。不过这两个人从2007年的第一篇同人写到现在,终于有点恋人的感觉了好想哭QAQ我对高土是真爱啊

PS.补充说明一下。这一次的高土,我感觉,各方面都比以前温馨多了。比如这次是土方主动去找高杉的,然后高杉y还是比较克制的等着土方自己说来吧。然后两个人做爱的时候都很投入,结束之后难得高杉有主动地表示了关心了挽留,土方先生也难得的示弱了。按这个节奏,什么时候两个人能互相叫对方的名字而不是姓,对于他们来说就算是美满结局了吧……
PR
2013/08/09(Fri) 10:33:04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