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1/21(Tue) 08:01:23
小戒指RP的新坑~咩咩咩~=V=觊觎已久的原创人物第一人称视角同人文阿~>///<

所谓的坑就是- -这基本上没意外一定是个莫名其妙的坑的

所谓的原创人物第一人称视角同人文就是- -这文的主线是个原创人物,而且=v=是个女人

亲爱的说这篇是治愈系咩咩~阵开心啊~不负责任的戒指滚来滚去ing~

1.





两年前离开威尼斯的时候,我拖著箱子,把整个身子向前倾,靠在小旅店厚重的木门上,一点一点地挪蹭著把它推开。

金发蓝眼睛的女主人坐在楼上的客厅的沙发上看杂志,听见橡木门吱吱的声音,转过头看我。

我说,再见。

她於是站起来,笑著,说再见。




初春的早晨,陌生的火车把我带回这个地方。
从未想过自己会回来,车窗外的风景,还残留著冬天的清冷气息,有绿色皮垫子的座位,却是我记忆中没有改变的那种。

冬春相交的时候,特别容易犯困。

看著外面的景色,不知不觉就睡得东倒西歪,靠在了旁边人的身上。醒来的时候,非常不好意思地连声说对不起。

“没关系。”棕色头发的青年毫不介意的淡淡笑著。

这样的天气,很容易发困呢,他这样说。於是,没多久……我又睡著了……




第一次坐上去威尼斯的火车,年轻的乘务员笑容可亲,却一点也不负责任,随意的在我手中的地图上扫了几眼,就在一堆交错的路之间画了个小圆圈。

“这里。”他说。

那个小圈,就是我在德国的朋友推荐的旅馆麽?我盯著地图看了好一会儿,抬起头对上乘务员异常温柔的笑容,以及很明显的,期待的眼神,於是也只能扯出一个微笑,说,谢谢。




火车到站了,我拖著小小的箱子往外走。

“小姐,你是来看嘉年华的麽?”走在前面的刚才坐在我旁边的青年突然转过头来问我。

“恩,特地来的。”我点点头。

“希望你玩的愉快啊~”他笑著提著一边自己的包往前走,一边侧著身和我说话, “你是日本人吗?”

“我是中国人。”我有点惊讶得看著突然说出日语的他,相当的纯正呢……不自觉地也用日语回答了他,当然发音是没办法和他相比的。

“哦,我是日本人呢。”愣了一下,他立刻又换回了英文,“还以为遇到同胞了~^-^”

“哎?”我睁大了眼睛看他──五官的轮廓确实是亚洲人特有的柔和线条,但是浅棕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是混血麽?正上上下下的打量,他突然伸过手来,把我手臂上的挎包掖到我的怀里。

我呆呆的看著他的动作,不明所以。

“呐,下次在车上睡觉的时候……”他笑著比划了一下,装出我刚才睡得不省人事的样子,“要把包这样抱在怀里。”

“啊……谢谢,我会注意的。”想起自己刚才睡觉的样子,一下子觉得脸烧起来。这麽大的人了,居然连这种事情都要别人提醒。

下了火车,他对我挥挥手,眼睛笑得弯弯的。
我也对他挥挥手,又说了一次,多谢啊。


我们像许多旅途中认识的人一样,在路上交谈,却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下了车,就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即使说了再见也不会再见了。


火车站里有许多为旅馆招揽客人的人,和以前一样。

“小姐,请允许我为您介绍全城最美、最舒适、最便宜也最安全的旅馆……”他们说话的语气。特别客气殷切,不像中国的旅游地那些拉客的人,像见到猎物的蛇一样扑著纠缠上来。

我在车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此时也没有很清醒,下意识的摆著手,说有自己的旅馆了。




自己的旅馆。

我特别喜欢这种说法。虽然到了不熟悉的城市,却有一个专属於你的房间一直在等著你。早在旅行开始之前,你第一次知道这个城市的名字时,那个房间,那张床,那盏灯,就注定属於你了。

这种感觉,就像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约会一个素未谋面的情人──命中注定的情人。

看著地图上的那个位置暧昧的小圈,我在威尼斯幽深的巷子里毫无悬念的迷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大水道,才发现自己离目的地越来越远了。放弃了朋友推荐的旅店,我转身折回小街,往刚才经过的路口走去。

沿著溪道旁的小街走回去,依著水的房子,似乎随时都会倾侧,睡一觉醒来就变成一堆碎片,然而这些像水上的楼船一样的房子们,却华丽且盛大的装饰著自己,像是永远永远不会消失般,用各种各样的颜色,花纹,窗户,立柱装饰著自己,仿佛不知道,它们的脚下其实是水,它们所依存的,不过是人们在水中搭起的梦想。就像恋爱中的人,自欺欺人的盛开著。

然後,我就看到了墙上的金色牌子,写著那家在迷路时让我一见锺情的小旅店的名字。




棕红色的墙壁,哥特式的长条火焰窗,木质的门上留著几个世纪以前的繁丽花纹,纠结成一种旖旎的风情。我很轻易的在一大排房子中认出了它,那是一家200多年的小旅店所特有的摇摇欲坠的神秘诱惑。

在关著的门前站住,把手提袋放在小箱子上,我伸手去按牌子上的门铃,然後把全身的重量都靠上去,那扇木门就吱吱的开了。

店主人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後露出夸张的惊喜表情。
越过她的肩,我看到窗前的扶手椅上有个黑头发的身影。

听到声音,他转过头来,看见我,於是放下杯子,对我点点头。额前有几缕微微卷曲的头发垂下来,黑色的眼睛在头发的间隙中眨了眨,那种谨慎且骄傲的神情在一大堆重重叠叠的蕾丝窗帘的背景中显得特别柔软。




两年前,临走的时候,旅店的主人很认真的说,下一次,你应该在狂欢节的时候来。

“威尼斯的狂欢节,你一定要来看看。”





TBC...
PR
2006/08/31(Thu) 20:43:16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