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8:53

——我想成为你的水。

中二少年X天然黑。娇攻和温柔受。

双向暗恋的故事。各种OOC,各种YY改剧情。




1.

夏日迟迟不来。像是一封寄出却收不到回音的信。

春末夜晚的微冷与海边特有的湿润潮气充斥着房间,无孔不入。钻进衣领,扣子的间隙,贴着肌肤缓缓滑动。那种粘腻的感觉,让人难以呼吸。他下意识攥着领口,喘着气,直到不知何时涌上来的水缓缓没过四肢与躯干,才渐渐松弛下来,舒展开身体,渐渐入眠。

七濑猛地直起身,水从头上哗的分开,一道小瀑布顺着头发流过眼睛,然后不断地滴进浴缸的水面。他甩甩头,抹了一把脸,坐在浴缸里发呆。

是梦。还是现实?
有点恍惚,似乎是天亮以后迷迷糊糊的摸进了浴缸,还是就这样在水里睡了一夜。

距离能游泳的日子还早,漫长的冬季之后总算步入春季,但是气温却辜负了大好的日光,依然冷的无法下海。迟迟不能游泳,让七濑莫名的焦躁起来,对水的渴望无法满足,浅浅的浴缸并不能带给他真正水中的自由。这种情绪一日一日的加深,甚至让他有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分不清眼前的水是否真实。
只有碰触,只有进入。才能分辨那波光粼粼的,是真实的水面,还是他由于过于饥渴所产生的幻觉。所以那个晚上,在废弃的游泳馆遇到松冈时,他并没有想到某些显而易见的不协调。那个瞬间,七濑整个人都被可以再一次全力游泳的惊喜摄住了。直到,那个空旷干涸的泳池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失落,又攥住了他的心。

然而两日前,和松冈再一次的比试之后,放松下来,这种不协调却突然再一次在他心中盘亘不去。

“凛……”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等到吃好早饭,收拾完准备出门的时候,橘刚好到了门口,趴在门框上对他挥手。
“小遥周末反而起的比平时早呢,是因为约好要去修泳池所以兴奋的睡不着吗?”
“走吧。”七濑锁好门,径自往前走。
“唉。”橘追上他,拍了拍好友的肩,“昨晚我给凛发了message,说了游泳部的事情。”
七濑的脚步顿了一下,而后又加速向前走去。
“他没有回。”橘苦笑了一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再等一等吧,过几天再去问问他到底怎么了。”
再等一等吗?
七濑微微抬起头,天空和海水的尽头汇成一条明亮的线。他突然想起四年前,凛走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走在路上,突然就被遥远的天际线吸住了目光,直到那架航班再也看不到了。
“怎么了?”橘看他停住,奇怪的问。
“没什么。”七濑攥了一下手,又迅速的放松了。

再等一等。
或者,再等一次?


2

黑暗的寝室里,手机的屏幕闪个不停。
松冈下意识的伸了伸手,手指几乎要碰到的时候,又收了回来。
根本不用看,必然是那个爱管闲事的妹妹,每天每天的,发布新闻一样给他一条一条短信的广播岩鸢游泳部的准备进度。
他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什么泳池清理干净了,缝隙都补起来了之类的,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唯一想知道,是……不知所谓!松冈狠狠地握紧了拳,举了起来,却又迟迟没有落下。
新信息的灯依旧闪个不停。
像是黑暗中执着的星。
他拿了起来,看到妹妹一贯欢快与聒噪的表述。
……游泳池……蓄水……
七濑居然就那么直接跳了下去游泳,然后果然上来就感冒了。
……我们……都……
一目十行的看过去,然而其中一句话就那么直挺挺的冲入他的视线,松冈愣了一下,拿着手机的手指渐渐地收紧,直到无法控制的开始发抖。
七濑 遥。
松冈吐了口气,慢慢的的放松下来,倒在床上,无声的笑了。
他所等待的,不过如此。

一夜无梦。

第二天,他照常的起床,吃饭,上课,回寝,睡觉。
第三天,和第二天一样。
第四天,休息日。

松冈站在七濑的家门口,手指悬在门铃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从学校到七濑家这一段路,似乎一点记忆也没有。仿佛是无意识的,本来打算去街上逛逛的计划,在走出校门之后就被莫名其妙的替换了。他不假思索的,上车,下车,然后径直走到了这里。

也许这是少年人生中最艰难的选择之一——按下门铃,还是掉头就走。
或者,两者可以兼而有之。

松冈的手抖了一下,还是按在了门铃上。
铃声想起之后,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站了一会儿,又按了一下,门的那边依然很安静。要不要再试一次?松冈犹豫着,突然有点动摇了,这么冒失的跑过来实在不像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稍等一下。”屋里突然有人说话,然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松冈愣了一下,莫名的慌乱起来,转身要走。

在他匆忙转过的身后,门开了。

“凛?”少年的声音中带着惊讶,微微的上扬。
“我……”他狼狈的转过身,还来不及摆出平日里一贯狷狂的中二表情,就迅速的被击倒了。
七濑扶着门,松散的披着衣服,鼻子和眼角都微微泛红。
“进来吧。”七濑对他挥挥手,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鼻音。

“遥,感冒……很严重吗?”松冈坐在桌边,看着七濑给他沏水。
“还好。”七濑把杯子放在他面前,挨着他坐在桌子的侧边,“你是来探病的吗?”
“算是吧。”
“带东西了?”
“没……”
不会聊天的两个人,迅速的陷入了沉默中。
松冈小心的瞥着身边的人,游泳的时候上半身都是赤裸着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这样从半敞着的衣服中看到对方的身体却让他有点坐立不安,隐约的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骚动着。他控制不住的曲起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摩擦。

“很吵啊。”七濑一下子拍住了他的手。

肌肤接触的地方,迅速的燃烧起来。
整个人仿佛被放入了点燃了引信的火药桶,焦躁,紧张,冷汗。战栗难止的惧怕着,狂跳的心脏却又似乎在期待着爆炸瞬间的烈火。
“凛。”七濑一只手按在他的手上,另一只手扶着头,又重复了一次,“很吵。”
松冈瞬间回过神来,匆忙抽出自己被压住的手,急急忙忙的往桌子下面藏去,不小心又磕到了桌沿,发出巨大声响。
他捂着手臂抽了口气。
七濑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歪着头看他。
“抱歉。”他突然有些无措。
“我说你……”七濑看着他的样子,迟疑了一下,“小心一点。”
松冈正想再要说些什么,七濑皱着眉打了个喷嚏,他赶紧从边上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七濑说着谢谢,接过来擦鼻涕。
不知怎么,满室诡异的气氛消失无踪。

松冈心里松了口气,但又有点说不上来的失落,他拿起面前的水灌了一口,然后问七濑,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你要走了吗?”七濑直直的看着他,问。
“恩,还想要去趟书店。”他和七濑对视了几秒钟,又迅速转移了视线,盯着桌面上的木纹。
“那我回去再睡一会儿。”七濑站起来打算送他走。
松冈看着昔日友人摆出送客的姿势,微不可觉的皱了一下眉,站起来往门口的方向走了一步,又转回身,说,“我看你睡下了再走。”
“嗯?”
“我毕竟是来探病的。”
“好吧。”七濑很随意的同意了。

可能是因为之前吃过的感冒药中有嗜睡的成分,又或者是因为生病时身体的疲惫感,躺在床上,七濑很快就睡着了。
松冈站在他的床边,望着少年熟睡的样子。
七濑睡着的脸很放松,和平时里一副难以揣测面无表情的样子不同,呈现出一种柔软的线条,那双看不出感情的眼睛闭上之后,五官都变得温柔动人起来。
他想要伸手去摸摸七濑的额头,手又在半空悬住了。
到底能不能尝试着去面对自己的心……他不敢跨过这条线,甚至,连试探着碰触都不敢。
松冈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捂着脸,坐在床边的地板上,没有发出声音,甚至连呼吸都放得很轻。他背对着床,安静的数着自己的心跳,和七濑熟睡中的气息声。
阳光从窗口照在脚边的地板上,泛着淡淡的金色反光,像是一小滩平静的水面。

仿佛陷入了一个宁静而绮丽的梦,美好的令人不忍打破。
他几乎也要睡着了。
直到突然响起的门铃,以及“遥,小遥——”的呼唤。松冈猛然惊醒,愣愣的坐在地上,不知所措。他慌张的听到了后门打开的声音,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端响起,慢慢靠近。

“遥?”橘真琴打开房门,愣了一下,而后放轻了声音,“在睡觉吗?”
褐发的少年皱了皱眉,走到窗口,把敞开窗户关上了一大半。
“真是不小心。”他嘟囔着,又帮七濑拉了拉被角。

松冈靠在窗外的墙壁上,捂着嘴,压抑着自己的呼吸,与自己过去的世界之间只有一面薄薄墙壁。
想要回去,这愿望从来也没有如此强烈的撞击着他的心。但同时,他也被前所未有的恐惧狠狠咬住了,想要大叫,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曾拥有世界上完美的友人,现在却只能落荒而逃。


3

那个安静的晨日翻过之后,一切仿佛未曾发生过,或者,更甚。

几天以后,七濑在鲛柄的游泳部再一次遇到松冈。
紫发的少年一副做了全世界债主的不忿表情,冷冷的瞥过来。
七濑的目光毫无知觉飘向一边,面无表情的歪头站着。一缕额发搭在眉角,卷起一个乖巧的弧度。

他站在高处,看着黑发的少年在泳池中伸展开肢体,轻松地划过水面,自在的像是一条鱼。
一条无法捕捉的鱼。

季节交替的时候,本来就令人火气上升。短短的记忆并不足以带来令人满足回味,反而让松冈愈发的暴躁,压抑这种无处释放的情绪令他的牙龈隐隐作痛,寝食难安。
再相遇的时候,七濑一直都没有看他,连一个眼神也吝于给予,反而让这种感觉如同一种单向的错觉。这种不明的态度让他更加的不满,紧绷的神经却又奇妙的松弛下来。
不满和愤怒。侥幸与莫名的安心。
他无法理解自己的心情。

——让我们好好谈谈。
这句话迟迟说不出口,过去与未来,夹杂着痛苦和希望,压抑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重复梦回。每个夜晚因为杂乱而诡异的梦不得不在在黑暗中挣扎着醒过来,甚至让他感觉自己离变态也所差不远。
直到某天早上刷牙的时候,他在水池里发现了一线血丝。
松冈对着镜子皱着眉,舔了舔牙龈。

上火了。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缓解一下这种状况。于是在下课后振作精神,加倍的投入了训练中。之后果然疲惫的不行,回到房间倒头便睡。
深夜因为渴水而醒来的时候,甩在桌上的手机屏幕正悄悄地闪动着。他随手拿起来,看到短信之后片刻的呆滞,而后迅速地从刚睡醒不能思考的状态中挣脱了出来。

——周末,我和我的部员们要去买泳装哦~=v=就是哥哥刚回来时我们一起去过的那个超市。

松冈倒了杯水,喝了几口,皱着眉陷入了人生中另一次重大的选择中。


******


全身浸在水里,七濑终于重又恢复了内心的宁静。
回忆起今天和松冈见面的场景与对话。
在见到凛骤然爆发的情绪之后,他就变得一点也不像自己了。

少年纠结的脸在他的脑海中晃来晃去,明明是愤怒的眉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泫然欲泣的样子。
“好蠢。”七濑把脸半没在水中,嘟嘟囔囔的吐着泡泡。
凛现在总让人莫名纠结的尖锐表情和几年前含着泪水还倔强的撇着嘴与他擦身而过的情景叠加在一起。
当时为什么没有拉住那只手……
七濑埋进浴缸里,又猛地坐起来,抹了一把脸。

两个人都……
好蠢。

一半是因为渐渐热起来的天气,一半是由于被某人用语言突袭之后进行了强力反击,七濑睡得并不安稳。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有点精神不振,泡在浴缸中的时候差点又睡过去。直到橘熟门熟路的从后门溜进来拉他出水,匆匆忙忙的两个人差点一起在浴室滑倒。做早饭的时候把青花鱼煎糊了一面……这一天,无论如何也不能算是有个美好的开始。

和友人并肩而行。
上学的路上,阳光下的海面,辽阔,没有边际的深邃蓝色,闪着一片延绵细碎的光芒,像是一场宏大的美梦。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的线条简单利落,一如他的生活平淡无奇。这样的手,习惯了在水中划过的手,是不是可以握得住呢?

如果,只是如果。
他也想要怀有希望,尝试一次,探索无边海洋,以及未知的人生。
哪怕最后会沉没于不见光的深海。


4

部活结束之后,七濑在回家的路上被夏季突来的暴雨袭击了。
倾盆而至的大雨,甚至让他看不太清楚脚下的路。只一瞬间,衣服便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身体被束缚住,动作都变得艰难起来。七濑在雨中停住脚步,顿了一下,之后便果断而迅速的蜕皮般脱掉了全身的衣服,穿着泳裤光脚往家走去。

拎着衣物和鞋子踩着连绵的水坑跑到家门口的时候,七濑看到一个人影从房子转角处的墙边一闪而过。他拿钥匙的手停在锁边,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墙角。那已经有了不小的一滩水,雨还在继续的落上去,水面凌乱不堪。
但是他却觉得自己正注视着某个人,也被注视着。
甚至可以从喧嚣而噪杂雨声中听到心跳,剧烈的,属于自己的,以及不属于自己的。
冰冷的雨水和从身体中氤氲而起的热气在肌肤交汇,让七濑猛然惊觉。
他收回了往旁边迈出的脚步。开门。进屋。关门。
大雨中迷蒙一片的世界,被他挡在了身后。

匆忙的后退让他失去了平衡,松冈湿漉漉的跌坐在地上,雨水混着泥土没过了他的手指,本身就湿透衣服浸在积水中。他赶紧扶着墙站起来,下意识用袖子擦了一下脸,水迅速的离开了布料,顺着四肢哗哗地流下去,冰冷的触感滑过身体,新的雨水又继续在身上,从头发淌到了眼睛里。
然而从碎乱的雨声中,却一直没有传来开门的声音。
那种被不祥预感一步步逼近却无路可退的感觉,他只觉得全身僵硬,站在那里不敢动。
直到听到进门的声响,才缓缓的放松下来,轻轻吐了一口,眯着眼睛,把手伸到雨中,去冲沾上的泥水。
手还没有洗干净,雨就变小了。连天空光亮也消失不见。

松冈微微歪过头,就看到黑发的少年不知何时只穿着一条泳裤举着伞站在他身侧。
和他一样全身都不断地淌着雨水。
在黯淡的背景中,以一贯挺拔的姿态安静地站着。

仿佛一朵在深海中悄悄开放的花。
一个无声而至的奇迹。

一瞬间巨大的心跳声如季节祭 上的鼓点,铺天盖地,遮过了暴雨和四周的一切。
遥的眼睛在灰暗的天光下仿佛泛着亮光,像是夜晚墨色湖水中映出的星月,安静而遥远,而他竟然在那点光亮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仿佛被一只手攥在命脉上,突来的震惊让他的脑中一片空白,不要说逃跑,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七濑慢慢的把手伸过来,穿过两个人交汇的视线,落在他的脸颊上,一触即分。而后,他把手伸到松冈面前,修长的手指上黏着一点污泥。
“沾上泥了。”少年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没等他说话,七濑便接着说,“进屋去吧。”
举着伞往前走了两步,七濑回过头,看着他。
凛站在雨中,没有动。

“进去吧。”七濑又说了一遍。
“我不是来找你。”松冈露出了讥诮的表情。
“我知道。”七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但是现在下雨了。”
“不,你不知道。”他顽固的扬着眉,声音却有些发涩。
“今天,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七濑皱了一下眉,直直地盯着他。
“这与你无关。”被这种毫无遮掩的目光注视着,松冈几乎要撑不下去的想逃跑。
“那么那天,你为什么会在那里?”七濑问道。
“你在说什么?”
“既然最后还是要丢掉,一开始就不用去挖吧?”追问毫不放松的紧随而至。
“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回答?”紫发的少年挑起眉,舔了舔嘴角的雨水,突然细微的笑了一下。有点尖锐又含着隐痛的笑,像一根从黑暗中探出的针,直直划破虚空扎了过来,然而只一触又飞快的收了回去,甚至都来不及捕捉那一瞬间的微痛。“刨根问底的人会让人讨厌的。”

“你何必特地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七濑攥紧了伞,往前走了一步,和他面对面的站着,雨伞罩在两个人头顶,在大雨中隔绝出一个狭小的空间。
“那么你呢,你又到底在乎什么?”松冈侧过头,不再和他对视。“你在乎过什么?那么喜欢游泳,却连胜负都不放在眼里。”他的声音起初很轻,随后就越来越高,身体似乎都开始发抖。

——你在意过什么?

——你又期盼过什么?

七濑了愣一下,动了动嘴唇,却终究没有开口。对面的少年全身摆出一副防备和退缩的姿势,却又露出一副不可一世的骄傲表情,秀气的脸上挂着令人难受的拒绝。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想要拨开凛垂落在眼前的头发。
柔软的紫色发丝沾着湿漉漉的雨水,从他的指尖轻轻滑过。
瞬间,他的背重重地撞在了墙上,凛的手按在他的肩头,钝痛令他忍不住轻哼出声。
伞跌落在脚边的雨水中。

“我想要……”

——我想要胜过你,做可以与你匹敌的对手,我想要你一直看着我。

他哑然地望着离自己只有十几公分的那张几乎泫然欲泣的脸。
倔强的眉眼,拧在一起,嘴唇紧紧地抿着。

“我想要……成为你的水。”而你,根本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松冈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缓缓松开手往后退去。
七濑靠在墙上没有动,雨水在两个人的中间噼啪的掉落,他看不清黑发少年的表情,终于急切转身想要离开。

年幼时交身错过的画面在眼前一晃而过,七濑飞快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一直忘不了,你那时的表情。”他一步靠近,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要贴在一起。
松冈一脸错愕的表情,狭长的眼角微微向上扬着。

“别哭。”他轻轻地说。
“那是雨,我才没哭!”这样说着,却不自然抬手想要去擦脸。

“你在哭。”七濑笑了一下,伸出手轻抚他眼角不停淌过的水。“一直在哭,在我的记忆里。”

“滚!”
松冈狠狠甩开他的手,耳后泛起浅浅的红晕。“别说这么恶心的话。”
“你说过的话比我好到哪去?”
“我说了什么?”
“否则,我无法……”

七濑的话消失在半途,松冈的手已经捂在了他的嘴上。
两个人对视着,少年少见地露出羞赧的神色,咬着嘴唇,露出尖尖的犬齿,雨水顺着下巴漂亮的形状悄悄地滑下去,沿着颈部的弧线,消失在衣领间。
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在被那串水珠不停地撩动。
于是,他把松冈的手从嘴上挪开,然后凑了过去。

唇齿相接的瞬间,两人的动作都停住了。
就这么轻轻的碰触,仿佛已经得到了世间最重要的珍宝,美好到不真实。
然而短暂的茫然之后,凛狠狠地咬住了七濑的嘴,唇齿斯磨,探入,吸允,狠狠地纠缠,仿佛想要把对方全部吞噬。瞬间宣泄而出的强烈情感带着焦躁与不安,把他的理智全部淹没,每一根神经的末梢都传来无法忍受的战栗。
跨越了半个地球所逃避的现实,与跨越半个地球所追逐的梦想,几年来的纠结与苦恋,忍耐和煎熬,终于都变成情欲,一触即燃,无法熄灭。手滑过少年光裸的上身,掌心触到的地方光滑细腻,微凉的肌肤之下是紧实的肌肉。他沿着腰背的肌理缓缓的抚摸,美好诱人的线条,无数次在梦中与现实里看见过,完美的身体,就这样在手中一寸一寸的展现,令他整个人不可抑制的热起来,烫的发疼。

七濑安抚似的环抱住松冈,顺从地随着对方动作调整着角度。接吻与爱抚,被激烈而炽热的情感包围着,却让他觉得莫名的安心,仿佛是享受一般,他闭上了眼睛,把舌尖探进凛口中,一颗一颗滑过他牙齿的尖端。然后他把手按上松冈的后颈,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松冈的眼睛惊讶的睁大,而后立刻眯了起来,手顺着腰侧的曲线急切下探。
七濑却按住了他手。
两个人的头微微分开,呼吸的热气交错在一起。

——“进屋去吧。”
之前,他也是这么说的。


TBC.

唉= =痛苦的卡了,虽然小安说不如直接H吧但是我总觉得第一次应该不能成功吧这两个笨蛋根本没有一球上垒的可能性一定是要失败的OTZ

所以在H与不H之间纠结了……
PR
2013/07/27(Sat) 16:35:45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