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1/21(Tue) 08:02:01
高尾开心的哼着不成调的歌,在厨房煎鸡蛋,一面要带着点金黄,另一面要白白嫩嫩,形状要是正圆,蛋黄要橙里透着红,晴好日子里夕阳的颜色。
显然,这个如此讲究的煎蛋不是他自己吃的。
旁边盘子里那个看起来普通又平常的有点歪的,才是他的。
等到高尾把早餐准备好,端上桌,绿间也擦着头发从房间里出来了。

“你今天起得很早啊,不是周末吗?”坐在桌边,他看着高尾把围裙解下来,挂在门上。
“因为要给小真准备爱心早餐嘛。”笑嘻嘻的坐在一边,他把对方的那份早餐推过去。“吃吧吃吧,凉了就不好了。”
“嗯?”他看了高尾一眼,问道,“你等下有事情?”
“没有!”高尾露出略显夸张的惊讶表情,睁大眼睛,说,“小真怎么会这么想呢?今天是周末嘛我当然那里也不去。”
“……”他推了一下眼镜,“太明显了,这副有所企图的样子。”
高尾噎了一下,随即就更加欢快的笑了起来。
“很了解我嘛,小真。”
“这么好的天气,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这么说着,高尾双手合什,摆出乞求的样子。
明明是很成熟的人了,做出这种动作却依然显得很可爱,几缕头发随着他低头的动作,轻轻的从额角滑到眼前。
“好。”他举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那么,等下我们去打篮球吧。”
“哎?那有什么意思啊,我又打不过你。”和每天锻炼的绿间不同,高尾在毕业之后就对篮球兴趣缺缺了,而且即使坚持下来,他也自觉完全不是恋人的对手。高尾双手抓着他的手臂,呻吟着露出可怜的表情,企图感化他。“我们去看海吧。”
“你下去。”被章鱼纠缠着,他顽强的举着筷子,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再接再厉,高尾几乎是整个人粘到他的身上,嘴唇贴着他的耳朵,“只要和我一起去,小真想怎么样都可以哦。”
“真的?”
“真的。”
“那么,骑板车去吧。”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高尾错愕的神情,终于让他笑了出来。


半个小时以后,两个人已经在“看海”的路上了。
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是在开玩笑的,只是为了为难一下高尾而已。毕竟中学时代陪伴他们征战四方的三轮车已经好些年没有用过了,必然已经蒙灰落锈,怕是车轮也早就报废了。
所以当换好衣服走出门,看到高尾如同他们初识那年前一样,跨坐在车座上,兴高采烈的对着他挥手,绿间整个人都呆滞了。
似乎被时光魔法的光圈所笼罩,他竟然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中学时代的种种影像在脑海中飞掠而过,那些不曾遗忘的光阴,瞬时又重回他的身边。
直到在车上坐下,离开了居住的街道,他才恍惚着惊醒。

白日做梦了吗?绿间揉着自己的额角,脸上露出一丝温柔和怀念。手掌之下的车板片尘不染,和他所想象的凄惨状况全然不同。
高尾这家伙,有在偷偷的养护吗?
他完全不知道。

十分钟之后,那温柔已经变成了不耐,他坐在车上,一脸阴郁的接受着路人各种让人不快的注视。
“我说,还是回去开车吧。”
“有什么关系嘛。”高尾用力的蹬着,一副全不在意的模样。
“这种速度,根本到不了海边。”
“哎呀,我是为了体贴小真才慢慢骑的。”高尾回头对他笑了一下,“既然这么说,那就加速咯。”然后像是上在枪膛上的子弹一样弓起身,开始用力。
车猛地窜了出去,风从脑后扑过来,推倍感让他下意识扶住了车板。

飞快掠过的行人的眼神,更加的丰富多彩了。
显然,两个成年男人和两个中学生的板车组合,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不过一段距离之后,车速又渐渐的慢了下来。
“小真,我快没力气了。”
“回去换车。”
“别这样,我们去游乐园吧。”
高尾抬手,指着不远处送礼的摩天轮。“你说要去看海。”
“我是司机,我说了算。”
“……”

游乐园。
喧闹的人群被欢乐包围着,绿间不爽的脸也渐渐柔和起来。高尾如鱼得水的走在一群小朋友中间,一手棉花糖一手蛋筒,时不时的还企图和他分享几口美食。
“别把这种小孩子的食物拿到我面前。”他推开伸到面前的棉花糖。“我看不到路了。”
“很好吃的。”高尾撇嘴,毫不在意的咬了一大口,“出来玩,放松一点嘛。”
“你已经快松到瘫在地上了。”他在自己嘴角比划了一下,“沾到了。”
“等我们吃完去坐过山车吧!”高尾随便的抹了一下嘴,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不远的在半空中呼啸尖叫而过的人们。
“是这边。”实在难以忍受,他伸手过去擦了一下,强调道,“是你吃完,不是我们。”

于是他们站在了等待过山车的队伍里。
一直到坐在位子上,扣好安全带,眼镜被摘了下来,绿间皱着的眉头都没有松开。
而高尾,则不可思议的一直保持着高昂的兴奋状态。
一分三十秒之后,两个年轻人头发凌乱的回到了原地。
绿间依然眉头紧锁,和上去之前的姿势一样,因为视线模糊而眯着眼睛。
而几十秒之前还兴致满满的高尾却面色苍白的紧紧抓着保险杠,一言不发。

“该下去了。”
绿间站起来,伸出手,把人从座位上拉起来。然后一手拿着两人的包,一手拎着已经进入超低能量状态高尾,一路把他拖到树荫下的长椅上。
“笨蛋。”跑到自动售货机买了一瓶纯水,他坐在垂头丧气的高尾边上,拧开瓶盖递过去。
“我是希望小真能玩的开心嘛。”高尾接过来喝了两口,长长地吐了口气,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你接下来想玩什么?”
绿间没有搭话,也没有看着他,而是独自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指着一个方向说,“等休息好了,去那里吧。”
顺着他的手势望过去,是两个人在园外就看到的摩天轮。
“小真很体贴嘛。”高尾微微的笑了,背对着他的人耳根泛着漂亮的粉红色,“我已经休息好了,走吧。”

轮箱摇晃着往上升,视线中的景物缓慢地变化着。
地面渐远,天空渐近。
绿间微侧着脸,把头靠在窗上。
高尾不眨眼地看着对面的人。

安静的除了机械转动的声音,就只有呼吸。
连空气都仿佛被注入了什么粘稠的东西,变得潮湿。

“小真。”快升到最高点的时候,高尾突兀地开口了,神情有些微的期待,又带着一点不确定,“据说在……”
“嗯?”绿间收回视线,转回头盯他,“那是小女生才相信的东西。”
“哎,可是星座什么的不也是小女生的……”高尾看着他瞬间沉下来的脸,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和成。”
“在。”高尾立刻正襟危坐。
“想接吻,就不要找借口了。”绿间摘下眼镜,放在一边,伸手把他拉了过来。
“哎,被你看穿……”
跨坐在恋人的腿上,唇齿间的碰触,吮吸,让轮箱里骤然升温。一向保守而谨慎的男人,和自己在城市的半空中四面无遮的接吻,只要这样想着,就让高尾难以抑制的兴奋起来,酥麻的快感从脚底一直窜到头顶,如同庆典上的礼花一轮一轮不间断的升腾炸开。
“你,控制一点。”抓住那只悄悄下行的手,绿间往后靠了一下,喘了口气,又向前抵着他的额头,两个人的瞳孔里都清晰地映着对方,嘴唇上的水光,眼中的欲望。
“只能尽量。”高尾的眼角染上了脂粉一样的颜色,他眯起眼睛,像是难以忍受饥饿的动物,咬着嘴唇压抑着自己的呼吸,而后又放弃了似地,把头埋在了绿间的颈窝。“我想,快点回家了。”
“好,三轮车明天再来取。”绿间摩挲着他的背脊,像是安抚,但很快就滑到了尾椎,在某个位置流连不去。
“小真,你也控制一点!”高尾在他肩上咬了一口,迅速的跳回了自己座位,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快降下去了。”
“嗯。”
“你衣服都乱了,我帮你整一下!”
“好。”
“唉,三轮车还是骑回去吧,放在这里我不放心。”
“你骑。”
“当然的。”

就要到达地面的时候,绿间伸出手,飞快的握了一下高尾的手。
“会永远在一起的。”声音很低,但是也足以让人听清。
“你说那是小女生才相信的。”
“这是命运。”

无比认真的语气,高尾诧异的转回脸,而后慢慢地露出笑容。
这是,两个人的命运。


END
PR
2012/08/23(Thu) 19:16:21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