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8:30


土方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隔着纸门,院子里队员们喧哗吵闹的各种动静直刺入耳,难以忍受。他想要唤人进来,徒劳的张了张嘴,只有沙哑难听的喘气声。

挣扎着动了一下,前一天晚上杀戮之后残留在衣服上的血迹还,混杂着汗水变成一种令人作呕的腥臭味,扑面而来。他想起昨晚回来之后,自己累的倒头就睡,大约是在季节交替的时候整晚开着窗子,发烧了。

外面不停地响起各种类似——来追我啊,没砍到呀,杀了你们哟的白痴对话,和乒乒乓乓轰隆隆的嘈杂声响,一派欢乐祥和。你们的副长可是一上午都没有出现了啊,这群没良心的白痴,不会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让自己死在房间里直到散发出腐尸的味道才发现吧?

土方抬了抬手臂,之后试图翻身起来。
然而他只是翻了个身,就继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好渴,好累,似乎连心都疲倦了。
平日里看着格外健壮的人,一旦生病,格外的来势汹汹。
种种噪音,被意识隔绝于外,终不再骚扰他。
 


再一次醒来,天已经黑了,身体的知觉渐渐恢复,似乎一顿饱睡让他重新活了过来。土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轻轻的哼了两声,在地上滚了两圈,摊成一个大字。

“还以为你不会醒了。”房间的角落里响起一声嗤笑。
土方猛地坐了起来,身体摇晃了一下,而后又重重地倒了下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逃避现实般叹了口气。
一点红色的火光在阴暗的房间里骤然变亮,片刻又黯淡了下去。

高杉抖着松垮的浴衣走到他面前,在他身上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好好躺着吧。”

“真选组的屯所什么时候变成你来去自如的地方了?”土方的声音依然沙哑,但他却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被换过了衣服,在昏沉沉的时候,无知觉得被人灌过了水。

“什么时候不是过?”带着令人咬牙的嚣张,高杉得意的在他边上坐下,把烟斗在地上磕了磕。“土方,你这是对待恩人态度吗?”

比起有这么一个恩人,我宁愿去死。
土方沉默了片刻,问:“听说你和神威在一起?”

“在一起?”高杉笑了一下,在黑暗中看起来,表情有点微妙。

对着这个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讥笑的表情,土方又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几天了。”高杉抽了一口烟,恶劣的侧着头把气吐在他脸上,“我想你了。”

“咳咳……”忍不住的咳嗽着,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赤裸裸虚假的“真情告白”,只好别开脸,用手背挡住眼睛。

身侧悉悉索索衣料抖动的声音,之后就被宽大的浴衣覆盖了身体,高杉从上而下的俯看着他。冰冷的手并不温柔的摩擦着他的脖颈,在咽喉的位置流连不去。

性命握于人手的糟糕感觉终于令土方难以忍受,转回头,按住了高杉的手。

野兽的眼睛在黑暗中微眯着,狭长的眼角,闪着嗜血的光,情欲,杀戮,冲动,难以填平的饥渴。那只手,从他的咽喉慢慢往下滑,锁骨,胸腹,再往下。他想要把它挪开,却没有力气。

空气中浓重的烟草味道,混杂着淡淡的血腥,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

“不……”他咬着牙,把自己的声音掐住。
高杉把脸贴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我明天就要走了。”

和让他颤抖的微凉的身体完全不同的温热气息,压得很低,以至于在那种惯常刺耳的语气中竟带了一点深情的错觉,或者更近似于温柔。

而后,他就被重重的啃咬住耳垂,尖锐的疼痛和从骨头里蔓延出的酥麻。
土方难以抑制的吸了一口气,松开了手。

瞬间,他就被黑暗中汹涌而至的情潮吞没了。
再一次昏睡过去之前,他听到有人呢喃的叫着他的名字。

十四。
十四郞……

而其中的情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如此憎恨的,欺骗与谎言。
“好吵!”他皱着眉喃喃着。

而后,真实的世界如同深蓝色天幕中呼啸燃烧着砸来的陨石,轰然而来,把一切都摧毁殆尽。
那种扭曲着疯狂和绝望的,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不绝笑声。
真的好吵。


后 记:实际上我已经快两年没写过一个字,但是对着键盘和文档,感觉一下就回来了。不过文字上确实是生疏了。命题游戏,题目是I子出的,本来想写新欢,但也是 因为生疏了,所以还是旧爱比较顺手,延续以前禁忌的爱那篇的设定,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搞到一起,高杉在土方的地盘上来自如什么的。顺便对高子在宇宙 深处搞出的风流事表示怨念。
PR
2012/08/22(Wed) 00:16:01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戒指的高土里,高子永远都在屯所来去自如,这样很棒!=w=
I子 2012/08/22(Wed)23:55:47 編集
無題
我也觉得这个设定很棒~(其实就因为懒……)
戒指 2012/08/23(Thu)00:00:48 編集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