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4:51
烟灰 [题目友情赞助:BY KK]



闭上眼之后一片漆黑,却并不是夜。而是浓重到化不开的血。

他们曾经很多次在暗巷中狂奔,搜寻,追捕,厮杀。
或许是因为做猎人做的太久,而忘记了怎样去做个猎物。

土方先生,别摆出那么难看的样子,给我笑一下吧。
混蛋,很痛啊我哪笑得出来。土方皱着眉靠墙坐下,慢慢的从怀里摸出烟点上。

你走吧,他说。
土方先生,我不能让你死在别人手里。
那你想亲手杀了我?这么说着,土方艰难的露出了笑容。

血从颈部喷涌而出,大片的痕迹,如同开到残败的花,与美好这个词没有半点关系。冲田的眼前一片猩红。土方的头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住了。
他盯着剑刃上滑落的血滴,你的愿望终于满足了吧。

——总悟,你弯一下腰。
土方抬起手。

“啊,溅到眼睛里了。”少年喃喃的低语,面无表情的用手背去揉眼睛,视线却越来越模糊。“这样可不行啊,要赶快走。”
他弯下腰,去捡土方的剑,手指却碰到了滚在一边的土方的头。
头发柔软而湿润,从他的指尖滑过。

等我到了足够强大的那一天,是想要就这样杀了你,还是为了能带着你一起走?

从梦中醒来,冲田在黑暗的房间中睁大了眼睛。
他以前一直喜欢在廊下看星星,但从某一天起,鲜血喷溅成漂亮的弧形,涂满了他的世界,千万亿个碎片变成了暗夜中的绚烂银河。冲田总悟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夜空,即使击落所有的星辰,愿望也再不可能实现了。

他想要伸手去遮住自己的眼睛,却拐了个弯,摸到了枕下的刀鞘,冰冷而坚硬,噬人的利器安静的藏在其中,透出令人绝望的气息。冲田坐起身,把刀靠在肩上,贴着耳朵,果然听不到任何声音,没有不安的鸣动,更没有属于活物的心跳与呼吸。
都说物似主人形,可它和曾经的主人一点都不像。

他想起第一次杀人的时候,自己握着刀的手一点都没有发抖。锋刃上传过来顺畅的快感,皮肉裂开的声音,就像敲开一个西瓜之后的,兹兹——他还记得要往后退一步,躲开喷出来的血。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他握着刀的手,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背上,青筋突起,异常稳定。

怎么样?土方问他。

怎么样?生杀予夺的感觉?是不是如同你想象过无数次的,从第一次被刀刃的寒光晃到眼,就无法阻止。闭上眼,不停闪现。杀戮,或是被杀。

很好。他抬起右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深深吸了口气,扬起脸。
是活着的感觉。

有些人,天生就是应该握着刀剑前行的。即便仍是个孩子。
土方用袖子抹了他脸上沾的血,拉着他的手回来。他一路沉默不语,抿着嘴唇。

——那时我很想摸摸你的头。
最后的那个夜晚,土方笑着,对他说。

那只手拍在他头上的手,是温暖的。

土方先生,我又梦到你了。冲田在墓碑前坐下,默默地点了一支烟,放在地上。
天空中一大群鸽子盘旋而过,拍打翅膀的声音响彻云霄。他在阳光下眯起眼,看着香烟那一缕细细的轻灰色烟雾,飘散在空中。

十四,我绝不会说对不起。
放下屠刀,未必能立地成佛。我们都想好好活着,对不对?




“总悟,你这个混蛋把我的刀藏到哪里去了!”
写着“土方十四郎”的木板被一只靴子重重踩断在地。冲田顺着那条腿望上去,果然看到了副长写满不爽的脸。

“你又失眠了吗土方先生。”他悠闲地站起来,踩熄了在简易墓碑的残骸旁的地上可怜兮兮燃着的烟。“刚才厕所堵了找不到别的东西就随手……”

“你这个小鬼!”
“土方先生你不赶紧去把它拿回来吗,丢了的话可就糟了。”冲田无辜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怒气冲天揪着自己领巾的男人。“打扫的时间可是要到了呢。”
切!土方狠狠地把冲田甩到一边,朝着厕所冲去。

“土方先生。”摔在地上的冲田双手拢成喇叭型,对着远去的背影喊道,“小心一点,可别死在那种不体面的地方啊。”
“滚!”土方回过头,凶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真的在找死吗?”
“我才不想死呢。”冲田站起来,踏着破碎的劣质墓碑,对着他挥了挥手。

浅棕色头发的少年,在院子中央披着一身阳光,笑的像一个天使。



End


 
写了奇怪的东西。本来昨晚跟川君聊的是,土方受了重伤,小冲就砍了他,自己逃了。于是写到[我们都想好好活着,对不对?]这里END了。但是过了一会儿,又觉得T T这样对冲小田太不好了,补了后面一段。结果就变得非常奇怪,萌点全无。莫非我真的老了,看不得BE了OTZ
PR
2009/12/06(Sun) 19:02:33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