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02/08)
(11/26)
(09/16)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继续玩,每日上班摸鱼的片段游戏。
OTZ不过今次爆了,已经不能算是片段了


命题 by KEKE:夜袭

队员们一边高喝,一边踹开了早就空无一人的攘夷据点大门。
土方阴沉着脸,睡眠不足的怒火无处发泄。他把烟头用力踩熄,转回头问,冲田呢?
啊?队员愣了一下,说,刚才还见到冲田队长,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所以开上车走……

刚才。
土方的额角迸出一个十字。这家伙分明是猫科动物吧,还是一发现蝴蝶就忍不住要去追的那种幼猫。
一直到收队,冲田也没再出现。

“不用去找队长吗?”
土方看了看四周沉沉的夜色,皱起眉恶狠狠地说不用管那种在行动时擅自脱队的混蛋。
比起去找不知跑到哪里去玩的小鬼,赶紧回去睡觉,才是正经。
明明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回去之后,他却一直在垫子上颠来倒去的翻身,睡不着。

江户光怪陆离的夜晚,冲田该不会……
一阵寒气侵面而来,土方忍不住裹紧了被子。

以前在乡下的时候,睡不着且无聊的大家,常会聚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就变成了鬼故事大会。
有些人不怕杀人,不怕死,却很怕鬼。
人心中蔓延出来的无形妖魔,远比血肉淋漓的真实世界黑暗。
故事大会结束之后,他也是这样在床上裹成一团。
闭着眼任凭汗水把里里外外都浸湿,瑟缩的等着天亮。
然而有一次,起夜的冲田迷迷糊糊走错了房间,摸到他的身边,竟然揪住被子的一角倒头睡着了。
他抢不回被子,听着身边小孩轻轻的呼吸,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土方想到那小鬼唯有睡着时才显出可爱的脸,微微笑起来。

“唔——”
从墙里一声闷闷的低喘,让他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迅速的把被子蒙在头上,土方伏在地上不敢动弹。

一阵悉悉索索。声音没有了……
他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呆呆的愣了几分钟,猛地跳了起来,抓过衣服披上,冲出了门。
什么墙里啊,那分明就是隔壁冲田房间。

“总悟!”
推开门,少年跪坐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似乎正在铺床。
“土方先生。”冲田抬头在暗中对他笑了笑。“难道是因为欲求不满所以在失眠吗,可是我今天不太方便呐……”
“你这个小鬼龌龊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混蛋!”土方跨了两步,抓起他的衣领,“刚才行动的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
冲田的脸扭曲了一下,之后轻巧地说,我觉得攘夷的混蛋会从后门不远的水路撤走掉所以到下游堵他们去了。

“土方先生你们不行啊——”少年悠闲地拖着长音,得意的伸出三根手指摇了摇,“我可是一个人,干掉了六个抓到了三个呢。”
土方惊讶的停住了动作,然后才意识到空气中被自己忽略掉的味道。

人血的腥气。

“你受伤了?”他伸手去解少年的制服。
“嗯?”冲田愣了一下,艰难的往后挪,“土方先生虽然我能理解你很饥渴,但人家今天真的不方便……”
少年的胸口缠着绷带,借着门口照进来的月光,能看到渗出来的血。
土方盯着被缠的乱七八糟伤口,压着声音问:“为什么不去医疗室?”
“这么晚了哪有人啊。”冲田满不在乎的歪了一下头,“好吧,既然被十四你发现了,那明天就放我假好啦。”

“很痛啊土方先生。”少年被“碰“得推倒在地板上,皱着脸抱怨。
“别开玩笑了!”他用尽全力呵斥,声音却几乎发不出来。
冲田沉默了片刻,轻声问:“你的手,在抖么?”
撑在地上,支撑着身体的那只手,确实是在颤抖。

“不要害怕呀,土方先生。”
少年钩着他的脖子,抬起上身,把嘴贴到了他的耳边。
土方陡然睁大了眼睛,这句话如此耳熟。
似乎很多年前夜晚,也有人这样贴在他耳边说过。半梦半醒间。

——不要害怕呀,土方先生。我会保护你。

“我不会在杀死土方先生之前死掉的。”坚定诚恳。

少年的眼睛,在幽暗中闪着暗暗的腥红。
鬼神退避。


end

2009-11-18
PR
2009/11/18(Wed) 17:48:01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