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02/08)
(11/26)
(09/16)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12/19(Wed) 22:44:37
在跟KEKE玩命题写片段的小娱乐。
KEKE君的效率明显不行呀。我都写N个了。


命题 戒指:宿醉


房间里弥散着令人作呕的烟酒味。
土方横在榻榻米上,茫然的盯着头顶的灯盏。
“土方先生,你还活着么?”刷的一声,纸门被拉开了。冲田探头进来,啧了一声,用刀鞘用力戳了戳地上的尸体。
土方艰难的哼了一声,吐出一个字,水。
“水?好臭哦土方先生,你生吞了老鼠么?”冲田捂着鼻子在他面前弯下腰来,“水什么的,不如喝我的口水吧。”
少年微张着嘴唇,在他上方发出“厄——”的刺耳声音。
头痛欲裂。土方用最后一点力气起身,伸手抓住了冲田的领巾。
两个人的嘴唇砰地撞在一起,下一秒他被重重推倒在地。少年伸出舌头舔着嘴唇上的血,面无表情撑着双臂俯视他。

“看起来还很有精神嘛。”


end
09-11-16


命题 KEKE:落水


名叫冲田总悟的少年每天都在用实际行动让他去死。
花样翻新的各种奇怪巫术,或是直接肩扛炮筒对准他开火。
土方总是一边狠狠地咒骂,一边蟑螂般顽强的一日一日活着。

“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难过么?”
——在那以后你又打算靠什么活下去呢?

这样的话太认真,他一次也没有问出口过。
反倒是死亡这玩意,在一次次玩乐般的硝烟中,变得犹如游乐园闪烁的彩灯。除了给血光四溅的生活添点装饰,再无别的意义。
直到死亡真的拜访。

轻敌或大意什么的,在警察的职业生命中,就意味着结束。
背上的伤口被冰冷的水浸透,血在河水中扯出飘带状的痕迹。全身都被淹没,土方睁大眼睛望着透进水中的阳光。空气被挤出来,水渐渐灌入肺中,身体离水面越来越远。

人果然是不能自己飘浮起来的。
土方眼中最后的画面,是和自己穿着同样制服的身影,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处的衣服。

骤然贴近的少年,腮帮因为憋气而鼓鼓的涨起来。
或许是濒死时出现的幻觉,那张平时明明没什么表情的脸,竟然像是在生气。


end
09--11-17


命题  KEKE:雨天

背后抵着墙,湿透的衣服可以清晰的感觉出砖石的轮廓。
土方眼前一片模糊,仰着头,喘息的粗重盖过了暴雨的嘈杂,嘴角流过的,不知道是唾液还是雨水。
他甚至不明白眼下这境况是如何发生的。

少年冰冷的手指和着雨水在他体内搅动,他却觉得整个人都不抑制地热得发痛起来。
“总悟……”住手。声音在发抖,土方想把他推开,却因为少年俯身的动作不得不用力抓住他的肩。
其实即使跌在地上也不会变得更狼狈了。
领巾抹布一样被踩在脚下,裤子被褪到脚踝,沾满了泥泞中。墙角的积水中,躺着平时半步也不离身的剑。

雨水砸得他睁不开眼。
冲田跪在他的脚边,额发贴在微微上仰的脸上,顺从的姿势,眼神却燃着火。可仅仅是这样的眼神,就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射了。
平时走在他身侧的少年,变成了野兽,即使还小,也足以将他啃食的不留渣骨。
嘴唇,舌头,牙齿,那种仔细品尝着食物的动作,伴随着仿佛随时会咬下去吞入腹中的疼痛,让他一阵阵的紧绷和颤抖。

“……”冲田含混的说了什么,他听不清。
血液全都离开了大脑,甚至都没有了让自己犹豫的理智,他就把腿顺着对方抬起的动作搭在了少年的肩上。

终日握着剑的手,并不像同龄人那样的纤细光滑。
再一次探入他的身体,少年粗糙的指端转动摸索着内壁,那种焦躁愈发的明显。
土方濒死般张着嘴,大口的喘气,直到某个炫目瞬间过后,泄尽了气力。

“土方先生。”少年站起身,衣服虽然湿透了,却依然完好的可以直接去参加晚宴,“接下来,我们正式开始吧。”

end
2009-11-17


PR
2009/11/16(Mon) 21:18:59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