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19(Thu) 05:18:18
那些愤怒或是悲哀之类,一旦诉诸文字,都苍白无力

只是为了记录,并非纪念



1



我们才刚刚开始,就已走到了最後。

月坐在地板上,看见L慢慢的以他那种特有的姿势走到自己面前,对著他轻轻的问,我走了,你是不是很寂寞呢?
是啊。他翻著眼看上去,看见了L烟熏似的下眼圈。
怎麽?後悔了?L在他的面前蹲下,用一只手撑在地上。想不想来陪我?
没有。他不知道後悔是什麽,因为无论怎样,也不能挽回什麽,改变什麽了。
你想要我……来陪你麽?果然甜食吃多了人会变傻的吗?他看著L笑起来,嘴角是向上弯的,但眼睛里却空空的没有一丝温暖。
你现在是在天堂的吧?而我,注定要到地狱。
即使我死了,也不能在一起吧?
但是……还是想要和你说话……还是想要和你见面……幻想著有你的梦境……觉得寂寞……
果然……我们都还只是任性的孩子……

都只是……贪心的孩子……
不肯放手,不肯认输。

我就是L。
早在L主动和他表明身份之前,他们的较量就开始了。
他仔细端详面前这个少年的脸,果然古怪麽?所以从来也不会在人前出现。
看著人的时候,就像是盯著猎物的蛇,不自主的全身不舒服,开始讨厌起来。
忍不住,想和他较量一下。
那双眼睛,明明单纯如水,却总让人如芒刺背。
而且如此敏锐的……很在意……自己……
在期待什麽……抑或是想得到什麽……

如果仅仅是对手,他们不会走到死亡这步棋。
如果没有相爱过,他们不会以为孤独是终局。


2

天地再辽阔,依然逼仄的难以呼吸。
世界再喧嚣,还是寂寞的独自行走。

开始的时候,冷漠的城市里少年的身影,坚强的变成一个正直站立的惊叹号。完美、出色、冷静、性格毫无指摘,做事滴水不漏。
夜神月,是最好的。
他微笑,安静,平和,天真且固执的往前走。
我会成为新世界的神。
是的,他是神。有著足够的自信和骄傲,即使是神,也不可能像他一样如阳光般没有任何缺点,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最後一个童话,把那些晶莹剔透的形容词如珠玉一样缀成一个梦境。


“哥,你认为Kira是个什麽样的人?”妹妹把报纸递到他的面前,“呐,你看这上面说的!”
月想笑,他想自己大概可以了解了,为什麽人类一思考上帝就会发笑,当然,这是在上帝真的存在的前提之下。人类以自己的想象力对各种难以解释的现象进行著猜测,幻想著神的颜容倒影在世间……
他每天看报纸,电视,也常常上网,有关Kira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有种某名的欣喜与自得。正是因为人类是没有自制力的丑陋生物,所以才会有神存在的必要吧?
这个世界,肯定会一天一天的越变越好,一直到阳光下没有罪恶存在的那一天。


半夜,他从梦中惊醒。
并不是恶梦。对於死亡,月早已可以如吃饭喝水上厕所般平静的处理。
死亡笔记,多好的东西。
心脏麻痹,多好的死法。
干净、简单、快捷、迅速、最重要的,没有痛苦挣扎的死前抽薹,没有血腥作呕的画面与气味,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以直接破坏提供原动力的器官的方式完结。
一切来得太突然太简单,反而让他可以轻易的平静下来。
就如那一天在街道的上看见了黑色封皮的本子,只需要弯腰捡起来而已。
当恶梦不再拜访的时候,夜神月已经向神的精神领域迈出了第一步。

在黑暗中看著天花板,相貌奇特的颇有些後现代风格的死神已经不知所踪。也许是四处游荡去了……四下里安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呼吸,绵缓而沈稳,但不知怎麽,却让人觉得有淡淡的压抑,他知道,这只是因为有些情绪无处发泄。
孤独且坚韧的行走。

东京阴沈的夜里,夜神月发了疯似的想要一个对手。



是的,对手。
他不需要夥伴。

L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对著荧荧闪动的电脑屏幕蹲下来,原本就苍白的脸被映得更加难看,像是得不到阳光照射的阴暗植物,他的心和这间只有冰冷高科技产品的空屋一样,简单到可怜,且无法被温暖。

L的字典里,没有朋友这两个字。如果这个丑陋的世界上还有什麽是正确的,那一定就是他所坚持的东西。
所以,不需要其他人。
黑暗的房间像一个牢笼。但所谓的牢笼,其实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欺骗,背叛,出卖,人心是世界上最险恶的东西,他应付不来,那其中的腐臭和朽烂,他也不想再看。
只有相信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即使只有一个人,也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声张他所向新的正义。
他想,自己也许会永远抱著这样天真的想法活下去。
只是有的时候,会觉得好冷。

当他顺著冰冷的墙壁滑到地板上,痛苦且艰难的放出一声叹息时,L并不知道,在地球的另一面,有一个叫夜神月和他同龄的少年捡到了一本黑色封皮的Death Note。



3





屏幕上自称LIND.L.TAILOR的人倒下去的时候,惊愕的人们发出一阵骚动不安的喧响。

大大的“L”字母出现在屏幕上,L在黑暗中弓起身子对著看不见的Kira张狂的大声喊叫,带著歇斯底里的疯狂。

只是因为这样的生活,没有白天与夜晚的分别,一个人无法交谈,时间与空间的流逝缓慢到让人难以忍受。
压抑的黑暗,让他的神经变得渴望挑战。

就像是锋利的刀刃,对於鲜血的渴望。
迫不及待的,想去赴一场死亡的约会。



月不由自主的猛然站起身,狠狠的把手攥紧。
这是……

挑衅!

只是一瞬间,彻骨的寒意从两个人的心中升起,同一时间捕捉到的感觉。
他们站在镜子的两面,对著自己的倒影惊诧不已,却看不见对方的脸。
同类的气息!

因为是同类,所以厮杀。
注定彼此毫不留情的厮杀到头破血流肠穿肚烂身後尸积如山还是要厮杀。直到,有一个人死亡才是终局。这就是命运。


即使他们在不久的以後并排坐在一起,如同最亲密的朋友般对话,都只是假象而已。
已经注定的结局,让一切都成为尔虞我诈的欺瞒游戏,最终还要无可避免地走向底牌翻开时你死我活的对立与悲哀。
而那些嬉笑争吵的往来情愫,就像是春日里的花树。无论怎样的灿烂美好,却一夜之间就轰轰烈烈的颓然败谢了一地,无可挽留。

两个人都不能忍受失败。
於是,格外惨烈。



月把骄傲戴在脸上,也许只是为了引起L的注意。
L把猜疑挂在嘴边,其实不过是想更接近月的身边。

两个人相互试探,周旋,往前迈出一步,却又後退两步。像在跳一只慢拍的舞步,明明心中都迫不及待的想分出胜负,却又只能随著旋律慢慢的旋转。

生怕被对方看轻,却又更怕被看清。

你来我往的微笑,虚情假意的承诺,表白真心,标榜无辜,都不过是为了在揭开底牌之前之前多享受一分锺,那明知不真实,明知是镜花水月一场的──情!

各自都太出色,所以注定独行。
彼此都太天真,所以无法妥协。

悲哀麽……
那个时候,他们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同时也看到了结局。
即使微笑绽放的不遗余力,也只不过是一场悲伤的假面舞会。
曲终人散。两手空空。
笑容,碰触,每一次的小幸福,最後都幻化成指尖的莲。
弹指,湮灭。
彼此,都不过是一夜华梦。无法成真。


L在椅子上弓起身体,脚趾蜷缩著。两根手指拎起樱桃放进嘴里。
屏幕上的月正清脆的咬著薯片,薄而优美的双唇细碎的动著,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L睁大了眼睛,紧紧地看著他,突然间觉得眩目。
这个人,让L有种无法平息的冲动。

想要,出现在他的面前。
面对面的,看清他的眼睛。




4



月君……
他看著对面那人低垂的脸,有完美的五官和轮廓。
睫毛的阴影,眼角的弧度,嘴唇的光泽,无可指摘的让人感叹。

察觉到L的目光,月从资料中擡起头,微微而笑。
“龙崎,你在想什么?”
“只是在想,要是真的见到了Kira,我第一句跟他讲的话会是什么……”
“你是他的追星族么?”
“嗯,算是吧……啊,真的好想见见他!”

那个他曾经长久注视的有著奇怪习癖的对手,曾经几乎要自己于死地的对手,在他们相遇的最初的最初,只不过是个会像小孩子一样露出天真期待表情的人。

即使,这都是假像。
他却记得那种天真,期待糕点的孩子一样,眼睛中的光芒。
快乐的,幸福的,在这场游戏中享受著相互欺骗与伤害。

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不过是,游戏。


窗帘刷的一声被拉开,杏眼少女化著精致浓妆的脸出现在眼前。

“月~~海砂要去工作了~~”
“啊?嗯……”
“喂喂~~~月君~~~你那是什么态度啊?不给海砂一个‘今天也请加油吧’的kiss么?”
“好了好了,我还有事情呢!”拉开像荡秋千一样挂在他身上的海砂,漫不经心的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那么,月君今天也一样要加油哦~拜拜~”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少女扶在门边露出灿烂笑容。

关门的声音,重新拉上窗帘,房间归於黑暗。

“月君和海砂小姐感情很好呢。”

动作中,手腕瞬间有沈重的错觉。
你想要说什么吗?还是会很在意吗?
月闭上眼摸索,那里空无一物,即使曾经被铐上一副相连的手铐,现在也早已没有任何痕迹。

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曾经被强加上去的束缚,含义不明。

他似乎永远无法理解L某些做法的意义。
就像L永远也不能理解他的想法。
而且他们,从来不曾试图体会对方的理想。

——谁都不做坏事的话,世界就会向好的地方发展吧!

——正义必胜!

只有坚信自己是站在正确的一方,才能在这种状况下沿著自己的目标走下去。
拿到死亡笔记的时候,发现这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东西。他的命运,从那一刻就开始改变了吧,驶上了和原先完全不同的轨道。
已成定数,无法改变。

如果这是一个王子和公主的童话,结局会美满而幸福。
可惜这是侦探和杀手的煽情八点档,无法展现最好的,但是却可以把最好的毁灭给人看。残酷且庸俗,无非双双死去,或是强大的一方杀死另一方。

“所谓’L’这个人,名字,居住地,就连样貌也没有人知道,但是不管什么事件一定都能解决,可说是这个世界的幕後顶尖好手,最後的王牌……”

最後的王牌,翻开的时候,其实也不过如此。
当时针分针秒针在12点的黑暗完美重合,结束与开始在同一个舞台跳著探戈。
新的一幕,杀手变成了侦探。

——我是L。

弯曲的字母L,这种冰冷的符号,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能够代表一个完整的人了呢?
那个人,有永远无法消退的黑眼圈,从来不会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喜欢吃让人受不了的甜食,擅自决定从来不会顾虑他人。
这样一个人,最後只剩下一个字母——L。
轻易被取代,就像从不曾存在过。

月蜷缩在床边的地板上,下意识的咬著指甲。
瞬间惊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沾染了L的习惯,不知不觉越来越像他。

那个总是用力睁著有著烟熏一样浓重的眼下阴影的L,那个总是把双脚缩在沙发上咬著拇指思考的L,那个可以把方糖堆成金字塔喜欢用两根手指拎起甜食的L,那个……已经死去的L……

月环著双肩在黑暗中无声的颤抖。L灵魂中的一部分在他死亡的那个画面中已悄无声息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其实是他输了。
一败涂地。

L的目的,最後也许只剩下证明自己的猜测,证明他从不曾错认过月,证明他不会把一个自己长久注视的人看错。或许这亦是他们最初相遇的意义,用一个人的存在,证明另一个人的存在。

L死了,於是可以平静的闭上眼睛,以婴儿般安详的熟睡姿态离去。
而他,还在挣扎的活著,作爲夜神月,作爲取而代之的第二L,作爲新世纪的神。

无法忘记,也不能舍弃。

那么,就这样吧。
不必执意的让自己回想,就让那些属於夜神月和L,生命中最真实最重要的记忆和情感,安静的睡在他的记忆中。
伴著一个同样天真,固执,不肯认输的人。
一起沈睡。

他会承载著两个人的灵魂活下去。
夜神月,L,他们都曾经是世界上最孤单的孩子……
现在,都已不再孤单。
所以无需悲伤。

“月……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呢……”



END


後记:


上个月的27号,看到了DN的107话,然而“月死了”这个事实,到现在才终於接受……
月死了,和L一样,都回不来了。
平心静气的把月崩溃到死的那几话又看了一遍。
突然觉得,死了……也好……
因为这已经不是那个夜神月了。

L死的时候是平静的,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场以死亡为赌注的刺激的游戏。
极端任性的举动已经无法被称作为了正义。
仅仅只是因为,他是L,对手是月。

月的死亡是扭曲且丑陋的。
闭不上的眼睛,和枯凋的容貌。
无法接受他的崩溃。

月是疯狂的,一直都是。
决定成为神,贯彻自己的正义,和L以彼此性命相斗,他什麽都不在乎,什麽都可以利用……可是他也冷静,
我一直一直对自己说,L死了以後,成为了L的月就不是月了。
然而,不是的……不是的。
那个月,也是月。
即便在L死後,他渐渐露出越来越多的阴险笑容,那种天真的坚持变成了一种近似於邪恶的狠毒。
但他始终是,冷静且疯狂的,以我最喜欢的那种姿态行走著的月。
决绝,自信,还有恶狠狠的骄傲。

那些我无法直视的狰狞面孔,怎麽会属於这个完美的月。
那个目光一转就可以勾著嘴角不动声色算计出100条後路的月,怎麽会陷入这种一败涂地的境地……
他即便是死,也不应该输的。
退一万步,即使他输了,也应该依然是冷静的。

记得看某一话的时候,之前一直都在讲N的计策,月在最後几个画面终於出场,露出微笑。
看过之後,和LO聊天时,说,作为月FAN真的很幸福,不管情况多麽险恶多麽担心,看到月的这个笑容,一下子就觉得放心了——如果是月,就一定没问题,他不需要我们担心。
那个时候是这麽想的……
现在也依然如此。

所以,那个在地上挣扎爬行,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的人……不是月。

月死了。
只是死了,而已。

这篇月L的同人,大概永远也无法完成了。

不管不顾的,直接写了结尾。
中间的部分,无法动笔。

这部漫画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他的人,都是配角。
这个故事,只属於他们两个人,旁的那些,都只是路过。

不想再写他们两个的故事。
已经不觉的难过了,只想安静的看著他们。
如此而已。
PR
2006/05/10(Wed) 16:29:43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