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平生所好诗酒茶
时间就是金钱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
戒指
kakering/戒指/或其他

私人记事。

攻控。长情恋旧。

2005年——今
最新品目
(04/30)
(11/26)
(09/16)
(09/09)
你说
[03/22 千山]
[03/18 戒指]
[03/15 千山]
[03/05 戒指]
[03/04 千山]
关键字偷窥
声明
本BLOG所有动漫同人作品,人物及设定属于原作者,文字和YY属于我。
记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1/21(Tue) 08:03:00
题记:阳春包子不是阳春面的进化版,阳春包子是阳春白雪的物质版。
­

1 一眼成春

2 春雨听花

ALL迹+架空+清水暧昧向



----更新日07.8.20----



1.一眼成春


迹部睡一觉起来,推门出去,云海万里阳光无限。
他理理头发,一扬头,道:“本大爷的光辉果然堪比日月。”
顺便摆了个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佛祖姿态。

“这话要是让如来听见,大概得把你打回尘土重新修炼。妖怪成仙不利于天界整体素质,这本是老生常谈了。”

声音打头顶上来的,一抬头,果然一片白乎乎软绵绵的云朵在上面转悠,迹部转身就往屋里走。

不二周助从云头上优雅从容的跳下来,一边道,“洞湖灵君且住。”

迹部对他的风雅姿态甚是不屑,挑着眉问,“上君很闲?”

不二一晃到了他面前,颇清俊的脸上挂着笑容,道,“我是特地传命来的,方才奉紫薇帝之命到玉帝处取个对象,恰巧看到灵君被指派了个有趣的事,就顺路带过来。灵君闲得也久了,此番下界可是机会难得,千万别出岔子。”
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一卷纸,塞到迹部的怀里,不容他答话便驾起云径自去了。

说来说去,清元上君不二周助果然还是闲得很。

迹部哼了一声,抖开纸。

要派仙人下界的事,无非几样。寻有仙根的精怪或凡人传修炼之道,把扰乱天道纲常的妖鬼收镇或是驯化,这是一般性比较普通的任务,大凡仙人隔个十天半月总要出一次。不过这种快,下去一闪亮个仙姿,说两句话动动手指就回来了。还有些比较麻烦的,比如有些上仙真神因各种原因重回轮回转个十圈八圈,仙界自然要特别 照顾特殊待遇,总会派个把仙人潜入凡胎随身护着,这一护就一轮回,虽然天上也就是嗑嗑牙喝杯茶随便晃晃几十天的功夫,但凡间也的老老实实的挨个几十年,一 般都是修行不够的小仙下去磨磨道行。还有一种比较难得的,就是人间突然有什么不按理来的,三清四御哪位看着不顺眼了,派个人下去折腾折腾,掰回顺眼的来。

迹部这回的任务就是最后一种,说是人间的白国到现在一百八十七年,按照天界的规划再过个二十三年就要被灭掉,再建新朝。但是现在有点意外,怀着白国下任王 的那个妃子被个小妖惊了梦,早产了两天。本来算好是末代帝王死于非命,这下变成了中兴之帝威加海内。玉帝听着报了觉得要糟,就命人点个小仙下去做祸害妖 孽,也不知怎么就想到这位成仙尚不太久的洞湖灵君了。莫非是觉得他颇有亡国之相……迹部觉得自己的眼角抽了抽,又抽了抽,他忙抬手压住。

扫了一眼,命他下界事由的后面还加了几个字——即刻出发。



迹部原本是潘镜湖边水柳树。一年大旱湖水枯竭,水柳树也奄奄几死,恰逢有上仙路过,见它风骨奇特也算可爱,一念之间就施咒丢甘露活了它。它也算是长寿之树,经年取天地日月灵气,原本就资质不错,此番沾了仙气经三百年便修炼升天入了仙籍。在仙班末列为至仙时尚无称号,后又经百年升至灵仙,被封作“洞湖”二字。

草木成仙,向来在仙界被人轻看,也少有人愿意关照。偏偏迹部又自视甚高,也不愿去拜在哪位上仙门下,独居在仙界一角,倒是颇为僻静。房中除了必备之物没什么多余的东西,他回屋里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快些赶去人间了。

要是以仙体下界,随便驾朵云飘下去就是。但是投入肉身凡胎,却跟削仙籍打入轮回是同一套出入系统,唯一不同就是一个是被推下去另一个是自己跳下去。

迹部站在南天门外的谪仙台上,看着脚下迷迷茫茫一片云雾,深不见底,不知怎么就全身一阵寒气。难怪这要投胎的活都交给下等仙人,从这地方掉下去感觉肯定好不了。

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投胎这种事赶早不赶晚。一不小心要是肉身过期了,还得领罚。迹部懒得多想,反正不就是下去晃一圈吗,权当是重新尝尝人间烟火。

正要往下跳,身后有人出声,“洞湖灵君这就要走了?我还有点东西给你呢。”

迹部生生把已经伸出半只的脚收了回来,一回头,是刚刚才见过的那张脸,想到向来从他那里所收的物件多是些古怪之物,便道,“我急着赶路,上君不必麻烦了。”

不二笑着走过来,嘴边飞快的念了什么,手指捏了个诀落在他身上,道,“灵君此去干系重大,白国能不能灭亡全看你了,我下个固元的咒给你,以防你入了凡胎后忘了自己所为何来。”

迹部哼了一声,道,“干系重大还派个末等小仙去。”

不二见他露出不满神色,柔声道,“此回不能用神力,要全凭心神角力,才智周旋。说到这种事情,自然是由下界修成仙的经历过人间岁月做起来容易些。”

迹部听着心中却冒出一股郁气来,道,“说的好听,还不是先谋权夺势登堂入殿,然后再卖国叛主反戈一击,真是好差事。” 

不二看他几句之下便显出本性来,颇觉有趣,心道你再怎么不满,还是得下去,面上仍是平心静气的说道,“灵君一向心境甚高,在仙界也不怎么适心,倒是此次下界出身便是权贵已极,可由着你性子得几分自在,事毕也可减抵许多修行,难道不好么?”

命卷上没写他投往何处,迹部原以为还要颇费功夫,听到“权贵已极”几个字后闪了下神,若论权贵之极,便只有皇族了,这倒真是好命。心念一转,勾起唇问道,“清元上君对我还真是挂心。这么说,莫非此番是上君特地为我请的啊,嗯?”

不二不答他话,只淡淡笑道,“灵君投胎要怕是迟了。”

语毕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迹部还未及转身,便被背朝下踹下了谪仙台,往凡间跌去。




清元上君这一脚毫不含糊,站在谪仙台边上对他挥手的潇洒身影眨眼就成了一个小点儿。

高空速降挺刺激。
面朝蓝天背对云海风声猎猎,弄得迹部脑子里有那么一刻短暂的空白。穿出云层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他还没来得及回味就带着肚子上残留热辣辣的疼痛掉进了新鲜出炉的肉身里。

这就算投胎了……

耳中充斥着众多尖叫和哭嚎,还都颇为动情,声嘶力竭不遗余力。
谨慎起见,迹部打算在弄清状况之前先装装死,闭着眼一动不动的任人摆弄,却猛然一股热流从腹部灌进来,汹涌而至差点把五脏六腑都挤炸了。

胸中一阵翻涌,终于一张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听着自己脆生生的哭声,迹部大爷的心情就两字:丢人!
做妖做仙几百年从没有那么丢人过。

但他马上就意识到,哭两下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是他唯一可以使用的表达方法,算不得什么了。还有更丢人的事等着他,像是被人强迫喂奶洗澡大小便不能自理之类的……

后来迹部琢磨过来,这就是不二所谓的那个“固元咒”干的好事。其实完全可以让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过完婴儿期幼儿期,等差不多年纪了,下来个仙人施个法把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召回他脑子里。

迹部自成精后便化作青年模样,别说是幼年,连童年都没有。
这样被人拎来拎去当成小宝贝哄的生活,弄得他差点发疯。

等长到足岁了,投身凡尘的迹部君又陷入了另一轮折磨。

只因当初他在谪仙台上和不二多说了两句话,一不小心误了时辰,人间的那个肉身已经被生了出来了。

离了娘胎却没有魂,登时便没了生气,命是有神旨吊着,但在凡人看来那是眼瞅着要完。幸好是生在皇家,一出来就有太医在边上候着,摸摸手腕道声奇怪,说明明还有脉的怎么就是不见进出气,莫非是先天不足气上不来憋住了……于是琢磨两下,说或许找人续点内息把这口气顶上来,就好了。

大内的高手一声传唤飞檐走壁眨眼间就来了,一掌在他的小肚皮上灌下去,那内力精纯澎湃有质有量确是难得。
迹部被不二踹的那脚还尚存余感没缓过来呢,这一下委实难耐,当时就哭了出来。
太医见救回来了,欢欢喜喜的得了赏不提,还对自己的当机立断大大的得意了一番。

但迹部的小身子毕竟有片刻工夫是个空壳,强吊着性命还是损了元气,再加上这新生儿娇嫩,那股内息也有点猛,多少伤了心肺。

所以,他身体不好,非常的不好,彻底的不好。

这种不好,年龄越大就越难以忍受。
幸好他是皇家血脉,论起来叫现任皇帝一声叔。
有这层关系摆着,好歹被照顾得还算不错。
但是如果一年四季有三季缠绵病榻,三百多天有一半时间性命就吊在嗓子眼上晃悠,照顾的再好也没什么可高兴的。

别人会走了他还躺着,别人都能跑了他还从没下过床,长这么大他总共就出过这暖阁五次还都是被抬出去的,快六年了啊……
归根结底,这都是不二一手造成。
靠在软被上,迹部在心里把那个妖孽仙人翻来覆去骂了不知多少次了。




这天早上喝了两口粥,吃过药,迹部看外面天好,便命人在窗前摆起软椅,把自己挪腾过去晒晒太阳。

阳光灿灿,照在身上倒也暖和,迹部眯着眼睛假寐。想他明明辛苦修成人形,如今却又变作孩童,装着心智初开,说话还要挑词捡字,不能让人觉出端倪来。又想到潘镜湖畔草木丛生,自己脚下就是水色烟波,晴雨都各有风情。
把从前旧事如今情状翻来覆去的想,总之就是消磨时间。
耳畔突然凭空出来个声音,道:“洞湖灵君好生悠闲啊。”

四下空无一人。

若是换了旁人,早从棉花堆里跌出来。
迹部成仙得道自然定力不同,但听到这声音心里也还是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面皮上绷得却没有两样,“本大爷此回下凡全赖上君照拂,还要多谢了。”

耳边一声轻笑,白衣的身形显出来,不二绕过椅背把他身边的锦被推了推坐下,笑吟吟道,“不谢不谢。这位大爷你嘴唇泛青印堂发黑气血两亏满心怨气,容易招那阴气附身野鬼纠缠,这可是大大的不妙,不如小仙我帮你化解一二?”

迹部瞪他一眼,狠狠道,“上君果然天生仙骨,几日间修行精进口才见涨,这等小事倒是不敢劳烦。我就是有一事不明,要请上君解惑。”见不二只是望着他没什么反应,便接着道,“凭着现在这个撑都撑不起来的破烂壳子,本大爷怎么去做那些祸害事?莫非靠我一个人还能把白国吃空了不成?”

不二听他这么说,勾着嘴角上下打量,把迹部从头看到脚打个转再看回来,道,“说道此事,我今晨遇到司命星君,也曾问他洞湖灵君又不是狐狸精升仙为何选他,司命说这番考量自有计较,到时候定会让你功德圆满。”

此时迹部六岁未满,因体质不好,长得比一般的孩子还要小些,被一堆松软的被垫拥着,更显瘦小。不二的目光毫不遮掩的在他身上刮了一圈,让他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肉。

迹部不自在的略挪了挪身子,问道,“既然早有安排了,那你下来做什么?嫌本大爷过的安宁来生事的?”

不二伸手将他前襟衣褶理理,正色道,“灵君此言差矣,本仙一向对灵君颇为挂心,今日一听司命说你是本相投胎,便满心后悔不早些来看看。” 迹部素来傲气十足不理他人的样子,如今原样五官缩了圈水,明明还是一样的傲然神情放在这张小脸上却当真可爱的紧了,确实不枉他辛苦下来这趟。

敢情是闲过头来看他好玩的。迹部拍掉他的手,沉着个脸道,“你若没事就别烦我,不然被人看到本大爷和空气说话,以为这孩子不单身子不好连脑子也不好了。”

伸手摸摸他衣服下的手臂,不二不理会他的抱怨,自顾自道,“这身子真瘦得可怜,平日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本仙来陪陪你不好么?”

语调温柔,表情分外真诚。

迹部只觉得手臂上瞬间冰凉,隔着好几层布料都抵不住。他方要开口,紧接着从头到脚一阵发麻,身体里气息乱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不二一脸的不食人间烟火神仙样,语气平平道,“司命让我转话给你,‘让他午后自个去王府后厨,有个包子里搁了颗老君的丹药,一眼就能看见,吃了后保他随意仗势欺人作威作福。’我琢磨着你现在这样子估计去不了,就帮你理了理气,随手而已不用谢。”

迹部好不容易顺下气来,说话有气无力,目光倒是颇凶狠,“真有那丹药直接给我不就行了,你们在天上无聊,倒是折腾起我来变着法的有趣了。”

不二站起身抖抖衣服,一身的仙风道骨,望了迹部一眼,道,“总之灵君尽且安心,此间之事早有定数,你尽管随心享福就是。况且这全是司命星君安摆,他此时定在天上瞧着,待我走了你有什么话就大声说。只是丹药之事千万留心,落到别人腹中可就多少有些麻烦了。”

言毕转身不见。




驾云而来,腾空而去,那都是初得道的低等精怪,故意炫耀。
现如今,原装的上等仙人都这样,凭白出现,莫名消失,连个招呼都不打。
真真的来路不明神鬼莫测,道行深浅当下便知。

不二转眼不见,迹部大爷自然有一肚子的气。
话到嘴边,想到那司名星君此时多半正趴在天上往下看,咬着牙忍了忍,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

迹部腹诽两句,理着体内清气运起诀,转了几周果然感觉身子轻巧许多。
下地走了几步,便回到软椅上继续瘫着装废人。中午有下人来伺候着吃了几口饭,又再服了药。等到人走了,迹部听了一会儿动静,窃手窃脚的爬起来,推门出了屋子,顺着外廊往后厨走去。

他自小就只有暖阁那么小个地盘,还真不知道这王府结构如此复杂。
不逛不知道,一逛就迷路。
他根本就不知道后厨在什么地方,而且又不能走光明正道,只能在墙根树丛里钻,走着走着弄不清地方了,却还不能问人。
粘了满身的尘土草茎,却死活找不到地方。
迹部恨不得一把掐死自己现在这个壳子,直接腾上半空把王府看个明白。
等好不容易摸到后厨,他四下看看没有人,从灌木里钻出来抢步跨进门槛。

果然是一眼就能看见。
一个白乎乎软趴趴热腾腾的包子,正乖乖的呆在灶边的架子上的盘子里冒着白气。
那就是——仙丹……
除了司命那没品的家伙,还有谁会把老君的仙丹放在一个肉包子里面。
迹部缓缓的走上前去,眼中鄙夷的目光格外真实。

他伸出手,伸手?伸手!

…………
够不着=口=!!

迹部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好歹也是堂堂一个灵君,居然连个包子都拿不到。
用力的踮起脚尖,迹部不放弃的伸着手往包子白皙柔软的表面接近。
事实是残酷的,不管他怎么努力,手指只能勉强的碰到盘子沿。

“你在做什么?”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迹部一惊,脚下不稳的就要往一边倒,手指抖了下赶紧扶在架子边上。
就在此时,一只纤细的手闪电般穿过他的眼前,径直向包子而去。
只见手指在盘子边沿上猛地一按,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包子就轻巧的腾空而起,以一道优美的弧线向后飞去。

片刻之后,迹部终于从这个意外情况中回过神来,缓缓的转过身。
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差不多体型差不多高矮的小孩正满足的在衣服上擦着手指上的一点油星。

包子已经踪迹全无……

“喂,那是本大爷的包子啊!你快把它吐出来!”迹部扑上去掐着那个小孩的脖子使劲的摇晃。

混蛋司命你又耍我,我就不信这你不是成心的!
本大爷已经忍了这么多年了,这回绝对不能再忍了!

那个小孩被他掐的喘不过气说不出话,只能伸手乱抓。但迹部已打定主意,狠着一张脸手下只是用力。

“啧啧啧,看不出大爷您这么狠心,这孩子都快没气了还不停手。”
戏谬的声音在一边响起,迹部抬眼,看到摇着扇子的司命星君忍足侑士正坐在灶台上优哉游哉的看戏,屁股底下正巧是一口冒着气的砂锅。

“我就知道你在。”迹部哼了一声,却不松手,“这人误吃了仙丹有违天道,我正打算剖了他取回来。”

“灵君若是把这孩子弄死了,恐怕此回的事情就办不成了。”忍足啪的合上扇子从砂锅上跳下来,走到他面前。

“莫非灭国之事还要着落在他身上?”迹部放开手,那小孩早已晕了,软软的瘫在地上。

忍足笑道:“正是正是。灵君日后要多多照拂于他,才能功德圆满。”

迹部瞥一眼地上那孩子,年纪不大,那五官倒是出落的精致好看。
此时一动不动的躺着,几缕微卷的头发贴在额上,脸色苍白双眼紧紧闭着,眼角还留着刚才挣扎中溢出的泪痕,微启的唇齿间气息微弱。
虽是一脸的稚气却透出一股诱人的情味来。
迹部心里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突地生出一阵不忍来。
赶紧一敛心神,道:“抢我包子的人,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灵君恁地小气,不过是一个包子,何必这么耿耿于怀。”忍足笑着伸出手凌空一抓,再摊开来掌心一颗圆圆丹药,“我本是打算把它放到包子中,后来突然想到这油腥于药性不利,就作罢了。”
他把丹药送到迹部面前,道:“灵君天生好命,该是你的总也落不着旁人。”

迹部挑挑眉,一言不发的接过来吃了,暗自行了两圈气催开丹药,才道:“司命果然安排的圆满,敢情是可逮着看戏不花钱的了阿,恩?”

“我这都是为了谁,灵君你竟不解我一番苦心吗?”忍足摇摇头叹了口气,使了个固气的诀落在地上那个小孩的身上。“这人转刻便醒,灵君可速速回房去了,莫要被人发现。我先去了,灵君若有事需要定会下来相助。”说完,他的身形便自空气中渐渐不见。

这人的品位果然差到令人发指,连来去一下都要用这么恶心的方法。
迹部眼见得忍足在半空中鬼一样蒸发,只剩个头时还对他笑笑说了声再见。
听着那孩子的呼吸变得顺畅,他转身就往外走。

一只脚已经迈出门开了,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呻吟。
迹部鬼使神差的就停住了脚步,慢慢的转回头。
地上那个孩子的脸上已经泛起了血色,长长的睫毛抖了两下,睁开了眼睛。
迹部呼吸一滞,竟有些失神。
半透明的墨色瞳孔,明亮且清澈,一眼看过去,水波潋滟。




2   春雨听花




自从那天把后厨弄得鸡飞狗跳之后,迹部趁着家仆们忙着抢救那个昏倒的小孩的工夫,偷偷摸摸的从侧门溜回了房间。爬回床榻,他总觉得身后有双满是水光和怨念的眼睛,伴着包子的味道死死徘徊不去。于是迹部大爷为了“压惊”,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很是老实了几天。

要说,老君的那个炼丹炉天上地下都有名的,确实不是摆设。打从那天吃了司命星君忍足带下来的灵丹,他没多久就生龙活虎上窜下跳了。老王爷见宝贝儿子一天天好起来,笑得像是敲裂了的核桃,什么时候都咧着嘴合不拢。本来他就为了这病弱的儿子不惜血本,这下子更是什么好东西都往他这里送。

迹部跑到前厅看到一个双耳龙纹的大瓷瓶,伸手摸了摸,隔天这东西就摆在了他的墙脚。他坐在后院凉亭发呆,琢磨天上那些缺德的人都在做些什么呢,一不小心就吃完了半盘芋头酥,下午他回了房间,就看见自己桌子上满满的搁了一堆。甚至他有天坐在走廊上荡着腿装小孩子,走过来一个穿杏色衣裙的侍女,迹部心血来潮用甜甜的声音说了一句:“姐姐的衣服真好看。”两日之后,他早上一出房门,满眼都是这种粉不粉黄不黄的颜色晃来晃去。

一句话,这有权有势有爹娘的日子,实在是好到没得挑了。

当初为求那跳出轮回外不在五行中,如今却又重回红尘里打滚,不知以后还有什么好事情等着他。想着想着,迹部突然打了个喷嚏,吃到一半的水晶梅花糕立刻糊了一脸,旁边立马伸来一只纤纤玉手拿着丝帕帮他擦嘴,

享受着无微不至的服务,迹部突然觉得,自己当初非要修仙,可不是蠢到彻底了吗?


滋润的生活总是短得像春天的尾巴,树叶才刚发芽,炎炎烈日立刻就来了。
这天上午迹部就被老王爷叫去书房,语重心长满怀期望的说了半个时辰的家国天下修身齐家之后,迹部已经奄奄欲睡眼皮打架。

“景吾,我给你请了一位老师,你现在家里学些日子吧。”老王爷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迹部心里却立刻明白了,这是要让他补补功课,估计之后就是进宫去和差不多年纪的未来皇帝一起了。也好,趁着那小皇子还是孩子,先混成个青梅竹马的关系,以后做起孽来也方便得多。

“你现在身体才刚好,学习固然要刻苦努力,但也要注意休息。”
迹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老王爷絮絮叨叨的嘱咐着,他只是心不在焉的哼哼几声应付。

“景吾,你从小便身子差,一个人也没个同龄的朋友。你母亲说要给你给找个伴儿,以后一起玩玩,也与人交往交往,省得孤单寂寞。”老王爷此时是标准慈父,迹部一边配合着露出期待的表情,一边想着,本大爷一点也不孤单寂寞,只要一想到那几个混蛋在天上看戏,就恨不得天天清闲无事才好——平安是福啊!

好不容易接受完了关怀,他从书房出来,伸了个懒腰。
总结一下意思,从今往后他有了个伴读,是府里管家的儿子,据说聪颖好学温良可人……就是不知长相如何啊!毕竟是以后要日日相对的人,虽说要像本大爷一样风采逼人不太可能,但也别太过刺目才好。
拉拉衣摆上的褶皱,迹部对于那个尚未谋面的“伴儿”带上了几分期待。




隔天早上,迹部正在院子里装模作样的耍几下拳脚,旁边的暖玉配合着他衣袖甩动的呼呼声拍掌叫好:“少爷真是英姿飒爽,勇武不凡!”

他幻想着自己当年做妖时上房窜树的高手风范,来去无影快乐胜仙,颇为得意的摆了个单腿立地月下探花的架势,没想到一脚踏上个圆滚滚的石头子儿,摇晃了一下啪唧跌向一旁。

迹部啊了一声,呆呆的坐在地上。

“少爷!”暖玉飞快地冲过来扶他,一边紧张的念叨着有没有受伤啊摔疼了吧之类的。

迹部让人扶着起来,耳边那些嗡嗡的声音半句也没听真切,只有钟鸣似的轰响,震得他脑子发晕。
心里莫名的情绪,不知是惊讶还是失落。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他缓缓地把目光转到侍女焦急的脸上,尝试着挑了挑嘴角,成功地扯出一个笑容。“我没事,该去见老师了。”从别人的搀扶中自己站起来,迹部往前走了两步,转回头对还兀自站着一脸呆滞的女人打了个响指,“喂,过来帮我更衣。”


走到书房门口,迹部站住,拉了拉衣角又揪了揪领口。陪在他身后的暖玉俯身在他耳边说,“少爷,别紧张,我听王爷房里的雀兰说,这个老师是个很好的人。”

你大爷才紧张呢!迹部忍住想要骂出口的话,这女人刚才说什么第一次见老师要穿的整齐些,找了件别别扭扭的死板衣服不说,还给绑得那么紧,这一路走过来,差点憋死他。

“少爷。”暖玉水灵灵的眼睛在他眼前眨啊眨。
迹部吐了口气,说我们进去吧。


“小王爷,你站在门外做什么?还不快进来。”门板在他手指触及的一瞬间刷的打开,露出一张异常熟悉的笑脸,一双眼睛生生弯成两个弧线。

“你……”迹部一阵头皮发麻,这种令人发指的笑容,不是不二周助还能是谁?

“在下姓不二名周助,从今往后就是小王爷的老师了。”不二轻轻摇着手里的扇子,对着还不到自己胸口高的迹部颇为得意地微笑,“小王爷以后可以叫我先生,或者不二先生。”

“不二……你来添什么乱!”迹部凑上去,抓住他的衣襟缩短身高距离,在他耳边小声的咬牙切齿,“哼,我的热闹就这么好看?你不怕玉帝知道了抽了你的仙根?”

“难为灵君一片深情担忧如此,小仙这是奉旨下凡,尽管放宽心就是。”不二贴在他耳边款款说完,啪的一声合上扇子,敲掉胸口的手,往后退一步整整衣服,从身后扯出一个孩子。

“小王爷,这位是王爷给你找来的伴读。王府管家的儿子,与你一般年纪,名叫观月初。”他笑眯眯的拽着观月的手,把他拉到迹部面前,“以后你们可要好好相处。”

迹部看到被推到自己面前的孩子,只觉得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何处见过。
只是兀自回响,却没想到要打个招呼。

“见过小王爷。”声音稚嫩,语气却颇稳重。
迹部赶忙回礼,一边还紧紧盯着那张黑发黑瞳的小脸,某个画面一下子窜出来。

“啊,你是……”他赶紧闭嘴,把“抢我包子的那个”几个字吞回到肚子里,却已经迟了。
不二早已笑着凑上来,“小王爷你以前见过观月?”

“没有。”
“见过。”
两个人一起开口,迹部狠狠的瞪了观月一眼,“本大爷什么时候见过你啊,恩?”

“那次小王爷去厨房偷包……”观月话还没说完,就被迹部扑上来捂着嘴拖到一边。

“我说没见过就没见过。”他努力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威胁的行动还没做完,身后响起一声轻咳,后领口被一只手揪住,双脚立刻悬空。
“小王爷。”不二把他拎起来轻轻松松的丢到了椅子上,“该上课了。”
“喂,你以为本大爷是什么!居然敢这样对我!”迹部对着不二一脸的不满,却也没再多言,坐在椅子上愤愤地瞪着眼睛。
观月原本一直没什么表情,此时却扑哧一声笑出来,道,“小王爷说没见过,就算没见过好了。”
“哼!”迹部的眼神亮了亮,撇撇嘴伸手拍着自己身旁的椅子,说,“快过来坐好。”
观月走过去坐下,转过头对他说,“那我们今天就是第一次见面,以后还要请小王爷多照拂。”



TBC

----诞生日07.2.06----
~囧~这个拖得不算很久...
PR
2007/08/20(Mon) 12:16:32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MAIL
URL
MESSAGE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断言
唔,好像观跡幸都要出来了哦...

妈妈,你要是天天写5千字偶保证你就火了T^T表懒惰了咩~妈妈~~~~

ps 平均下你一天有写到100字么- -+
=。= 2007/05/25(Fri)13:32:31 編集
Re:断言
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_=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孩子……
天天写5000字你要我命咩OTZ,很快就要女王X3了
平均一下,你不能只算这一篇啊>.<
【2007/05/26 19:24】
無題
就是要集中更新一篇嘛...才能火- -
人家是loli,今年十岁不满...
妈妈你做事就要承认的,不能抛弃偶T T
=。= 2007/05/26(Sat)22:44:47 編集
Re:無題
浇点油扔根烟也能火,何必那么辛苦=3=
你肯定不是我生的,望天,莫非是穿越来的?
【2007/05/28 13:04】
無題
啊,被识破了=.=
偶其实真的是妈妈的孩子嘛>_<
人家从15年后穿来的=v=哈哈
偶的到来是为了促进你和爸爸的相遇和情感交流,哈哈
T T 2007/05/28(Mon)18:23:16 編集
Re:無題
为什么是15年= =....
口说无凭啊,穿越这东西很没谱的
不如,我们来滴血验亲吧,磨刀~
【2007/05/29 11:02】
無題
你居然还知道介个滴诞生日……

PS 偶还素喜欢这种感觉滴。。
=_+ 2007/08/20(Mon)19:17:53 編集
Re:無題
因为查了在BAIDU的发帖日。
【2007/08/21 14:50】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